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只輔佐亂臣賊子,智比張良、陳平,被譽為「亂世罪人」的三國謀士

在東漢末年,出了一位智謀超群的謀士,說起奸雄,他比曹操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比曹操的資歷還要老,最后也成為了開國功勛,竟能功成名就,保身而退,實在是不容易啊!而他的后世名聲,也備受爭議,成為天下人說不完的話題,他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呢?至今都還是一個難解之謎。

今天小編就來講一講他的生平軼事,讓看官們再來評一評此人的是非功罪。

其人名叫賈詡,字文和,他是甘肅武威郡姑臧城人,年少時人們都不知道他的能耐,只有漢陽人閻忠對他大為驚異,并對外人說他有張良、陳平之才,后來官府推舉孝廉,將賈詡安排到衙門做了郎官,后來他生病就辭去了小官職,準備回到老家去,不想在道路上遇到了氐族大首領叛亂,與他同行的數十人都全被叛軍所捉。

而賈詡卻當著氐族大王的面說道:「我是太尉段颎老大人的外孫,你不要把我活埋了,等我回去必定會有厚報!」段颎昔日在西北做了很久的大將,威震天下,氐族部眾向來敬畏段太尉,于是真的不敢加害于他,而是與他結拜為兄弟,并送他回家,而其他之人全被活埋。

實際上賈詡并非段颎外孫,只是他心生一計,為圖自救而已。后來西涼大將董卓進入洛陽,董卓非常器重他的才華,將他從太尉掾的小官職同時兼任平津都尉,不久之后便晉升為討虜校尉。

董卓的女婿中郎將牛輔在陜地駐軍,賈詡便被派往牛輔軍中效力,后來董卓被司徒王允和飛將呂布除掉,牛輔也被奪命,董卓的西涼部眾身在長安,群龍無首,大為恐惶,董軍校尉李李傕、郭汜、張濟三員猛將都想解散士卒,然后化妝成平民逃歸鄉里。

只有賈詡說道: 「我聽說長安城中之人都計議要除掉我們這些涼州人馬,而諸君還想著棄眾獨行,賈某在想,恐怕大家一出城門,就算一個鄉下亭長就能將你們捉住斬首吧!還不如聚集在一起抱團西歸,先對長安進行一次殘酷的清理,壓服人心,同時也是為咱們的董太師老爺報仇雪恨,要是大事尚可濟,咱們再奉天子號令以征伐諸侯,鹿倒誰手,猶未可知!如若不濟,最后就擁眾西去罷了!」

西涼諸將聽了這話都認為很對,于是李傕作為西涼軍臨時大首領,帶著大伙聽從賈詡之計,猛攻長安,最后果然在長安城中坐穩了江山,賈詡還被朝廷任命為左馮翊太守,李傕更是要為他奏請封侯。可賈詡卻說道:「我只不過為大家獻上救命之計,何功之有!」因此堅決不肯接受。

李傕又想讓他當尚書左仆射,賈詡冷笑道:「尚書仆射是什麼官?這是百官的師長,天下所望,相當于丞相了,我賈詡素來沒有大的名望,不能夠在朝堂之上壓服士子百官,要是我貪圖榮耀和利益,昧著良心上位,對國家是沒有任何益處的!」

這話說得李傕相當尷尬,就讓他做了尚書臺的尚書大人,相當于皇帝的秘書長,還是位高權重,專門為朝廷監督官員的舉薦,他也做了許多恢復朝廷秩序的事情,這讓李傕等野蠻將軍對他既親近又十分忌憚。

后來他的親媽媽去世,這才使得他回家丁憂守孝,辭官的時候,還被授予了光祿大夫的虛銜,他走了之后,李傕和郭汜兩員猛將就在長安內斗起來,于是李傕又趕緊召賈詡回來做宣義將軍,對付郭汜。最后在賈詡的斡旋下,西涼諸將又講和了,并放出了漢孝愍皇帝劉協,同時又命他們不得妄自除掉朝廷大臣。

漢孝愍皇帝從長安出逃,賈詡認為李、郭之輩不可能成就大業,就趕緊將他們授予的官印綬帶全部上交朝廷,然后離開了李傕,跑到華陰郡去投靠了同郡大將段煨。段煨素知賈詡威名,所以對他也十分敬重,但是他又害怕賈詡會奪取他的兵權,只是表面對他禮遇有加,這點被賈詡識破,他內心深處也十分不安。

當時他的老同事張濟的侄子張繡帶兵駐扎在南陽,賈詡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趕緊派人去和他結交,張繡也很想得到賈詡這樣的善謀之士,就強行調遣軍士去迎接他到來。賈詡準備要走的時候,他左右之人卻對他說道:「段老爺待君甚厚,你怎忍心離去呢?」

