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問題羅貫中答不出來:劉備既知呂布能坑爹,何不留著害曹操?

「洪水滔滔淹下邳,當年呂布受擒時。空余赤兔馬千里,漫有方天戟一枝。縛虎望寬今太懦,養鷹休飽昔無疑。戀妻不納陳宮諫,枉罵無恩大耳兒。」「傷人餓虎縛體寬,董卓丁原血未干。玄德既知能啖父,爭如留取害曹瞞?」

呂布倒在白門樓,羅貫中先生既暢快又惋惜,同時還提出了一個他自己也回答不了的問題:劉備既然知道呂布能坑爹,何不留著他禍害曹操?

劉備一句話送了呂布性命,在《三國演義》和《三國志》及相關史料中都有記載,文字大同小異,但史實基本一致,那就是劉備拿丁原丁建陽和董卓董仲穎當了反面教材: 「布請曰:‘明公所患不過于布,今已服矣,天下不足憂。明公將步,令布將騎,則天下不足定也。’太祖有疑色。劉備進曰:‘明公不見布之事丁建陽及董太師乎!’太祖頷之。」

曹操一點頭,呂布就丟了頭: 「操令將呂布縊,然后梟首。」

所謂「梟首」,就是砍了腦袋掛在高處若干天,然后才可以由親屬收回去安葬,史料沒有記載呂布夫人們的去向,也沒說他有兒子,張遼投降曹操后受封中郎將、賜爵關內侯,估計也沒心情去照看呂布的腦袋。

呂布首級去向成謎,劉備為何「建議除掉呂布」也成了一個謎:現在的人都知道人中呂布馬中赤兔,方天畫戟專捅義父,劉備為何不保住呂布的腦袋,在曹操身邊埋下一顆地雷?

對這個問題,匯評《三國志通俗演義》的毛宗崗、李漁、李卓吾三人吵了起來。毛宗崗認為是呂布不會說話,一句話把自己說沒了: 「布言如此,備愈不肯出言相寬矣。」

呂布那句錯話,自然就是他帶領騎兵、曹操帶領步兵就可以平定天下易如反掌,這不是劉備愿意看到的,所以他才「進讒言」坑了呂布。

李漁對毛宗崗的見解表示贊同: 「只這一句,斷送了他。」

李漁說的「這一句」,指的是劉備拉出董卓和丁建陽來提醒曹操,而李卓吾先生則不以為然:「你們別瞎評論,曹操不是那麼好騙的!」

當然,李卓吾先生說話很文明,他的原話是 「此時玄德亦知老瞞不可欺也,勿輕議之。」

這樣看來,在同一個問題上,三位點評三國的大家就有了不同的意見,筆者比較贊同李卓吾先生的見解:曹操是個眼里不揉沙子的梟雄、奸雄、英雄,除不除呂布,他心中早有定奪,劉備根本就沒有話語權卻有性命之憂——有很多謀士早就勸曹操早點干掉劉備以絕后患,這一點劉備是清楚的。

曹操笑瞇瞇地詢問劉備,顯然是不懷好意,那笑容也像老狐貍看著爪子下的大公雞一樣,所以劉備就地一滾,說出了一句怎麼理解都有道理的話:如果曹操想除掉呂布,就會理解為「呂布專門對付干爹,我留他不得」;如果曹操想用呂布,就會理解為「呂布有奶便是娘,他能管丁原董卓叫爹,自然也肯當我兒子」。

細算下來,曹操跟呂布、劉備年齡相差不多,按說不會有父子情分,但是我們看史料就會知道,公元703年出生的安祿山,比719年出生的楊玉環大十六歲呢,魏忠賢那麼多干兒子干孫子,也未見得孫子比兒子大,兒子比魏忠賢大。

按照《三國演義》的說法(本文僅以《三國演義》為依據,史料且放在一邊),呂布比劉備年紀還大,認曹操為義父這樣的事情還真未必做得出來,曹操已經除掉了呂布唯一的忠臣高順,也沒想過要留陳宮性命,侯成、魏續、宋憲已經搶先叛變,呂布就是光桿司令一個,留下來當個打手還是可以的——如果呂布被留了下來,赤壁之戰前劉備就危險了:長坂橋前張飛橫矛立馬大喝三聲,曹營九將無一人向前,劉備這才緩過氣來逃到了夏口。

讀者諸君都知道,呂布和張飛誰看誰都不順眼,一個是「三姓家奴」,一個是「環眼賊」,一見面就掐架,長坂橋前文聘、曹仁、李典、夏侯惇、夏侯淵、樂進、張遼、張郃、許褚各懷心腹事,誰也不肯當出頭鳥,呂布見了張飛可沒那麼多顧慮,他肯定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趁你病要你命,不管有沒有埋伏,先跟張飛打一場再說。

這樣看來,劉備當年在白門樓一語除掉呂布,還是有先見之明的:曹操已經是一頭很難對付的大老虎了,如果他身邊多了呂布這一只虎倀,那還不得把天下群雄嚼得骨頭渣子都不剩了?

劉備一句話,斷送了三國第一高手,這就是羅貫中先生遺憾的主要原因,但是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曹操留下呂布一條性命,還會給他「啖父」的機會嗎?

曹操收拾呂布應該像他早年間說的那樣,「狐兔未盡不敢先飽」,也就是控制使用,所以「啖父之憂」基本沒有,他除掉呂布也不是為了報當年那一戟拍在腦袋上的宿怨,他除掉呂布,很可能是沙雞儆猴:三姓家奴我沙了,大耳劉你也給我小心點!

三國亂世,生存不易。劉備在白門樓上說錯一句話,就有可能跟呂布成為一根繩子上的螞蚱,這時候筆者總有兩個問題想請教讀者諸君:如果劉備看在轅門射戟的情分上營救呂布,曹操會作何反應?如果曹操真留下了呂布,還會有后來的三國鼎立和三家歸晉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