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率四萬大軍七員大將伐吳,最大的損失,是損失了一個未來丞相

劉備兵敗夷陵,按照演義小說的描述,是七百里連營被一把火燒掉,七十多萬人馬損失殆盡,老將黃忠也被馬忠一箭射中而重傷不治。

看到這個描述,可能有讀者要笑了:當時三國兵力都加起來,可能也沒有七十萬,黃忠早在夷陵之戰前兩年就已經辭世,連劉備稱帝都沒趕上,又怎麼會在蜀漢章武二年被馬忠除掉?

雖然沒有七十萬大軍,也沒損失五虎戰將,但是劉備在夷陵之戰的損失確實不小,陣亡和被俘人員少則一萬多則三萬,黃權無奈降魏,至少有四員大將倒在疆場,另外損失了一位可能成為諸葛亮接班人的高官——那個人不但是劉備的得力助手,還是諸葛亮的結拜兄弟。

劉備以替關羽報仇為名,水陸并進對東吳發動了大舉進攻,孫權也不是吃干飯的,他很快就摸清了劉備的兵力并向曹丕求救: 「劉備支黨四萬人,馬二三千匹,出秭歸,請往掃撲,以克捷為效。「

當年的曹丕就像白頭鷹忽悠小烏鴉一樣拱火架秧子: 「昔隗囂之弊,禍發栒邑,子陽之禽,變起捍關,將軍其亢厲威武,勉蹈奇功,以稱吾意。」

曹丕引經據典攛掇孫權跟劉備這對大舅哥妹夫死磕,卻一個兵一粒糧都不出,反而厲兵秣馬,準備在吳蜀戰爭見分曉的時候滅掉那個勝利者。

曹丕包藏禍心攛掇別人打架,他在雙方都氣喘吁吁的時候亮出了刀子: 「秋九月,魏乃命曹休、張遼、臧霸出洞口,曹仁出濡須,曹真、夏侯尚、張郃、徐晃圍南郡。」

要是不是迫于曹丕的壓力,孫權也不可能再次向駐守白帝城的劉備求和,正在拉肚子的劉備借坡下驢: 「冬十月,詔丞相亮營南北郊于成都。孫權聞先主住白帝,甚懼,遣使請和。先主許之,遣太中大夫宗瑋報命。」

能夠讓勝利者孫權主動求和,說明劉備的損失雖然不小,但還沒有傷筋動骨一蹶不振,如果他跟曹丕兩面夾擊,孫權還真受不了。

劉備之所以忍氣吞聲答應了孫權的求和,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的損失還沒有補齊,如果關羽張飛黃忠馬超都在,法正和龐統活著一個,劉備肯定會玩兒一把「趁你病要你命」,那時候孫權偷荊州,就成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劉備要在漢中留下足夠的力量防備曹丕偷襲,還要留下足夠的人手彈壓蠢蠢欲動的蜀中門閥,所以孫權偵查得到的情報是準確的:劉備也就是四萬人外加兩三千匹馬,這兩三千匹馬并不等于同樣數量的騎兵,也許還有運輸隊也用了一些馬匹。

劉備只有四萬兵力,領兵大將也被陸遜偵查得清清楚楚: 「將軍馮習為大督,張南為前部,輔匡、趙融、廖淳、傅肜等各為別督,先遣吳班將數千人于平地立營,欲以挑戰。」

從馮習到傅肜,這七人都是都督、先鋒官級別的將領,關興張苞有沒有參加夷陵之戰,史料根本就沒有提起。

夷陵之戰中最具傳奇色彩的將領,就是在「別督」中排在第三位的廖淳,提起廖淳,可能很多人印象不深,但是提起他的另外一個名字,那就如雷貫耳了——他可能是漢末三國年間馳騁疆場時間最長的名將: 「廖化字元儉,本名淳,襄陽人也。為前將軍關羽主簿,羽敗,屬吳。思歸先主,乃詐死,時人謂為信然,因攜持老母晝夜西行。會先主東征,遇于秭歸。」

