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看《甄嬛傳》,發現安陵容背叛甄嬛,淳兒才是背後推手

 

哈喽,這裏是妙眼看天下帶你看盡天下好劇。
在這裏我們暢談影視,從影視劇中感悟人生真谛。

 

《甄嬛傳》中,淳兒是個吃貨小可愛,「莞姐姐,莞姐姐」地叫著,圓嘟嘟的臉沖你笑著,從早膳的糖包吃到晚膳的火腿肘子,誰見了都覺得是個天真無邪的小妹妹。

只是,一個毫無心計的人,可以在後宮生存下去嗎?我們先來看看後宮謀生需要哪些技能:

靠出身。

有家世的小主,連皇上都得顧慮三分,比如華妃,失寵後還是會因為年羹堯功勳卓著而復位。

又如富察貴人,初封品級就高,入宮後更是肆無忌憚地欺負安陵容。

淳兒的出身不上不下,隸屬蒙軍旗,高過漢軍旗,選秀結束封了常在,起點與甄嬛一樣。

然而,從後來華妃毫無顧忌地幹掉淳兒來看,她的背景並沒有強大到能倚仗。

論才情。後宮嬪妃都有一技傍身,皇后的字、眉莊的琴、敬妃的棋、甄嬛的舞、安陵容的歌喉、端妃的琵琶……

淳兒只會「品鑒美食」。

比美貌。

淳兒不及華妃光彩照人,也不如甄嬛酷似純元,在佳麗三千中,皇上根本看不見她。

背景不強,才藝全無,中人之姿,淳兒要怎麼做,才能在波詭雲譎的後宮一路暢通無阻?

1

立人設:「人畜無害」小吃貨

剛入宮的時候,淳兒和甄嬛同住碎玉軒,她第一次串門,捧了捧甄嬛:「聽說皇上很喜歡姐姐,下午看見一撥撥送賞賜的人,就知道是真的了!」

這說明兩點:淳兒留意了各宮資訊,並且通過分析整理,才選擇了結交的物件。

甄嬛有得寵的潛質,先來建個交,觀望一下。若是成了,算相識於微,有同袍之誼;若是沒成,也不吃虧。

淳兒是個破冰小能手,跟甄嬛聊聊父母、念叨想家,一下就共情了,再告訴甄嬛「我才十四」,意思是年齡小,什麼也不懂,不能侍寢,對你沒威脅。

然後樂呵呵的說,姐姐這裡奶茶好喝、點心好吃,順利的立住了一個吃貨小妹妹的人設。

走出碎玉軒,淳兒也將這個風格推廣到底,到哪兒都語出天真,吃喝不停,偶爾因為她的童趣,華妃都忍不住笑兩聲。

2

選好戰隊,謀求聖寵

甄嬛裝病避寵期間,淳兒是個傳話筒,而且淨說嚇人的事兒,什麼餘答應一朝得寵把宮中老人欣常在送進了慎刑司啊,其他小主嚇得不輕啊等等。

最後又說了許多得寵的必要性。淳兒害怕是真的,她想借機鼓勵甄嬛去爭寵也是可能的。

這個時候,淳兒就選好了自己要走的路。

淳兒是個「妹妹型」的人,她需要有人來領路和庇護,爭寵畢竟風險很大,自己的硬體軟體都不算出類拔萃,還是「抱大腿」可進可退更安全。

淳兒決定,依附在寵妃身邊分一杯羹,她選中了甄嬛。甄嬛也沒有辜負她的期望,略施小計就寵冠六宮,果真非池中之物。淳兒年紀不大,眼光不差。

轉眼入宮三年了,皇上早就不記得紫禁城的角落裡還有個淳常在。淳兒不急嗎?

