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統發現了隆中對的漏洞:諸葛亮的親戚都跑了,荊州怎麼守得住?

了解過三國的,基本都知道一點諸葛亮的《隆中對》,「未出茅廬先定三分天下」,諸葛亮的戰略規劃幫劉備翻過身、站穩腳,再也不用東奔西走寄人籬下了。

諸葛亮的隆中對策,終極目標是劉備成就霸業興復漢室,至于最后劉備當曹操還是當劉秀,那已經不是很重要的問題了:劉備稱王或受禪為帝,似乎都沒違背漢太祖高皇帝劉邦的遺訓——大家都姓劉,皇帝劉協當得,劉備也當得,肉爛在鍋里,肥水沒外流。

劉備跨有荊益和大半漢中,就成了強于孫權,僅次于曹操的割據勢力,但他要想興復漢室,還有一個重要的前提,那就是二舅哥孫權愿意成為他的強援而不成為他的強敵。

襄樊之戰關羽先勝后敗,曹操嚴令徐晃不得窮追,真正要了關羽性命、奪了大半荊州的,恰恰是諸葛亮十分想依靠的盟友孫權。

善良的諸葛亮沒有預料到的事情,曹操的謀士司馬懿和蔣濟都預料到了: 「關羽得志,孫權必不愿也。」

諸葛亮的隆中對不但善良,而且還有點天真:孫權也是當世梟雄,他憑啥等著你滅了曹操之后,再緩過手來修理他?

赤壁之戰后,曹劉孫三家瓜分荊州,也實現了一種微妙的動態平衡:劉備孫權跟曹操單挑,都不是對手,兩家聯手略占上風,但也沒有絕對把握獲勝,很有可能會打成兩敗俱傷,所以無論是漢中還是合肥,都沒有出現不4不休的大決戰。

關羽在襄樊戰役中水淹七軍擒于禁斬龐德,最大的收獲是于禁帶來的三萬步騎兵都成了可以改編整訓后投入戰場的生力軍——漢末三國時期的基層士兵,是誰給飯吃就替誰打仗,曹劉孫打的都是漢軍旗號,換個主公也不算叛變。

關羽的襄樊大捷,打破了三國的動態平衡,勢力范圍擴展到了許昌周邊,曹操感到了危險,孫權也覺得自己不安全: 「權內憚羽,外欲以為己功,箋與曹公,乞以討羽自效。」

曹操預料到了孫權會偷偷下手,但沒想到關羽會敗得那麼徹底,他還指望回師救援南郡、公安的關羽和呂蒙、陸遜打得大者傷小者死,最后自己當一把刺虎的卞莊呢。

關羽兵敗如山倒,看起來是那麼不可思議,「善待卒伍」的關羽一戰失利,部下絕大多數叛逃,可見在當時,中下級軍官和士卒的忠誠度,簡直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我們不能責怪關羽的荊州軍忘恩負義,因為對荊州本土兵將來說,關羽和劉備都是外來戶,他們的號召力,遠不及樹大根深的門閥世家。

除了劉表家族和親族,誰都很難守住荊州,劉備當時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一樣都不占,這一點與諸葛亮同為軍師中郎將的龐統看得很清楚: 「荊州荒殘,人物殫盡,東有吳孫,北有曹氏,鼎足之計,難以得志。」

荊州基本被赤壁之戰打爛了,更為重要的一點,是劉備雖然已經在荊州經營了七八年之久(建安六年到十三年),但并沒有得到本土世家的認可,他在荊州的朋友圈和關系網,都遠不如諸葛亮:荊州當時有三大家族,這三大家族跟諸葛亮都是親戚,而這三大家族的族長或精英,基本都跟曹操跑掉了。

荊州豪強曾經很霸道,劉表被朝廷任命為荊州刺史,一開始根本就掌控不了實權,只好請蒯越和蔡瑁幫忙拿主意: 「宗賊雖盛而眾不附,若袁術因之,禍必至矣。吾欲征兵,恐不能集,其策焉出?」

