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抱娃的年輕女子,一身贅肉的八旗後裔,三代人的全家福

小酱 2021/10/20 檢舉 我要評論

歷史的模樣是啥樣,除了文字就是老照片了。這些照片躲過戰亂,歷經風雨,今天我們還能夠看到,那應該是多麼大的歡喜。世事滄桑,沉浮百年,即便生如螻蟻也值得後人仰望,都曾是苦難的真實歷史!

清末百姓住的茅草房子,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為生計奔波。照片中的鄉村,總是灰楞楞的,地瘠民貧,難見繁華。清王朝最後幾十年,朝廷都在苟延殘喘,何況窮苦百姓。慘澹的光景,流民遍地,賦稅徭役,日子都是過得苦不堪言!

觸目驚心的一幕,一位煙客正托著煙槍側臥在炕上,對著煙燈滋滋地抽著。屋內定是煙霧彌漫,空氣污濁。來的時候焉不拉幾,走的時候又精神十足,這全是吸食鴉片所致。它讓多少人的身體和意志都垮了,國人被稱為「東亞病夫」。

最初鴉片是非常昂貴的,可十九世紀六七十年代後,朝廷國庫入不敷出,財政危機讓清廷允許種植罌粟。幾十年後,鴉片氾濫,連窮苦百姓都抽的起了。這一奇觀風靡全國,可以說是古之未有。看看上面的照片,眼一花,還以為在採摘棉花呢!

抱娃的年輕女子,面容姣好。封建社會,女子滿14歲就可以出嫁了!大多婚後都是在家操持家務,相夫教子。女子都是要纏足的,只有如此才能嫁的出去。大戶人家的女子都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能走出家門口就算是果敢的了。

僧人,眉清目秀,眸子裡泛著光。令人吃驚的是他還留著長指甲,擔心折了,就用竹管套了起來。看過清宮劇的都知道,後妃們的指甲常常有幾寸長,有的還戴著精美的指甲套。這僧人就拮据了,吃飯都非常不便。

一位視死如歸的犯人,正在被執行絞刑。他的腳下還墊著磚塊,這磚塊一旦被抽去,犯人丟掉性命也就是瞬間的事。儘管場面虐心,可後面的涼亭上還是有人「觀摩」,愚昧麻木,說多了都是淚。

一張上色的彩照,紙醉金迷的八旗紈絝子弟,有兩個看起來還是未成年。煙榻上兩位正在竊竊私語,吞雲吐霧。坐著椅子的兩位一個瘦一個胖,胖者滿肚子都是贅肉。他們是大清的特殊群體,拿著俸祿和口糧,幹著數典忘祖的生活。作家老舍形容他們「有錢的真講究,沒錢的窮講究。」

三代人的全家福,男的精神,女的秀慧,孫子呆萌。人丁興旺就是這樣子吧!封建社會,「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這傳統的子嗣傳承可以說是根深蒂固,越是大戶人家越是極為地重視。這張照片裡誰是明媒正娶的正妻,誰是得寵的小妾,誰又是女兒,兒媳婦?

火車站,旅客來來往往。兩位大腹便便的洋人正在交談。自國門被打開,鐵路這個舶來品就備受關注,且在朝野還是民間都存在巨大的爭議。守舊和近代化此消彼長,洋務運動後,鐵路修建被提上日程。清王朝前後修了五十條鐵路,可真正有自主權的不多,都把持在洋人的手裡!

一張清末和官員的結婚照,三女同嫁,正妻和丈夫平起平坐,站立在二人身旁的她的陪侍丫環,也一同做了小妾。

荒涼的永定門,八國聯軍侵華後,人們四處躲避,外城很繁華的永定門也是一片蕭條。只有這城牆箭樓在述說著悠悠往事,安定門建國後被拆除,之後又重建,可再也沒有古韻。

端康太妃和兩位佳人在延禧宮外觀賞金魚,她是光緒帝的瑾妃,人稱「胖娘娘」,卻沒有妹妹得寵,她與皇后隆裕一樣在宮裡守了一輩子活寡。她喜歡吃醬豬蹄,書法造詣很深。右邊的女子是她的親侄女唐怡瑩,一位極具風情的女子。她曾是清末皇帝溥儀親弟弟溥傑的妻子,還與軍閥盧小嘉,少帥張學良有過風花雪月。可沒有一個能把她搞定的,張學良晚年還罵她混蛋透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