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虎上將和諸葛亮都不合適:從五個方面考量,荊州該由誰來鎮守?

「關羽大意失荊州」是劉備集團的盛衰轉折點,荊州失守,夷陵慘敗,劉備病去,諸葛亮伐魏只能出祁山過陳倉,「隆中對」的兩大支柱折了一根,伐魏的本質是以攻為守,滅魏吞吳也只剩下理論上的可能了。

如果僅以成敗論英雄,關羽似乎不是鎮守荊州的最佳人選,但是按照實際情況來分析,劉備和諸葛亮還真沒有別的選擇:要是求全責備,從五個方面考量,五虎上將和諸葛亮都不是荊州守將的最佳人選,讓關羽當這個有實無名的「荊州牧」,是劉備在沒有辦法時唯一能采用的辦法。

我們細看三國史料,就會發現關羽并非「大意失荊州」,即使他像諸葛亮一樣「一生唯謹慎」,也頂不住曹魏孫吳兩面夾攻——在那種情況下關羽還能守住荊州,他就不是武圣而是天神了。

關羽在襄樊苦戰,糜芳傅士仁掣肘扯后腿(芳、仁供給軍資,不悉相救),劉封孟達袖手旁觀(關羽圍樊城、襄陽,連呼封、達,令發兵自助。封、達辭以山郡初附,未可動搖,不承羽命),而曹操在于禁七軍皆沒的情況下,又派徐晃張遼星夜馳援,關羽跟曹操比拼戰爭潛能,就是叫花子與海龍王比寶。

有足夠的糧秣兵員補給也未必能守住荊州,關羽內無糧草外無援兵,戰敗只是時間問題而已。于是咱們今天的問題就出來了:荊州失陷,真是關羽大意所致?如果關羽不是鎮守荊州的最佳人選,劉備如何調配人手,才能確保荊州不失?

困擾劉備一生的最大問題,就是人才匱乏,他能拿得出手的謀士和大將,也就是諸葛亮、龐統、法正、關羽、張飛、趙云、黃忠、馬超、魏延等十來個而已,跟「猛將如云謀士如雨」的曹操沒法兒比,也不如在江東已歷三世而人才濟濟的孫家。

劉備既想巧取西川,又想硬攻漢中,恨不能一個人當兩個用,根本就不可能從西川漢中給關羽調派人手,而且關羽一向心高氣傲,隨便派幾個人過去,可能會加深荊州的矛盾與危機——關羽跟糜芳傅士仁劉封孟達不對付,跟其他高級官員也不和諧: 「潘濬字承明,武陵人也。先主入蜀,以為荊州治中,典留州事,亦與關羽不穆(睦)。」

關羽善于打仗,內政外交并非所長,劉備讓其假節鉞「董督荊州事」,就是讓他軍政一把抓,還要搞好和孫權的關系,這實在是強人所難。

奪占西川、爭得漢中,使劉備集團的實力發展到了巔峰,也進入了一個轉折點:地盤擴大了一倍以上,危機也開始出現,甚至可以說已經到了強弩之末。

跟曹操爭奪漢中的時候,劉備已經有點力不從心了,諸葛亮在成都也有些手足無措: 「先主爭漢中,急書發兵,軍師將軍諸葛亮以問洪(楊洪,字季休,時為蜀部從事,后為益州治中從事、蜀郡太守、忠節將軍、越騎校尉、丞相留府長史) ,洪曰:‘漢中則益州咽喉,存亡之機會,若無漢中則無蜀矣,此家門之禍也。方今之事,男子當戰,女子當運,發兵何疑?’」

男子當戰,女子當運,誰來耕田織布?這個問題,諸葛亮考慮到了,但卻無可奈何:劉備集團輸不起大戰役,只能咬牙堅持,如果漢中之戰打光家底還不能熬走曹操,西川可能也保不住,大家就得再次退回荊州了。

建安二十三年到二十四年,劉備和曹操在漢中和荊州同時開戰,連曹操都有捉襟見肘之感,家底教薄的劉備就更不用說了——兩線作戰,不但需要充足的后勤補給,還需要足夠多的能征慣戰之將和足智多謀之士,而這兩項,恰恰是劉備集團的短板。

我們細看三國史料就會發現,漢中之戰和荊州(襄樊)之戰幾乎是同時進行的,劉備不馳援關羽,是在是抽不如手來。

建安二十三年三月,曹洪曹休在下辨擊敗吳蘭并除掉其部將任夔等(被除的不止任夔一人),張飛、馬超走敗漢中,吳蘭被陰平氐族地方武裝埋伏,首級送到了曹操那里。當年秋七月,曹操親率大軍西征劉備,冬十月,曹仁從樊城出發,包圍了已經屬于關羽勢力的宛城。

建安二十四年春正月,曹仁除掉了接受關羽領導的侯音,屠了宛城,同時在漢中方面,劉備也在陽平除掉了夏侯淵。

建安二十四年三月,曹操從長安出斜谷直取陽平,劉備因險拒守,雙方進入僵持階段,秋七月,曹操派于禁帶領七軍三萬人幫助曹仁打關羽,八月就被關羽利用天時地利打得全軍覆沒: 「漢水溢,灌禁軍,軍沒,羽獲禁,遂圍仁。(曹操) 使徐晃救之。」

從上面的流水賬我們就能看出,漢中之戰和荊襄之戰的時間線有交叉重合,也就是說,關羽在襄樊承受曹操不斷增強的軍事壓力,劉備也在漢中打得很艱苦,并不像小說描寫的那樣一帆風順,連曹操的門牙都打掉了。

曹操沒有被打得滿地找牙,劉備和關羽卻熬得筋疲力竭,尤其是關羽,抓了太多俘虜,弄得糧食十分緊張: 「魏使于禁救樊,羽盡禽禁等,人馬數萬,讬以糧乏,擅取湘關米。權聞之,遂行。」

