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情令:不為所動的藍湛,遇到魏無羨就破功,終於懂得江澄為何輸

@妙眼看天下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奇談怪論,閑話春秋,古事今說,我是雨夕,陪大家一起探究古今佳話。

《陳情令》裡,藍湛的話很少很少,習慣於安靜的他,也聽不得別人話多。

在雲深不知處,不可喧嘩,不可疾步,不可打架等等,都是藍家人要遵守的。3000條家規,對他人來說,是一件酷刑。可對藍湛來說,是一件享受的事。

已經習慣於獨來獨往,已經接受了自己的性子,已經懂得做好榜樣的藍湛,日子是平淡又安逸的。

直到魏無羨的到來,藍湛可算是明白了話多的人,有多「刺耳」。說了不可以沒有拜貼不能進入,對方還是不依不饒。說了兩次「沒有拜貼,不得入內」,他卻還是聽不進。無奈,藍湛不想繼續聽下去,轉身就往裡走。

誰知,魏無羨的話並沒停止,反而是越喊越大聲。於是,藍湛就用了禁言術。聽著身後的一陣陣「嗯嗯聲」,雖是吵雜,卻已經是安份了不少。

一直以來,藍湛的世界都是平靜的。出生于姑蘇藍家,書香門第,多少世家公子搶著來聽學。在這裡,有引以為傲的書籍可以觀看,有條條框框的家規束縛,有安安靜靜的環境享受。

從小就沒得多少母愛的藍湛,在這樣的意境下渲染下,變得更為雅正。與藍曦臣不同的是,藍湛的性格變得有些孤僻。作為兄長,藍曦臣是擔憂的。他屢次勸說弟弟,多多敞開心扉,多多交些朋友。

藍湛「不為所動」,一來是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方式,二來也是別人不敢靠近。人人都覺得自己高冷,經常是前一秒看到,後一秒就趕緊消失。

久而久之,藍湛越優秀,外界對他的評價越為高贊。本就不懂言談的藍湛,無法主動去溝通,他人也無心來高攀。慢慢地,藍湛成了一個高處不勝寒的傳說。

練修為、閱古籍、抄家規、去夜獵,就成了藍湛的生活。魏無羨的到來,打破了這一切。

第一次見面,話多的魏無羨,就發表了自己的意思。一具連藍湛都沒看明白是怎麼了的「屍體」,魏無羨就看了一眼,就能說出個大概。藍湛此時是有點意外的,可內心的觸動還不到三秒,就被眼前之人給「吵」到了。

話多、聽不進、糾纏、聲音大,讓藍湛如同鴨講。忍不了,總躲得起吧。藍湛運用了藍家絕學,得到了一片寧靜。

一句「你已經被藍二公子禁言」,讓身後之人不斷在蹦躂,也讓步山之人心中有了異樣。

這種輕微,只是開始。

有人說,緣分是一種很神妙的東西。是你的終究會出現,不是你的強求也無用。魏無羨與藍湛的「梁子」,是從禁言開始的。

魏無羨在這一刻,見識了一個古板之人。出身在雲夢的他,自小大到都是自由自在的。上山下水,爬樹捉魚,哪一樣是成人的標杆之舉?

相反,藍湛這個人,從頭到尾都透著一股奇特的氣息。生人勿近,不僅是藍湛口中所說,形態上也昭然若揭。

兩個不相吸的人,就是這樣碰上了。開頭有多不美好,後面的相處就有多不融洽。也就魏無羨臉皮夠厚,玩心夠重,才能促使他一而在,在而三去「挑戰」。

也許生活就是如此吧,命運早已決定了你的路,性格早已定格了你的有緣人。

有人說:緣分有時候,就是各種的混搭。你以為適合的人,反而最後會分手。而你以為完全不搭的人,反倒能過上一輩子。

這句話,用在《陳情令》裡很合適。魏無羨江澄藍湛這三個人的緣分,一點點在詮釋著。自幼成長的雲夢雙傑,在一次次的意見不合中走散了。而那個從來只站在正義的藍湛,卻勇敢地站在了夷陵老祖的旁邊。

以前的禁言,成了以後的獨聽。

古今之情,原是相通。涼薄之人,如何偕老。喜歡雨夕記得關注@妙眼看天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