廖化是逃回西川的路上遇到了劉備遠征軍,劉備見了廖化很高興,讓他以宜都太守的身份獨領一軍(為別督)。

戰時的都督是個臨時工,夷陵之戰結束后,廖化轉正為廣武都督、丞相參軍、右車騎將軍、假節、領并州刺史,封中鄉侯。直到蜀漢落幕,廖化才在遷往洛陽的途中病故。

蜀漢這七位高級將領,在后面的史料中又出現的,還有原張飛副手、伐吳先鋒吳班,這個人算起來也是國舅,他在夷陵戰敗后一路高升,在劉禪繼位后不久就升任驃騎將軍、假節、綿陽侯。

吳班在哪年辭世,史料沒有記載,他的戰友輔匡跟隨劉備撤退后,一直活到蜀漢將亡。元熙元年 (公元238年)輔匡去世的時候,已經由鎮南將軍晉升右將軍、中鄉侯。

將軍趙融在夷陵之戰后再無史料提及,但卻絕不是在此戰中陣亡,因為像趙融那樣都督級別的戰將如果被東吳擒斬,那是一定要寫在功勞簿上的,而東吳的功勞簿上,只記載了除掉蜀漢三員大將: 「陸遜乃敕各持一把茅,以火攻拔之。一爾勢成,通率諸軍同時俱攻,斬張南、馮習及胡王沙摩柯等首,破其四十余營。備將杜路、劉寧等請降。備升馬鞍山,陳兵自繞。遜督促諸軍四面蹙之,土崩瓦解,失者萬數。義陽傅肜,先主退軍,斷后拒戰,兵人死盡,吳將語肜令降,肜罵曰:‘吳狗!何有漢將軍降者!’遂倒下。」

杜路和劉寧投降了,黃權也投降了,劉備駕前有名的大將,似乎就沒了馮習、張南、傅肜、沙摩柯四位。

這四位都督級別、胡王級別的戰將,在夷陵之戰前鮮為人知,他們陣亡對蜀漢影響并不算太大,劉備和諸葛亮最痛心的,不是黃權投魏四將沒了,而是侍中馬良遇害。

馬良并沒有像小說描寫的那樣,畫了劉備連營七百里的地圖回成都向諸葛亮匯報,他是直接隕落于亂軍之中: 「先主稱尊號,以良為侍中。及東征吳,遣良入武陵招納五溪蠻夷,蠻夷渠帥皆受印號,咸如意指。會先主敗績于夷陵,良亦遇害。」

在后來曹魏實行的九品官制中,黃鉞大將軍、三公、丞相為第一品,四征、四鎮、車騎、驃騎、諸大將軍為第二品,侍中為第三品之首,其下是散騎常侍、中常侍、尚書令、左右仆射、尚書,也就是說如果換做曹魏,馬良就是副丞相級別的高官。

即使是以漢室正統自居的劉備集團,侍中也是了不起的職位,我們看諸葛亮的《出師表》,就會發現侍中幾乎就是丞相之下的最高級文官,其級別遠高于后來成為諸葛亮接班人的費祎蔣琬: 「先主為漢中王,琬入為尚書郎。建興元年,丞相亮開府,辟琬為東曹掾。先主立太子,祎與允俱為舍人,遷庶子。后主踐位,為黃門侍郎。」

馬良比諸葛亮年紀小,給《三國志》做注的裴松之認為他們是拜把子哥們兒: 「臣松之以為良蓋與亮結為兄弟,或相與有親;亮年長,良故呼亮為尊兄耳。」

馬氏五常,白眉最良。馬良馬季常的人品、見識、能力都遠勝五弟馬謖馬幼常,諸葛亮拿馬謖當塊寶,劉備也把馬良當成得力助手:「 先主領荊州,辟為從事。先主辟良為左將軍掾,后遣使吳,權敬待之。」

治中從事是州牧佐官,其地位尚在郡守之上,讀者諸君請試想一下:馬良年紀輕輕就成了劉備集團核心文官,如果他不戰歿于夷陵,是不是有機會在諸葛亮之后接掌相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