關羽餓得實在沒辦法,只好去「擅取(實際就是搶)」搶盟友孫權的糧食,這才讓原本就很脆弱的孫劉聯盟徹底破裂,孫權撕下偽裝,對荊州展開了大舉進攻。

曹操和孫權南北夾攻,關羽自然獨木難支,就是劉備帶著諸葛亮和張飛趙云黃忠魏延丟棄益州和漢中全部回防守,也未必能保住荊州,更何況跟荊州相比,益州和漢中更加重要——「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業」,劉備要想興復漢室,丟了荊州也不能丟西川。

諸葛亮的「隆中對」理想很豐滿: 「跨有荊、益,保其巖阻,西和諸戎,南撫夷越,外結好孫權,內脩政理;天下有變,則命一上將將荊州之軍以向宛、洛,將軍身率益州之眾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簞食壺漿以迎將軍者乎?誠如是,則霸業可成,漢室可興矣。」

諸葛亮肯定是對劉備集團的情況比較了解,他心目中的「荊州上將」,自然就是關羽關云長,從五個方面考量、選取荊州守將,關羽至少在三個方面是合格甚至優秀的:其一,絕對的忠誠,其二,足夠的威望,其三,獨當一面的能力。

在劉備集團,堪稱萬人敵的只有關羽張飛二人而已,而關羽明顯更勝張飛一籌,在曹魏君臣眼里,「蜀中名將唯羽」,馬超黃忠趙云魏延都無法與之相提并論,諸葛亮給關羽寫的那封信,說的也是實話: 「孟起兼資文武,雄烈過人,一世之杰,黥、彭之徒,當與益德并驅爭先,猶未及髯之絕倫逸群也。」

關羽在這三個方面都很優秀,但他也有兩個短板,那就是不善于處理內部關系,也搞不好外交工作。

關羽是杰出的武將,讓他帶領一支大軍攻城略地或鎮守重要防線,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是想讓他在戰無不勝的同時,又把荊州治理得井井有條,跟孫權也睦鄰友好,這顯然是不現實的——即使是諸葛孔明,也并不完全具備這五方面的優勢:諸葛亮入川前是軍師中郎將,奪占西川后晉升軍師將軍,沒有爵位,這是因為他加入劉備集團較晚,資歷、威望、軍功都不足,而且他是荊州坐地戶,還有一個哥哥在東吳當高官,以劉備的梟雄本質,絕不可能給予諸葛亮百分之百的信任。

劉備知人善任可與曹操媲美,在這方面還勝過諸葛亮,在關羽和諸葛亮之間,他只能選關羽。

諸葛亮搞內政外交都是一把好手,除了這兩方面,他在其他三個方面都比不上關羽。

關羽跟諸葛亮相比,有三個長項兩個短板,張飛和趙云就更不用說了:張飛嗜酒、暴躁,徐州就是丟在了他的手里;真實的趙云并不像小說中寫的那樣神奇,他在忠誠和內政方面都沒有問題,讓他獨領一軍鎮守荊州,似乎有些威望不足,更難領導糜芳、劉封那樣的「王親國戚」。

讓馬超鎮守荊州,估計劉備在夢中都沒想過:馬超原本也是一方霸主,如果他掌控了荊州,根本就不會服從劉備的指揮——馬超為了圖強爭霸,連父親和弟弟都可以舍棄,又怎會對劉備忠心耿耿?

馬超在當時的風評很差,劉備對他只能控制使用: 「有人若此不愛其親,焉能愛人?」

諸葛亮張飛趙云馬超尚且無法跟關羽相比,黃忠魏延就更不用說了:魏延在入川之前名不見經傳,可能就是一個沒有軍銜的心腹打手,而黃忠先降曹操后降劉備,曹操任命的「假行裨將軍」守荊州,那就是一個笑話。

劉備手下忠貞之士不少,精英人才匱乏,孫乾、簡雍、糜竺、伊籍等人當治中從事能夠勝任,出使東吳也能不辱使命,但要讓他們成為鎮守一方的統帥,顯然也是趕鴨子上架。

任何朝代的戰爭,打的都是后勤和人才,曹操有荀彧荀攸叔侄、賈詡程昱劉曄司馬懿這樣的足智多謀之士,更有夏侯惇曹仁臧霸張遼這樣的能征慣戰之將——僅一個曹仁曹子孝,關羽對付起來就很困難了。

荊州乃四戰之地,而且在赤壁之戰后被曹、劉、孫瓜分,三方勢力犬牙交錯,中小規模戰斗未有一日休止,選擇荊州守將,最先考量的就是忠誠度與指揮能力,在這方面,沒有人比關羽更強。

說來說去,從五個方面考量,只有關羽過了六十分及格線,這就是劉備和諸葛亮的煩惱源頭了:漢中、荊襄戰火連綿,哪個戰場上的兵將都抽調不得,剛剛拿下的益州也不穩定,只能讓關羽獨自鎮守荊州而不給予任何支援。

劉備丟了荊州,一統天下的資本就丟了一半,最后只能無奈地接受現實,以放棄荊州為代價跟東吳重修舊好,我們在遺憾惋惜的同時,也禁不住產生這樣的聯想:關羽鎮守荊州,結果先勝后敗丟了地盤和生命,如果歷史可以重演,劉備和諸葛亮會派誰去「董督荊州事」?

劉備和諸葛亮難以解決的問題,睿智的讀者諸君或許會有辦法,所以最后還要請教讀者諸君,如果從忠誠、威望、能力、內政、外交五個方面考量,讓哪個或哪幾個人去鎮守荊州,才能頂住曹軍無休止的進攻,并確保孫權不在背后捅刀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