徐晃背水一戰,卻大敗而歸,只因為他忽略了韓信的一個前提

韓信背水一戰滅趙國,為何徐晃卻一敗涂地?只怪他沒弄懂韓信為何要背水一戰!

井陘之戰

彭城大戰后,劉邦終于意識到,光靠沛縣的那幫兄弟是實現了不了自己的夢想。他采納了張良的建議,將軍權下放給韓信。于是,韓信便開啟了北伐之旅。

韓信渡過黃河,俘虜魏王豹,擒獲夏說,太行山以東土地皆平定。公元前204年10月,韓信率領漢軍穿越太行山,準備進攻下一個目標趙國。

趙王歇與主帥陳余聽聞韓信到來,立刻集結大軍,在井陘口嚴陣以待。

陳余手下有個謀士叫李左車,他是趙國名將李牧的孫子,向陳余支了一條妙計。

原來,太行山有八大關隘,而韓信此次走的是井陘關。一條綿延數百里的綿蔓河將上艾(今陽泉)和井陘聯系在了一起,韓信便是沿著河畔的狹窄驛道穿過太行山。

此時的韓信面臨著諸葛亮北伐時的相同問題,艱難的道路使得后勤供應面臨嚴峻考驗,因此,漢軍需要速戰速決。反之,如果趙軍堅守,便可不戰而屈人之兵。

李左車據此建議分兵兩路:自己率3萬人抄小路,奪取漢軍輜重,并截斷其糧道;陳余率主力固守井陘口堅壁不戰,這樣韓信將被困于驛道中,不日后非死即降。

陳余參與過巨鹿之戰,勸降過章邯,后又趕走張耳,搶回趙國,戰績輝煌,自信滿滿。在他眼里,韓信不過是初出茅廬的菜鳥,僥幸贏了魏王豹,卻奈何不了他老人家。更何況,他認為韓信才幾千兵力(其實2萬左右),而自己有20萬大軍(號稱的 ,估計只有幾萬),就是閉著眼睛都能搞定他,何必費那功夫。

因此,他駁回了李左車的建議,理由簡單粗暴,不需要、沒必要,來了就硬剛。

很快,韓信便從間諜那里獲知了這一消息,并據此作出了一個大膽的軍事計劃:自己率主力渡過綿蔓河,背水列陣,吸引趙軍主力進攻;同時2000輕騎繞小路偷襲趙軍大本營,并換上漢軍紅旗。

漢軍將領們面面相覷,過河便意味著沒有退路,和破釜沉舟有何區別,這也太瘋狂了,韓信卻笑而不語。

第二日一大早,漢軍便渡過綿蔓河,在其東岸列陣,接著便派一支騎兵前去趙營挑戰。陳余見此不由得哈哈大笑,幸虧沒上李左車的當,你看漢軍不是自投羅網來了。

「報!漢軍在綿蔓河東岸列陣,中間發現韓信的帥旗。」

「漂亮!傳我命令,全軍出動,打他個片甲不留!」陳余大笑。

綿蔓河邊兩軍短兵相接,漢軍無路可退,唯有殊死相搏。

「報!不好了,漢軍已經占領了我軍營寨。」小卒子氣喘噓噓地說道。

陳余抬頭望向軍營,只見趙軍營寨已然是漢旗飄飄,不由得大驚失色,大呼:「中計了。」

趙軍頓時驚恐萬分,紛紛四散而逃。那2000漢軍騎兵見狀,從后方截斷趙軍歸路。韓信立刻率領主力發起反攻,趙軍被迫向泜水方向潰逃。漢軍乘勝追擊,趙軍幾乎全軍覆沒,陳余被殺,趙王歇和李左車被俘。

徐晃的背水一戰

400多年后,曹操抵達漢中戰場,令徐晃為先鋒。徐晃決定在漢水南岸再次重演韓信的經典之戰,給曹老板一份見面禮。王平卻表示反對,韓信通過間諜提前得知陳余的想法,你怎麼敢確定趙云、黃忠一定會與陳余一個打法呢?

徐晃壓根兒就看不上這位巴西傻小子,「我出道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呢,也敢摻乎我的大事?」

就這樣,徐晃派人搭建浮橋,渡過漢水,背水列陣。一切就緒,就等著對方向陳余一樣沖出來就行了。于是,徐晃便派人前去挑戰,從早上罵到太陽落山,都不見對方有任何反映。眼看著天將黑了,還是先回去再做打算。徐晃叫弓箭兵向蜀營射箭,掩護大軍渡河。

這時,蜀軍突然鼓聲大振,黃忠、趙云左右夾攻,徐晃大敗,掉入漢水者眾多。

同樣是背水一戰,為何差距這麼大呢?

1、陳余和劉備的戰術不同。

陳余照搬教條,對兵法「十則圍之,倍則戰」深信不疑。因此,他的目標很純粹,一旦韓信主力出現,便以壓倒性的兵力優勢,直接圍而殲之。

劉備則不同。蜀軍兵力不如曹軍,但后勤供給略強于曹操,因此,堅壁固守才是蜀軍的制勝之道。除此之外,燒毀曹操的糧草物資也是蜀軍的作戰目標之一,而黃忠和趙云便是執行者。換句話說,蜀軍與李左車的戰術差不多。

2、兩者區別

韓信打聽到陳余想圍殲漢軍的想法,才故意背水列陣,同時打出帥旗,以自己為香餌,調出趙軍所有主力,才能掩護2千騎兵完成拔寨易幟的計劃。前線久攻不下,營寨還被奪了,韓信使出的障眼法讓陳余誤以為漢軍有千軍萬馬,巨大的心理落差成為壓垮趙軍的最后一根稻草,軍心亂了,那只能任人宰割。

據《史記》記載,李左車戰術不被采納后,韓信松了一口氣。由此可見,如果陳余采納了李左車的建議,韓信也絕不會貿然背水一戰。

徐晃和陳余一樣,只會照搬教條,以為背水列陣便能引來漢軍。殊不知,當年韓信在軟禁期間,和張良一起為大漢整理了一套兵書。徐晃學習過,憑啥黃忠和趙云就沒學過呢?

陳余引用孫子兵法對付弱小韓信,背水一戰是韓信特意為其量身打造的戰術;而劉備已經采用了堅壁固守的戰術,徐晃仍使用背水一戰的打法欲引對方出戰,當然不好使了,反而給了黃忠、趙云「彼竭我盈」的反擊機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