她急,她深知,恩寵是宮中的立身之本。有寵才不會被欺負,有寵才有團隊價值。

當沈眉莊失寵,甄嬛助安陵容成功侍寢之後,淳兒又找姐姐嘮家常。

「宮裡的姑姑整天訓我,嫌我話多,說一靜心,就能像安姐姐一樣得寵了。」

明擺著給甄嬛遞話,我也想得到你的引薦啊。

甄嬛當時不置可否,接下來就出現了白雪紅梅的一場戲。

冬日落雪,皇上在甄嬛屋裡,感歎倚梅園中初相遇,正是情濃時分,淳兒舉著一束紅梅進了小院,槿汐忙說:「小主,皇上也在裡面!」

可架不住淳兒活波,小兔子一樣的就蹦躂進了屋。

「臣妾給姐姐摘的紅梅好不好?」皇上抬眼看她,紅撲撲的小臉,忽閃忽閃的大眼,嬌憨可人。

這一看,就滿面春風收不住了。

淳兒第二次強調自己的年齡,「過了年,臣妾就滿十七了」。

我這朵含苞待放的小花,可以任君採擷了!等了三年的淳兒,當晚就被抬進了皇上的寢殿。

3

懂得示弱,發揮價值

淳兒的小心思,甄嬛看不出來嗎?當然不會。要知道浣碧剛一露出狐狸尾巴,想著勾引下皇上,馬上就被甄嬛調教了。但淳兒與浣碧不同。

淳兒的妃嬪身份是既定事實,甄嬛無法改變,兩人要麼老死不相往來,要麼爭鋒相對,要麼抱團成長。

于甄嬛而言,她需要幫手。

就連醋罎子華妃,都有「謀士」曹貴人和「打手」麗嬪,一個動腦,一個出力,三人成團出道。

淳兒性情陽光,敢想敢說,與甄嬛的氣質風格又互補又相融,是個很好的隊友人選。

更關鍵的是,淳兒要借著甄嬛為自己謀得一席之地,但不會越過甄嬛。

甄嬛懷孕,她去恭喜,羡慕「姐姐生產之時可以見到母親」,等甄嬛說你也要有自己的孩子才好,她才說「那我生七八個小孩,陪姐姐的孩子躲貓貓可好?」一個「陪」字,表達了自己臣服的忠心。

淳兒懂得示弱,甄嬛就能安心。接著,淳兒又向甄嬛證明了自己的價值。

淳兒得寵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去求皇后,搬回碎玉軒和姐姐同住。

這是互惠互利的好事,皇上寵愛甄嬛,來的時候順便就把淳兒也見了,而彼時甄嬛有孕不能侍寢,正好淳兒能頂上,留住皇上。

富察貴人在宮宴上借蜀錦鞋子刁難甄嬛,是淳兒不懼滿堂皇親國戚,大聲維護:「既然皇上喜歡又有什麼不可以?」

皇上聽了很高興,「朕最喜歡你有什麼說什麼,你說對不對呀,富察貴人?」

淳兒這樣當眾給甄嬛長臉,比安陵容背地裡勒死餘答應,更得力。

4

打擊對手,穩固地位

在甄嬛戰隊,除了淳兒,還有安陵容。為了成為大老闆身邊的「第一人」,淳兒用她的小心思,穩准狠地攻擊了安陵容:

第一步,攻擊安陵容的自卑。

「我和莞姐姐都愛熱鬧,自然更合得來。」

光這一句,安陵容的玻璃心就會自動腦補很多內容,覺得甄嬛瞧不起自己,想著想著就把自己想去了皇后那邊。

第二步,巧妙地告訴安陵容,我和姐姐很親密。

甄嬛關心安陵容是不是瘦了,淳兒馬上吃醋,說「姐姐你也不看看我」。

甄嬛就笑了,說你早上吃了什麼,中午吃了什麼,下午茶吃了什麼,晚上還吃了什麼……

聽得安陵容臉色越來越黑,原來你倆那麼好!

第三步,淳兒借皇上寢衣的事給了安陵容致命一擊。

她說皇上不喜歡「金龍出雲」花樣的寢衣(安陵容繡的),很隨意地就脫下來,可能是嫌棄繡娘繡得太小家子氣。

皇上喜歡「二龍搶珠」的(甄嬛繡的),還說「什麼人做什麼衣服,朕心裡有數」。

可畫面一轉,皇后問皇上為什麼不穿新的寢衣,皇上說舊的好,其實他一直穿的都是純元做的。

總之,安陵容最後背叛甄嬛,轉投皇后戰隊,其中少不了淳兒的推波助瀾。

而成為甄嬛身邊獨一無二的助力之後,淳兒即將晉封為貴人,前途一片光明。

可惜,因為撞破華妃的隱秘,她還是香消玉殞了。

淳兒看似天真無邪,實則暗藏野心。

她用可愛當作偽裝,在蟄伏的歲月保全自己;

她用站隊抱團來實現突圍,借勢上位,搏出了一方天地;

她還懂得收斂,分寸得當,既展現了自己的宮鬥實力,又贏得了甄嬛的信任;

最後,她主動進攻潛在競爭對手,牢牢站穩了甄嬛旗下「第一主力」的位置。

淳兒,一點都不純。好在,她的心機主要用在上位上,而不是害人上,也算是用之有道吧。

 

但願你我還有機會相逢于溫軟紅塵,在那柔媚的陽光下,陌上相逢早。
我是圓圓,期待與您的再次相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