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背靠蒙古四十九旗的穎妃,如何跟魏嬿婉結的仇?

@妙眼看天下 道盡人間冷暖,從影視入手,細致分析古裝劇,大家好,我是小醬,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人生百態。

原著中,身後有蒙古四十九旗的穎妃,從來都不是如懿皇后的友軍。

劇中的穎妃是把原著中穎、忻二妃合併了,連姓名也合併為巴林湄若。

皇帝一口氣納了四名蒙古女子,因巴林氏出身最高貴,封為穎貴人,其餘三人常在答應不等。

巴林氏不管是從剛入宮時的貴人,還是後來晉升到嬪到妃 ,她都是領著蒙古嬪妃自成一派,從不參與皇后党與令妃黨的鬥爭。

因這一點,皇帝甚為看重她。

實則後宮前朝都是如此,皇帝讓兩股主要勢力彼此較量牽制之餘,也會另行「看重」一股協力廠商勢力,三足鼎立,于皇帝就是一個「穩」字。

        

原著中的巴林氏對如懿皇后從未有過依附之心。

如懿頭一次懷孕,特意以「愛吃辣」來顯示所懷是個女胎,消息傳到穎貴人那裡,她的反應是「取笑」,皇后一把年紀好不容易懷個孩子,卻是個公主,有什麼用呢?

而巴林氏自己從未懷過孕,受瘋狗驚嚇、早產六公主而夭,這本是忻妃的不幸遭遇。

不僅巴林氏無孕,一眾蒙古嬪妃均未產下兒女。

皇帝把有謀害永璟重大嫌疑的令妃魏嬿婉產下的七公主交由當時還在嬪位的巴林氏撫養,按規矩,只有高位嬪妃撫養低位嬪妃的孩子,沒有這樣倒過來的。

皇帝這樣做,表明了對蒙古嬪妃的看重。

穎嬪對這個孩子,疼愛得不行,璟妧不僅是穎嬪的寶貝,一眾蒙古嬪妃都把皇帝讓穎嬪撫養七公主視作榮耀,齊心合力將璟妧圍得鐵桶一般嚴密,魏嬿婉等閒都看不到一眼。

如懿皇后自盡後,後宮最高位的令皇貴妃其他兒女都養在自己身邊,唯獨璟妧是她的意難平。

彼時穎嬪已晉升為妃,可是比起她皇貴妃,足足低了兩級。

魏嬿婉去求了皇帝,要接七公主到永壽宮住一段。

皇帝明明知道接走璟妧等於剜了穎妃的心頭肉,偏偏就是允准了魏嬿婉,還說若是璟妧住得慣,就留在魏嬿婉身邊吧。

當時的魏嬿婉太過得意于自己後宮第一人的尊榮,完全沒想到皇帝賞了她一個馬蜂窩,著急忙慌就打發宮人把不肯來的璟妧硬拖到了永壽宮。

穎妃正在寶華殿主持如懿喪禮,回咸福宮後驚聞此事,幾欲發狂。

跌跌撞撞奔了出去,花盆底礙事,被她一腳踢開,只著白襪奔跑。此時恭貴人、恪貴人等一眾蒙古嬪妃都得到了消息,趕來慰問。

海蘭現身,願幫穎妃奪回女兒。

璟妧到了永壽宮裡,幾天都不肯吃飯,出奇的鎮靜與倔強,來來去去就是幾句「我要回咸福宮,我要回額娘身邊。」

這邊廂,穎妃一路梨花帶雨去求見皇帝:「皇上,皇上,您救救璟妧吧。」

素性剛強的穎妃哭得幾乎噎住:「皇上,皇上,聽說璟妧倔強,回到永壽宮一直不肯進食,這可怎麼好?」

「這璟妧餓壞了身子可怎麼好啊?皇上,求您讓臣妾接璟妧回來用頓飯吧。」

皇帝無可奈何:「唉。都是倔性子,哪裡像你,更不像她親額娘。」

穎妃嘴快:「璟妧喜歡她皇額娘,這剛強脾氣像足了翊坤宮娘娘。」

這句「嘴快」的話,是海蘭教的。

生效了!

