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二人都是宮女,姐姐被乾隆寵倖,妹妹卻成永琪一生最愛

姐妹分別嫁給父子二人,本來就是一件新鮮事兒,乾隆後宮的鄂貴人與皇五子永琪嫡福晉是堂姐妹關係,她們來自鑲藍旗名門西林覺羅氏。其實,姐妹嫁給乾隆、永琪父子的,還有一對姐妹,她們就是乾隆後宮的瑞貴人與永琪側福晉索綽羅氏。

1、內務府世家之女

瑞貴人,索綽羅氏,正白旗包衣,禮部尚書德保之女,乾隆帝之貴人。

永琪側福晉,索綽羅氏,正白旗包衣管領下人,左都禦史觀保之女,原為永琪侍妾(格格),後追封為側福晉。

大家可能發現了,這瑞貴人與永琪側福晉,也不是親姐妹啊。對的,她們的確不是親姐妹,瑞貴人的父親德保與永琪側福晉的父親觀保是堂兄弟關係。因此: 瑞貴人、永琪側福晉這兩位索綽羅氏女子是堂姐妹關係。

下面我們來說一下這對堂姐妹的家庭情況。

清朝時期,有許多知名的內務府世家,他們雖為包衣,卻深受皇帝信任,比如說康熙朝的曹氏。

瑞貴人與永琪側福晉所屬的索綽羅氏,屬于內務府正白旗包衣管領下人(辛者庫人)。

可能有人看到索綽羅氏是內務府包衣管領,即我們所常說的辛者庫人,就小瞧了這個家族,但事實卻並不如此。

索綽羅氏雖為包衣,卻是有名的內務府世家,這可是一個「學霸」家庭,五代出了七個進士、六個舉人,享有「四世五翰林」的美名。瑞貴人的父親德保、永琪側福晉的父親觀保,便是乾隆二年的進士,甚至有人認為索綽羅氏是內務府世家中的翹楚,這種說法並不誇張。

話說,索綽羅氏在清初的先祖名叫都圖,都圖曾任內務府大臣,是康熙寵臣,被賜漢姓「石」。

都圖的兒子、孫子都是內務府的閒散人,沒有出仕,直到都圖的曾孫一代,出了兩個高官:一個是禮部尚書德保,即瑞貴人的父親,另一個是左都禦史觀保,即永琪側福晉的父親。

這樣來看,瑞貴人、永琪側福晉,是都圖的玄孫女(曾孫的女兒)。

德保嫡福晉富察氏生了兩個嫡子女,一個是瑞貴人的胞兄石椿,另一個就是瑞貴人。瑞貴人的胞兄石椿幼年早逝,她便成了德保唯一嫡出的子女。(注:瑞貴人的生母為王府二等侍讀、咸安宮五品教習官瑪公善之女富察氏,後加恩誥封為一品夫人)

不過,瑞貴人還有一個庶出的弟弟,即 德保第三子英和

英和是乾隆五十八年的進士,後來成為嘉慶朝重臣,官至大學士。乾隆晚年,和珅曾看中英和,想將其招為女婿,卻被德保拒絕,人家德保壓根就沒瞧得上‘暴發戶’和珅一家。不過,英和生于乾隆三十六年,而瑞貴人死于乾隆三十年,也就是說,英和根本就沒見過姐姐瑞貴人。

後來,英和任職內務府總管大臣,嘉慶特意安排他去恭送穎貴妃的金棺,前往裕陵妃園寢。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英和的姐姐瑞貴人葬在裕陵妃園寢,他可以借此機會祭拜一下。

2、嫁入皇室的姐妹二人

瑞貴人與永琪側福晉這對堂姐妹的生年,史料沒有記載,因此很難斷定誰大誰小。我們可以通過一些資訊進行推測。

乾隆二十四年六月十日,侍妾索綽羅氏(永琪側福晉)為皇五子永琪生下第一子。

乾隆二十四年閏六月二十二日,乾隆賜封令妃身邊學規矩女子索綽羅氏為瑞常在。

永琪側福晉在乾隆二十四年六月就為永琪生下第一子。一個月後,瑞貴人才被乾隆賜封為瑞常在。這樣來看,永琪側福晉年齡似乎要大一些,但也不是絕對的。不過,有一點是確定的,這對堂姐妹年齡相仿。

需要注意的是,鄂貴人、永琪嫡福晉(西林覺羅氏)與瑞貴人、永琪側福晉(索綽羅氏)這兩對堂姐妹,雖然都分別嫁給乾隆父子,但她們的入宮方式是不同的。

鄂貴人、永琪嫡福晉是正兒八經的八旗旗女出身,她們是通過八旗選秀入宮,然後被皇帝(乾隆)指定為內廷主位或指給皇子(永琪)為嫡福晉。

瑞貴人、永琪側福晉姐妹二人,出身內務府包衣,她們參加的應該是宮女選秀。也就是說,這姐妹二人最初的身份是宮女,然後再被皇帝(乾隆)納入後宮或賜給皇子(永琪)為侍妾。

