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中一個不起眼的文官,卻除掉鄧艾、鐘會、姜維三位大將,孫子是四大美男之一

在民間故事中,晏子晏平仲二桃除三士,而三國時代晚期的名臣衛瓘,更是個狠角色,鄧艾、鐘會、姜維這些三國大將,都因衛瓘而去。

衛瓘,字伯玉,河東郡安邑縣人氏,衛瓘出生于官宦人家,其高祖是東漢明帝時代的儒士,衛瓘的父親,便是曹魏重臣衛覬,他在魏文帝曹丕時代,擔任尚書,負責編修國史,魏明帝曹叡即位后,進爵為閿鄉侯。229年,衛覬去世,被朝廷追謚敬侯,不滿十歲的衛瓘承襲父親爵位。

衛瓘少年老成,能力出眾,剛滿二十歲便擔任尚書郎。而曹魏的政治環境多變,衛瓘為官秉公辦事,不偏不向,公平正直,歷任通事郎、中書郎、散騎常侍等職務。260年,曹魏的最后一任皇帝曹奐即位,史稱魏元帝。

曹奐雖為皇帝,但軍政大權掌握在司馬氏手中。年過不惑的衛瓘,被任命為侍中,持節慰勞河北,幾年后,衛瓘擔任廷尉,處理案件,動之以理,曉之以情,讓人信服。

​ 263年,在權臣司馬昭的主持下,曹魏整軍備戰,準備兵分三路伐蜀,征西將軍鄧艾領兵三萬,命其牽制姜維;雍州刺史諸葛緒,率軍三萬,奉命進攻武都,負責切斷姜維后路;而鎮西將軍鐘會,作為討伐軍主將,率領十萬大軍,打算奪取漢中,然后兵鋒直指成都。

廷尉衛瓘公平正直,深得司馬昭信賴,于是衛瓘負責監軍,擔任鎮西軍司馬,持節監督鄧艾、鐘會。

沒想到,鄧艾偷渡陰平,趁著鐘會和姜維相持不下的時候,鄧艾攻破綿竹,除掉諸葛瞻父子,兵臨成都城下,后主劉禪開城投降,鄧艾立下滅蜀頭功,深感驕傲,以此為榮,甚至獨斷專行。這些舉動,讓鐘會和衛瓘等人對其非常不滿,鐘會密信司馬昭,稱鄧艾有造反作亂的跡象,而衛瓘、胡烈、師纂等人,也向大將軍司馬昭密報,鄧艾舉止悖逆。

而鐘會不僅嫉妒鄧艾,還想控制軍隊,占據蜀地,擁兵自立。但擔任監軍的衛瓘,是鐘會眼前最大的障礙。于是鐘會想用「一石二鳥」之計,讓衛瓘前往成都逮捕鄧艾,讓鄧艾的部將跟衛瓘發生沖突,衛瓘麾下兵丁不足一千,肯定會被鄧艾部將所害,為鄧艾謀反做下口實。

精分的衛瓘深知鐘會之意,來到成都后,召集鄧艾的部將,曉以利害,告訴他們,捉拿鄧艾是奉詔行事,跟你們無關,你們的爵位賞賜跟以前一樣,但如果抗拒天兵,或是不肯投誠,只有滅三族這一條絕路。鄧艾的部將被分化瓦解,紛紛投降,鄧艾父子被衛瓘逮捕,押入木籠囚車,準備解送洛陽。

衛瓘知道鄧艾深得軍心,鄧艾的部將中也有不顧后果,帶兵前來解救鄧艾的。如果貿然抵抗,衛瓘身邊兵少,會死無葬身之地。于是衛瓘脫去鎧甲,命部下收齊武器,出面告訴鄧艾的部將,自己給朝廷寫奏章,替鄧將軍伸冤,鄧艾的部將被衛瓘欺騙,便放棄救援行動。

鐘會率兵抵達成都后,跟姜維聯合,打算謀反。鐘會知道胡烈不肯依附,打算軟禁不肯聽命的將領官員,并除掉胡烈。衛瓘將消息通報給胡烈的副將,讓胡烈早做準備,然后衛瓘裝病,以勞軍為由,想擺脫鐘會的控制。

但鐘會派親信追拿衛瓘,衛瓘怕被鐘會除掉,便狂喝鹽水,讓自己上吐下瀉,搞得像身染重病一樣。鐘會以為衛瓘病重,認為他不能阻礙自己謀反,便不去管他。而衛瓘在夜間,寫檄文跟不愿跟隨鐘會謀反的將領約定,大家一起討伐鐘會。

鐘會和姜維倒在亂軍之中,失去制約的魏軍,在成都各種掠搶,劉禪的太子劉璿和很多投降的蜀漢軍政大臣,都死于亂軍之中,龐德之子龐會為報父仇,領兵將關羽后代滅門。

鄧艾的部下想營救鄧艾,衛瓘知道自己當初跟鐘會構陷鄧艾,如果鄧艾被釋放,自己也難逃一劫。便找來因畏敵不前,差點被鄧艾斬首示眾的護軍田續,命其追擊鄧艾父子,田續率兵追擊,在三造亭趕上并害了鄧艾父子。之后,衛瓘才整頓軍紀,約束眾將,平息成都之亂。

蜀漢已亡,功臣鐘會和鄧艾身首異處,司馬昭打算封賞衛瓘,但衛瓘推辭不受。司馬炎稱帝后,衛瓘受到無比信任,曾擔任征北大將軍,司馬炎與其結為兒女親家。

但晉惠帝司馬衷即位后,皇后賈南風認為衛瓘在朝中頗有影響力,將成為自己掌權的絆腳石,于是誣陷衛瓘,名清河王司馬遐帥并包圍衛瓘家,衛瓘與子孫九人一同被害,時年七十二歲。

衛瓘有一位孫子,名為衛玠,此人是古代四大美男之一,衛玠受人仰慕,因相貌出眾,每逢出門,觀者如堵墻,就像現在的明星一樣。但衛玠體弱,體不堪勞,不久病亡,當時人因此說衛玠是被看沒的,所以有成語「看沙衛玠」流傳于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