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罕見照片:女子穿襖褲亭亭玉立,年輕神父用刀叉吃花生米

當清宮劇里女子滿大街跑的時候,看到真實的清末女子照片你會又作何感想呢?這位百年前的女子穿著襖褲,裹著小腳站在那里,亭亭玉立。可寬大的衣服顯不出她的身段來。難怪有人說清朝的服飾最丑,沒有之一。

纏足在當時屢禁不止,越是精致的小腳女子越讓人喜歡,極致就是「三寸金蓮」。這種變態的陋習成為多少女子年少時不堪回首的夢魘。

清朝女子的妝容照,大戶人家的六位姐妹。應該是旗人,有兩位還是天足。從清朝入關開始,禁足令就幾次發布,可收效甚微。清中期以后,已經有滿族女子也開始裹腳。男子剃發易服,沒了陽剛,幸好還有女子不從,卻是一個陋習。

坐在轎子中的洋貴婦,這轎子和影視劇里也是大不一樣。又小又矮,還沒有其一半大,坐在里面也是受罪。對于轎子的使用,在封建社會都有嚴格的限制,八抬大轎不是隨便坐的。清末慈禧的轎子最為尊貴,有代步工具中的「勞斯萊斯」之稱,內飾超7000兩白銀。三品以下的官員都養不起轎子,雇不起轎夫。

一對新婚夫妻,妻子頭飾精美,端莊溫婉;新郎出自官宦家庭,官職不高卻也是鐵飯碗。二人郎才女貌,頗有夫妻相。第一次面對鏡頭,顯得很局促,看不到新婚時的喜慶。

云南郵政局的郵差,驕陽下正在送快遞的路上。大清郵政局成立于1897年,之前的郵驛制度已經不堪其重。可即便如此,當時的郵遞員也是非常的艱辛。尤其是偏遠地區,都是靠兩腳送達,穿得草鞋就知道收入并不高。

關在木籠里的犯人,頭朝天,正接受暴曬,命在旦夕。可以看到他們雙腳距離地面還有一段距離,倘若腳下的墊板被抽去,犯人懸空在那里,沒幾分鐘就會窒息身亡。

官員的一妻一妾。正妻穿補服,坐在那里不怒自威。一般都是門當戶對的大戶人家,在家里的地位不是小妾能比的。站著的小妾出身低微,雖然年輕貌美,可上位卻是不可能的。

被炮火焚毀的前門箭樓,從一側可以看到當時戰爭有多麼慘烈。前門一旦被攻陷,紫禁城也便唾手可得。八國聯軍從大沽炮臺到北京,幾個月的時間就風卷殘云。義和團的神功護體,刀槍不入終究抵不過洋槍洋炮。

大清官員跪在地上,他的正前方掛著一副「萬國咸喜」牌匾。三跪九叩,盡顯另一端屈辱。十九世紀末,西方列強掀起瓜分中國的狂潮。英國人強占威海衛,1902年8月9日,英王愛德華七世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接受加冕。消息傳來,可忙壞了威海衛的官員。除了給予祝賀,更是送上牌匾,甚至行三跪九叩大禮。拍攝的照片見證了屈辱的歷史,也見證了當權者的卑躬屈膝。

慈禧與外國公使夫人在頤和園,身旁還有一位小女孩,現代氣息十足。這是慈禧與洋人示好的真實寫照,只有與洋人結歡才能維持自己的統治。她還讓美國畫家給她畫肖像,送到外國使館,打消其顧慮。

一位洋教士吃飯的真實寫照,一張桌子上擺了十幾道菜,伙食非常豐盛。桌子上的那盤花生米清晰可見,這說明他用筷子是非常嫻熟了。這位神父就是意大利的南懷謙,當時來華才23歲,已經是入鄉隨俗。一身清朝人服裝,腦后也有了一條大辮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