還有一個關鍵資訊,瑞貴人選入宮後,被乾隆派到令妃身邊學習規矩。

令妃同樣是內務府包衣管領(辛者庫)出身,這是否意味著索綽羅氏與魏氏兩家關係是不錯的?而且,令妃在後宮可是一棵大樹,當時正得乾隆盛寵,瑞貴人能來到她身邊學習規矩,必定受到庇護和照顧,好處是大大滴。

果不其然,乾隆二十五年正月,即令妃剛被晉升為貴妃不久,瑞貴人從常在晉升為貴人。而且,乾隆二十六年巡幸熱河,瑞貴人也跟隨令貴妃一起伴駕在乾隆身邊。

另一邊,瑞貴人的堂姐妹索綽羅氏在來到永琪身邊後,也備受寵愛,索綽羅氏早在乾隆二十六年便為永琪生下第一子,這時的永琪剛滿二十歲。

乾隆二十六年,即瑞貴人隨駕熱河的這一年,索綽羅氏又為永琪生下第三子。可惜的是,索綽羅氏所生的這兩個兒子都沒有活過兩歲,便夭折了。

乾隆二十九年的中秋節,索綽羅氏再次生育。這一次,她為永琪生下一對雙胞胎兒子,分別為永琪第四子、第五子,第四子三個月後再次夭折,第五子綿億幸運地活了下來。

這個存活下來的兒子對永琪和索綽羅氏來說,非常重要,因為綿億是永琪唯一存活的兒子,就是他,索綽羅氏後來才被追封為永琪側福晉(注:索綽羅氏生前身份是永琪的侍妾)。

然而,從乾隆三十年開始,災難便降臨到這對堂姐妹的頭上。

乾隆三十年六月初九,即令妃剛被晉升為皇貴妃不久,瑞貴人病逝于宮中,估計年齡也就二十歲左右,又是一個紅顏薄命的女子。

據說,瑞貴人臨終前,她的父親德保曾入宮探望。

乾隆三十一年,德保因次子夭折,作了一首詩,提到了瑞貴人臨終的遺言:「黃泉傷姐意(亡女貴人臨危以予已有子,謂死亦無憾),縹帙賸兄書(長子石椿殤時已就學矣)。」

瑞貴人臨終時,父親德保次子仍在世,因此她沒有什麼遺憾,德保的長子石椿在讀書的年齡就夭折了。或許瑞貴人也不會想到,僅過了一年,她的幼弟(德保次子)便夭折了。

瑞貴人去世之際,她的堂姐妹索綽羅氏,也沒有好受多少。

乾隆三十年,永琪患上一種罕見的病症,名為附骨疽,並且在這種病症的折磨下,永琪在乾隆三十一年三月便離開了人世,年僅25歲,可以說是英年早逝。

永琪去世後,剩下索綽羅氏和兒子綿億,這對孤兒寡母,索綽羅氏失去最愛的人,心裡的滋味可想而知。

3、索綽羅氏姐妹的身後事

乾隆三十五年,時任廣東巡撫的德保上了一道請安折:「三月初三日,又德保恭請皇太后、皇貴妃安折,各乙件(不批)。」(《軍機處隨手登記檔》)

這裡有一個資訊,這道請安折是「各乙件」。也就是說,德保在給皇太后上請安折的同時,單獨給皇貴妃(令妃)又上了請安折。此時,瑞貴人已經去世五年,但德保仍然給令妃上請安折,這就很明確了,兩家的關係肯定是不錯的。

乾隆三十六年,44歲的側室經氏竟然為53歲的德保生下第三子英和,就是我們上面提到的嘉慶朝的重臣,和珅想要將其招為女婿但被拒的那位。

關于永琪侍妾索綽羅氏的去世時間,史料中沒有記載。

嘉慶五年四月,因綿億被封為榮郡王,索綽羅氏被追封為永琪側福晉,既然是追封,說明此時索綽羅氏已經不在人世,說不定,也是一個紅顏薄命之人。

到了咸豐朝,英和的孫女索綽羅氏,即瑞貴人的侄孫女又被選入宮中,這位索綽羅氏後來混到了貴妃,她就是咸豐後宮的婉貴妃。

其實,在清朝這種隔輩婚姻是很常見的,似乎他們並不在乎這些漢人所忌諱的事情。瑞貴人、永琪側福晉這對堂姐妹,有幸嫁入皇室,一個成為乾隆的貴人,一個成為永琪的寵妾,這固然是她們的福氣。但有些人就是這樣,擔不起這份福氣,就像索綽羅氏姐妹,一個紅顏薄命,一個早早地便失去了丈夫,這又成了她們的不幸。就像老子所說的那樣: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因此,對于福禍,我們要淡然處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