賈詡冷笑一聲道: 「段煨大人生性多疑,經常猜忌我,禮遇雖厚,但不能持久的,我在這里時間長了,他必定要加害于我的!我現在離開他,他反而會十分高興,并且希望我替他在外面結交強援,也一定會厚待我的妻兒。況且張繡手下沒有謀士,也想我賈詡去輔佐他,這樣一來我的家人與功名都得到了保全,哈哈!」

不久之后,賈詡到了張繡軍中,張繡當場跪下,以后輩之禮接待賈某,而段煨也沒有為難賈詡的家小。這時賈詡勸說張繡與荊州牧劉表聯盟,后來魏太祖武皇帝曹操征伐張繡,結果出師不利,曹軍退去,張繡大喜,就要親自前去追擊。

賈詡趕緊勸阻他道: 「阿繡不要追,追必敗!」張繡不聽,依舊進兵與曹軍交戰,結果大敗。這時賈詡卻對張繡說道:「現在可以猛追了,再打一仗必定能勝!」這把張繡給搞懵了,他生氣地說道:「前面不聽你的話,敗成這個鬼樣子,現在你還讓我追擊,不是找抽麼?」

賈詡冷笑道: 「兵勢有變,只有及時地應變與進退,才能無往而不利!」張繡也聽不明白是啥意思,于是收攏敗兵散卒沖向曹揮,竟把曹軍打得大敗。得勝回來之后,他才問賈詡道:「張某以精兵追退軍,而公曰必敗,后來卻叫我以敗卒擊勝兵,而公曰必勝!我實在太困惑了!」

賈詡答道: 「其實道理很簡單!將軍雖然善于用兵,也不是曹公的敵手!曹軍一開始雖然敗退,但曹公必然會自己領軍斷后,將軍的追兵雖精,怎能抵擋得住曹公的虎豹之士?因此我軍必敗。然而曹公并沒有取得全勝就撤了,這就叫作力未盡而退,必然是洛陽、許都發生了變故,不然就完全不符合曹公的性情了。可他打敗將軍的追兵之后,必然放松警惕,輕軍速進,只留幾員偏將斷后,這哪里會是將軍的對手呢?所以將軍才能小勝一把也!」張繡聽了之后,目瞪口呆,并將賈詡夸為神人也。

后來,曹操要和強大的袁紹在官渡決戰,袁紹就派人來招攬張繡,希望他在曹操背后捅刀,并寫了一封親筆信給賈詡,說盡了好話。賈詡當時就在張繡跟前,對著袁紹使者說道: 「尊使大人回去告訴你家袁本初先生,他和他的兄弟袁術袁公路先生都不能相容,還能容天下國士乎?」張繡嚇得大驚道:「袁紹有百萬大軍,先生何故當面得罪他呀?」賈詡卻言道:「不如投降曹公吧!」

張繡說道:「袁強曹弱,曹操現在又和袁紹硬磕,我們投靠過去合適嗎?」賈詡答道:「這是投靠曹公最合適的時機了!曹公奉天子以令諸侯,袁紹雖然強盛百倍,我們就算跑過去投靠,他也會嫌我們人少不重視的!曹公勢力尚欠佳,得到我們這支人馬,必定大喜,且大丈夫有霸王之志者,必定能開解私怨,以德義宣揚于四海,將軍不要再遲疑了!」 

張繡因此聽從了他的話,率眾投降了曹操。曹操見他們的時候,大為歡喜,并握著賈詡的手說道: 「使我曹某人的信義遠播天下者,就是你賈某也!」(張繡除掉其長子曹昂、愛將典韋,而曹操又霸占其叔張濟之妻胡氏)于是上表奏請讓賈詡做了執金吾大將軍,封都亭侯,后來甚至擔任了他本人和兒子曹丕才可擔任的冀州牧。

當時冀州還沒拿下來,賈詡就一直留在曹操身邊做司空府參軍,袁紹大軍將曹操圍困在官渡,曹軍糧草剛剛吃完,曹操著急問賈詡該怎麼辦,賈詡答道: 「主公英明勝過阿紹,勇氣勝過阿紹,用人勝過阿紹,決斷勝過阿紹,有這四勝,然而大半年還不能平定他們袁家,是因為主公要顧求萬全也!只要時機到來,瞬間就能讓冀州百萬之眾土崩瓦解也!」

曹操冷笑道:「你說得對!」于是集中全部兵力沖出,繞道三十余里圍困袁紹糧倉,將之全部燒毀,沒過幾天袁軍大潰,不久之后全河北都被平定了。曹操于是親自兼任冀州牧,并晉升賈詡為太中大夫。

漢孝愍皇帝劉協建安十三年,曹軍再次擊破荊州,劉表之子劉琮投降,曹操就想順江東下除掉東吳,最后一統天下。賈詡卻勸諫道:「主公昔日大破袁氏兄弟,如今又收取了漢水以南,威震天下,軍勢也達到了百萬之眾,現在只適合趕緊汲取楚地的營養,利用這里的富饒全面提升軍隊的待遇,并安撫荊襄百姓,使民眾安土樂業,江東孫權看到之后,主公根本不用勞師動眾,就可叫他前來稽首臣服的!」

