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信見證曹操劉備的交情:他們在靈帝末年就是同生共死的好朋友

熟讀《三國演義》的讀者諸君想必都記得,當年曹操以替父報仇之名征討徐州,劉備派張飛擊潰于禁之后,給曹操寫了一封勸和的書信: 「備自關外得拜君顏,嗣后天各一方,不及趨侍……愿明公先朝廷之急而后私仇,撤徐州之兵,以救國難。則徐州幸甚!天下幸甚!」

曹操看了劉備的書信勃然大怒: 「劉備何人,敢以書來勸我!且中間有譏諷之意!」

氣急敗壞的曹操當即下令毀書斬使攻城,郭嘉趕緊攔住曹操并出了個餿主意:「您別著急,先態度和藹地寫一封回信,等劉備放松警惕,咱們再突然攻城,肯定能拿下徐州!」

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郭嘉這計謀實在不高,劉備進了徐州城,時間拖得越久,城防就越堅固,而曹操當時的兵力并不足以把徐州圍得水泄不通。

陶謙和劉備耗得起,勞師遠征頓兵堅城之下的曹操耗不起,陳宮和張邈背叛曹操投靠呂布,在曹操的大本營放了一把火:呂布攻破兗州占據濮陽,只有鄄城、東阿、范縣三處被荀彧、程昱、夏侯惇等人固守保全,曹仁屢戰屢敗飛書告急,曹操的老巢即將丟失,手中的王牌(劉協)也可能被人搶去。

曹操拿不下徐州,后院又起了大火,只好借坡下驢賣了劉備一個面子: 「答書與劉備,拔寨退兵。」

《三國演義》這段記載,跟《三國志》中的「武帝紀」和「先主傳」記載基本一致,但是這里面就出現了兩個問題:劉備與曹操初次見面的地點,為啥是在關外?他們初次見面,不是十八路聯軍討董卓的時候嗎?

曹操和劉備出自見面,似乎是在汜水關下,公孫瓚把自己的老同學介紹給各路諸侯的時候,曹操還挺驚訝: 「莫非破黃巾劉玄德乎?」

這樣看來,在汜水關會師之前,曹操對劉備是只聞其名未見其面,反倒不如董卓,在征討黃巾軍的時候就打過交道。

汜水關是洛陽八關之一(有史料說汜水關就是虎牢關),西東兩漢的得名,就是因為都城分別在長安和洛陽,董卓霸朝綱的時候,都城還是洛陽,討董聯軍攻克汜水關,就是打開了洛陽大門。

如果劉備與曹操在汜水關或虎牢關見了一面后就天各一方,這個關外顯然就是汜水關或虎牢關了,劉備舊事重提,顯然是讓曹操念在曾經并肩戰斗的情分上,給自己一個面子,放陶謙一馬。

但是這樣解釋也有問題:當年曹操已經對劉備十分欣賞,甚至已經有了惺惺相惜之意,又怎會很輕蔑地怒斥「劉備何人」?

曹操這輕蔑的四個字,跟袁術那段話有異曲同工之妙:「我活了這半輩子,從來就沒聽說過天下還有劉備這麼一號人物!」

曹操當時是氣急了口不擇言,其實他跟劉備的交情,在聯軍討董之前就已經開始了: 「靈帝末年,備嘗在京師,后與曹公俱還沛國,募召合眾。會靈帝崩,天下大亂,備亦起軍從討董卓。」

靈帝末年的京師,就是東都洛陽,當時的曹操應該是西園八校尉中的典軍校尉,而劉備應該是安喜縣尉或高唐縣尉、縣令,最大也不過是平原國相。

劉備與曹操在京城的這段交情,可見于建安七子之首王粲所寫的《漢末英雄記》——王粲與曹操、劉備是同時代的人,他的記載應該比較靠譜,這就足以證明,劉備和曹操也算半個發小兄弟,劉備參加討董聯軍之前,跟曹操就已經比較熟悉,曹操離開洛陽的時候,身邊跟隨的,就是劉備劉玄德。

這樣一看,就什麼都明白了:曹操對劉備那麼好,并不是沒有原因的,「青梅煮酒論英雄」這樣的事情,曹操和劉備在二十出頭的時候就已經做過了。

這樣我們就可以解釋劉備為何提起他和曹操在「關外」的交情了:秦漢時期的關外跟明清時期的關外是兩個概念,當時狹義的關外指的是函谷關、潼關以東地區,廣義的關外泛指京城以外的所有地區,劉備說的關外一別,指的是他倆一起離開洛陽回沛國發展的那段難忘經歷。

年輕人的感情都比較真摯,有了這段同甘共苦的經歷,無論是正史還是演義,曹操和劉備的關系,都好得令人嫉妒,劉備在曹營的地位,超過了荀彧,也超過了夏侯惇曹仁: 「先主敗走歸曹公,曹公厚遇之,以為豫州牧……表先主為左將軍,禮之愈重,出則同輿,坐則同席。」

劉備三顧茅廬的時候報了一長串官銜,把諸葛亮的門童說得一頭霧水,其實那「漢左將軍宜城亭侯領豫州牧」的十二字官爵,都是曹操以大漢天子劉協的名義加封給劉備的。

要不是曹操幫忙,劉備連老婆孩子保不住,就更別說高官顯爵割據一方了。曹操為了幫助劉備,也付出了極大代價,夏侯惇那只眼睛,就是在幫劉備搶地盤的時候,被呂布或高順的將士給射壞的。

曹操一世精明,但是跟劉備交朋友,卻是吃了大虧——先是「給其軍糧,益與兵使東擊布」,然后又被劉備于建安五年拐走了五萬軍隊。

曹操和劉備徹底翻臉,是從衣帶詔東窗事發開始的,那時候曹操才對劉備動了沙機,寧肯放下袁紹不打,也要先滅了劉備:「當年呂布獲你‘妻息(老婆兒子)’,是我幫你搶了回來,結果你卻跟一幫外戚合謀要做掉我!」

劉備跟曹操公然對抗,曹操可能還不會那麼傷心憤怒,背后捅刀子這種事情,曹操絕對不能容忍,這對惺惺相惜的好兄弟,再也沒有湊在一起喝酒,直到曹操薨逝,劉備才想起來派使者帶著厚禮前去祭拜,結果卻被曹丕拒之門外: 「備聞曹公薨,遣掾韓冉奉書吊,并致賻贈之禮。文帝惡其因喪求好,敕荊州刺史斬冉,絕使命。」

曹操和劉備這對相惜之友、畢生之敵,隨著二人的先后辭世而恩怨全消,但是他們留給后人的感動和震撼,卻永遠銘刻在了史料和小說之中。

沒有對手的英雄是寂寞的,縱觀三國史料演義,我們不禁發出這樣的感嘆:天下三分,只因曹操與劉備二雄并立,如果他們并肩攜手同心協力興復漢室,又哪會有司馬家族的崛起和兩晉的混亂?當年天下僅有的兩個英雄相親相沙,是曹操成就了劉備,還是劉備成就了曹操?是曹操束縛了劉備,還是劉備對不起曹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