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老照片:丫鬟給太太洗三寸金蓮,女犯光腳,老板娘陪洋人喝酒

01、富人家的娃和窮人家的娃看著都胖乎乎的,區別在穿衣和玩具上。1900年代的蒙古。

02、圖為晚清年間賣古董的小販,照片中的小販衣著貧窮破舊,其小攤上擺滿了琳瑯滿目的物件,來歷不明的古董讓人不敢靠近。古人常嘆天地不仁,諸君只見天地以萬物為芻狗。卻殊不知亂世里若能活命,尚且就是最大的幸福。正如這張老照片的小販,他販賣來歷不明的古董,雖說是宵小之輩,卻也是無奈之舉。

03、圖為兩個乞丐在一個大戶人家家門口,拿著空空的碗,沒有要到飯。他們的身體已經瘦成皮包骨,看著讓人心酸。

04、這是晚清年間街上常見的流動小食攤老照片,正所謂繁華之年或是貧窮亂世,以食為天的百姓總歸是離不開口腹之欲。所以即便在清朝末年最貧窮的亂世里,這種流動的小食攤依舊是人們最常見的生活方式。最愜意不過冬日夜里裹溫暖,一壺清酒一碟菜。

05、一個用圍巾裹著頭的男子推著獨輪車,獨輪車的兩邊分別坐著一個抽著大煙的男子,和一頭被捆綁起來的野豬,貧富差距一目了然。

06、送信的衙役,雖然是「公務員」,但是看穿著也是破舊不堪,臉上寫滿了疲倦,這頭毛驢瘦得只剩皮包骨了。

07、在中國古代,各種刑罰非常的多,而且十分殘酷,但是都沒有留下照片,唯有距離我們最近的清朝,留下了不少刑罰的照片。清朝的刑罰比其他朝代有過之而無不及,主要有笞、杖、徒、流、死五種法定刑罰。照片上頭戴夾板面露兇光,連腳都沒有裹,可見這女的也是位傳奇人物!

08、狩獵,一直都大清極力推行的娛樂,王孫公子們都以狩獵的多寡來評論英雄,照片中是一群有錢人在野外狩獵玩耍,可能是因為都是女性,地上鋪著毯子,一貴婦端著槍坐在地上聚精會神的射擊。

09、一個獵戶之家打來的野禽,滿滿的幾擔。一看就知道是個好獵手,雖然那時候到處都有飛禽走獸,可狩獵手段也原始落后,能夠這個水平足夠解決溫飽了吧!

10、圖為晚清年間兩位容貌秀美的青樓女子老照片,自古紅顏多是薄命可憐人。特別是身在風塵里的青樓女子,原本她們出身就十分的貧寒凄楚,墮入青樓不過是走投無路之舉。她們受盡世人的輕蔑與白眼,即便到了白發蒼蒼亦是孑然一身孤楚無依。

11、 此照是兩位富家女子像是去趕路,中途在休息。從她們的鞋子可以看出,前面兩位是進行過纏足的,而且也是典型的「三寸金蓮」。而旁邊的黑衣服這位應該是貼身侍女,從穿著就可以看出,氣質和旁邊兩位差一截,但中間那位還是有幾分姿色的。

12、丫鬟正給太太洗「三寸金蓮」,旁邊的洋太太表情很復雜。這位女主人,穿著華麗,應該是一大戶人家的太太。那時候女人需要裹腳,講究「三寸金蓮」,女孩子出生就會有人把腳趾骨強行掰錯位,并用布厚厚纏起來,限制腳發育,形成所謂的「三寸金蓮」。 三寸金蓮最早出現于宋代,人們把裹過的腳稱為蓮,大于四寸的為鐵蓮,四寸的為銀蓮,三寸的便為金蓮,以當時的審美觀點來說,其中以三寸金蓮最為婀娜之美。

13、【1896年6月,李鴻章出訪德國期間,到弗里德里希斯魯莊園拜訪俾斯麥】李鴻章見證并參與了中國近代史上諸多重要事件,包括鎮壓太平天國運動、鎮壓捻軍起義、洋務運動、甲午戰爭等,代表清政府簽訂了《越南條約》《馬關條約》《中法簡明條約》《辛丑條約》等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因此在中國歷史上對他褒貶不一。

14、1899年,長江重地武漢,那些高聳的煙囪冒著煙的地方就是當時赫赫有名的漢陽鐵廠。漢陽鐵廠也是在晚清洋務運動時期建立的,由當時湖廣總督張之洞在1890年創辦。漢陽鐵廠當時就建在龜山下,漢陽鐵廠是當時中國第一家,也是最大的鋼鐵聯合企業,從此,中國鋼鐵工業蹣跚起步,被西方視為中國覺醒的標志。

15、這是晚清的一位八旗士兵正在練習射箭術,其實彼時國外都已經進入熱兵器的時代,而泱泱大國的清朝的八旗士兵卻還在固守騎射。這樣的場景既讓人覺得啞然,亦是萬般的心酸和無奈。

16、清末,由于列強紛紛來瓜分蠶食中國,所以攝影術也被流傳了進來。照片上是晚清時期的新式軍隊,畫面中的新兵正在扛槍訓練,看他們的服飾和動作,可以得知這是北洋新軍的士兵。

17、八國聯軍侵華時,剛剛到達天津車站的意大利士兵,他們在火車旁邊合影留念,記錄這歷史性的一刻。當時意大利派了2艘戰艦,85名士兵。八國聯軍,總共18000人,日本出兵最多,達到了8000人。八國聯軍統帥瓦德西元帥揚言十天打進北京,攻占紫禁城。通州,直隸一帶清軍十五六萬,義和團五六十萬,均聞風而逃,根本擋不住。八國聯軍到北京城下,北京城城高池深,攻不進去,附近村民看見聯軍攻城,麻木地觀看,更多的是幫助聯軍搭梯子,送資助,挖戰壕。村民見聯軍攻不進去,密報聯軍統帥瓦德西,說廣渠門內下水道不曾設防,聯軍魚貫而入。

18、八國聯軍侵占北京時拍的一張照片。一位穿著清朝官服的男子跪在地上給一位坐在沙發上的外國士兵倒酒,旁邊一個穿著戲服的人手持一把長劍架在他的肩膀上,另外一只手揪著他的長辮子。恥辱之余看到一絲滑稽,這就是落后就要挨打的生動寫實。

19、1901年,北平,老板娘邀請八國聯軍中的德軍軍官與達官貴人喝酒,老板娘自然是「主陪」坐正中間。老板娘兩邊就是主賓與副主賓,清一色的洋人。百年后,基本還是這種酒桌文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