曹操聽了之后冷笑不語,還是揮兵東進,最后才有赤壁之敗。后來曹操又要強行與西涼韓遂、馬超決戰于渭水之南,馬超等人仗著西涼鐵騎威武,想要向曹操索取關中的地盤來講和,并求高官之位。賈詡便向曹操獻計說可以假裝答應,曹操就問他該如何實施,賈詡只說了一句話道:「離間而已!」曹操大笑也只說了兩個字道:「了解!」于是就用了賈詡之計,離間了韓遂、馬超叔侄,從此曹操也深知賈詡的智謀不在其本尊之下。

后來魏公世子曹丕做了五官中郎將,而他的弟弟臨淄侯曹植才名方盛,兩人各有黨徒,奪儲之爭就此拉開序幕,曹丕派人問賈詡該如何自保,賈詡答道:「愿將軍恢崇德度,躬素士之業,朝夕孜孜,不違子道。深自砥礪,如此而已。」 也就是讓他加強自己對外「仁德」的形象,加強與士大夫的交往,對自己的本職工作要做到萬無一失,對自己的父親曹操要百般恭孝,然后時時刻刻磨礪自己,就可以了。

曹丕聽了之后,按計照做,后來曹操清退左右之人,單獨問賈詡該立哪個兒子為嗣君,賈詡冷笑不語,曹操發怒道:「與卿言而不答,何也?」賈詡卻說道:「剛才我在想別的事情,所以沒來得及回答主公的問題!」曹操更加惱怒,問他在想什麼,賈詡答道: 「我想的是袁本初、劉景升是如何廢長立幼,廢嫡立庶的!」曹操因此大笑,立馬決定立曹丕為王位繼承人。

而賈詡認為自己并不是曹操的心腹舊臣,而他的「深謀長策」終究會受到曹操的猜忌,于是每天上完班回家就關門自守,不與任何朝野士人私交,就連自己的兒女嫁娶,都刻意不攀結高門,曹操知道后,都說他是智者之計也,也就沒有去迫害他。

后來魏世祖文皇帝曹丕做上了大魏帝國開國之主,立馬將賈詡任命為太尉,并授爵魏壽鄉侯,比當年關羽的漢壽亭侯還要高一個級別,因此鄉侯比亭侯地位要高,又增食邑三百戶,就連賈詡的小兒子賈訪都封為了列侯,長子賈詡直接做了駙馬都尉。

曹丕問賈詡道:「寡人想要討伐吳蜀這兩個不從命的敵國,最終一統天下,愛卿認為先拿哪一國下手呢?」賈詡答道:「打仗的要務是兵馬精不精良,將帥有沒有謀略,而掌國治天下者重在尚德安民,陛下已經接受漢朝的禪讓,做了天下人的皇帝,就不要老想著和馳騁疆場的將軍一樣只會沖沖殺殺,現在只要加強自身的文德修養,等到吳蜀兩國內部發生變故,要平定他們并不困難。

吳、蜀雖說都是彈丸小國,可東吳有長江之險,西蜀有山川之固,劉備極具雄才,諸葛亮治國有方,孫權明辨虛實,陸遜通曉兵事,他們一個據險守要,一個泛舟江湖,都不是我們中原士馬所能匹敵的,實在是難以在短時間內圖謀征服的!用兵之道,要先謀勝而后戰勝之,量敵論將,知己知彼才能舉無遺策。

臣私下認為在我大魏群臣當中,沒有一人是劉備、孫權的對手,哪怕是陛下天威親臨,也未必能有全勝的把握吧!昔日大舜王百般操練干戚之舞,讓三苗部落看到之后,他們就主動臣服了,臣以為陛下就該學大舜王一樣先文后武,而后天下可定也!」魏文帝曹丕當時非常鄙視這樣的答復,于是強行出兵江陵,結果被東吳孫權打敗,士卒死傷無數,損失極為慘重。

后來曹丕再見到賈詡時,面色尷尬非常,不過不久之后,賈詡也去世了,享年七十七歲,被賜謚號「肅侯」,史家評論賈詡說他有王佐之風,算無遺策,與張良、陳平確實不相上下!

只有南北朝時的史學大家裴松之老先生說,賈詡靠著只言片語,就變亂了天下諸侯,使漢室江山徹底走向傾覆, 「詡之罪也,一何大哉!自古兆亂,未有如此之甚!」也就是說他的罪行實在太大了,自古以來導致天下紛亂者,都沒有像他這樣的!更是直指人心地指出,曹某未行篡逆時,其自為漢賊已多時矣! 也就是說他賈詡做「漢賊」的資歷,甚至比曹操還要長久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