皇帝溫和道:「朕也餓了。你去帶璟妧來養心殿,陪朕用飯吧。」

穎妃領著宮人前往永壽宮之際,恰逢璟妧逃出來,邊跑邊淒厲哭喊:「額娘,救我啊!額娘!」

穎妃心都要碎了,母女倆抱頭痛哭。

之後就是穎妃和魏嬿婉的第一次火拼。

魏嬿婉罵穎妃教壞了璟妧,穎妃鄙視魏嬿婉是用齷齪手段上位的女人。

魏嬿婉命宮人杖責穎妃。

穎妃無所畏懼,冷眼打量著魏嬿婉:「我雖然是妃位,但我的背後是蒙古各部。你是皇貴妃,卻毫無根基,風雨飄搖。」她含笑逼近,「許多事,不在位分,不在兒女多少,而在前朝後宮,勢力交錯。這一點,你比不上我。」

魏嬿婉氣到發顫,再次命宮人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宮人們面面相覷,跪下求情:「皇貴妃娘娘息怒,皇貴妃娘娘息怒。」

太后經過,將一眾人等帶往慈甯宮「調解」。

太后讓璟妧自己選額娘,璟妧拉住穎妃的手,情真意切,「皇祖母,這才是兒臣額娘。」

太后憐惜璟妧,便還讓穎妃撫養。

魏嬿婉急怒之下,爆出金句:「養娘怎如生娘親?」

猝不及防的一言,慈甯宮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太后輕輕道:「是麼?」

這一場奪女大戰,穎妃完勝。

以穎妃為首的蒙古嬪妃就此與魏嬿婉結下了仇。

關於給皇貴妃請安這項日常儀式,有兩個座位往往是空的:容妃寒香見、惇貴人汪芙芷。

一眾蒙古嬪妃當著魏嬿婉的面,偏愛拿這個取笑。

往往穎妃先發聲:「惇貴人起初還是遲來,如今索性不來了。這個脾氣,定是皇上縱出來的。」

接著禧貴人便道:「惇貴人最得皇上寵愛,就算不來皇貴妃也不會說什麼吧。」

魏嬿婉只得息事寧人,免得她們說出更難聽的話來:「惇貴人得寵未久,難免不懂規矩,以後慢慢教導吧。」

恭貴人便笑:「那也要惇貴人受皇貴妃的教才好啊。只怕她不聽勸呢。」

有所依仗,便肆無忌憚頂著這位家世飄搖的皇貴妃,誰讓你,背後沒人呢?

一眾蒙古嬪妃雖未生下一兒半女,但她們在宮中過得頗自在,只要立身正,無妄念,蒙古各部的背景足夠支撐她們的現世安穩了。

所以皇后也罷,皇貴妃也罷,她們並不需要勉強自己去依附。

有個硬氣的娘家有多重要,古今皆同理。

更妙的是,到了璟妧議婚的年紀,皇帝同穎妃商量後,便將璟妧許嫁了穎妃的母族。

自己養的女兒嫁回自己娘家,於穎妃,既是她極大的臉面,又使她對璟妧婚姻極大「放了心」。

皇家和巴林氏兩代人的聯姻,更加緊密了雙方的關係。

而這樁婚事從頭至尾,皇帝都沒有同璟妧生母魏嬿婉提過一句。

歷史上的穎貴妃巴林氏,蒙古鑲紅旗人,都統兼輕車都尉那親之女,初進宮封為常在,乾隆十三年晉貴人,十六年冊為穎嬪,二十四年冊為穎妃。

嘉慶三年,太上皇乾隆封之為貴妃。

嘉慶年間,穎貴太妃和婉貴太妃一同居於壽康宮中,嘉慶五年(1800年)二月十九日去世,年七十。

次年二月十三日葬入裕陵妃園寢。

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妙眼看天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