蔡瑁和蒯越幫劉表干掉了十個五宗族首領,也拿到了應有的回報,蔡家和蒯家與劉家分享荊州權力并結為姻親,諸葛亮也跟這三大家族有了密切交集:諸葛亮的諸葛亮的兩個姐姐分別嫁給了龐德公的兒子龐山民和蒯徹的侄子蒯祺,蔡瑁的大姐嫁給了諸葛亮的岳父黃承彥,二姐嫁給了劉表。

蔡瑁、蒯越跟諸葛亮都是不遠的實在親戚,但是他們都沒有輔佐劉備而是依附于曹操,劉備也拿他們沒辦法,習鑿齒所著《襄陽耆舊記》記載: 「漢末,諸蔡最盛。蔡諷長女為黃承彥妻,小女為劉景升后婦,瑁之姊也。瓚,字茂珪,為鄢相,琰,字文珪,為巴郡太守,瑁同堂也。永嘉末,其子猶富,宗族甚強。」

永嘉是晉懷帝司馬熾的年號,這就是說,魏蜀吳三國都滅了,蔡瑁家還很興旺呢。

蔡中蔡和是《三國演義》虛構人物,蔡瓚和蔡琰才是蔡瑁的兄弟,而且官職都不小,蔡瑁當然也沒有被曹操除掉: 「蔡瑁,字德珪,襄陽人,性格驕豪自喜。少為曹操所親。劉琮敗降后,曹操顧訪瑁宅,入蔡瑁私室,呼見其妻兒……是時,蔡瑁家在蔡洲上,其屋宇甚華麗,四墻皆以青石結角。家中婢妾數百人,別業四五十處。」

蔡瑁跟著曹操離開荊州去當了長水校尉(秩比二千石,掌宿衛禁兵)并受封漢陽亭侯 他的家族還留在原籍發展,孫權也沒有將其連根拔起,倒是關羽鎮守荊州的時候,跟蔡家蒯家幾乎沒有任何來往,這也是關羽「驕于士大夫」的性格決定的。

關羽跟荊州門閥豪強搞不好關系,劉備同樣沒有把那些地頭蛇收入賬中,曹操被迫撤出部分荊州郡縣,收獲似乎比劉備還多,他美滋滋地給留守許昌的荀彧寫信: 「不喜得荊州,喜得蒯異度耳。」

蒯越一直活到建安十九年,臨終前把家小宗族都托付給曹操而不托付給親戚諸葛亮,就很能說明問題了,曹操的答復也很感人: 「死者反生,生者不愧。孤少所舉,行之多矣。魂而有靈,亦將聞孤此言也。」

蔡瑁蒯越兩大家族都鐵了心支持曹操,荊州宿將文聘的態度也很堅決,劉琦神秘病亡之后,荊州大權全部由外來的蕩寇將軍襄陽太守關羽、征虜將軍宜都太守張飛、牙門將軍桂陽太守趙云掌控,諸葛亮當時只是軍師中郎將,還真進不了劉備集團的核心決策圈,他干的是得罪人的活兒: 「先主收江南,以亮為軍師中郎將,使督零陵、桂陽、長沙三郡,調其賦稅,以充軍實。」

諸葛亮只管收稅,就是從門閥豪強嘴里奪肉,而且他既不住在南郡也不住在江陵、公安,而是衡陽(臨烝)辦公。中郎將的級別還在偏將軍、裨將軍之下,可見劉備對諸葛亮也不是毫無防范之意:你的姻親在曹操那里,大哥給孫權打工,如果把荊州都交給你,萬一諸葛家族有令,讓你在荊州自立為王,我的基業豈不就要丟了一半?

劉備是當世梟雄,對任何人都不可能給予百分之百的信任,他不把荊州交給諸葛亮打理,自有其深層考慮,龐統一眼看出了隆中對的漏洞:諸葛亮的親戚都跑了,說明我們在這里得不到強有力的支持,睡覺都要睜著一只眼睛,還不如向益州發展呢!

龐統也是當世英杰,話不能說得太明白,但是劉備一聽就明白了:你說的荊州「人物殫盡」,指的不就是蔡瑁和蒯越跟咱們分道揚鑣?

任何時代的戰爭,決定因素都是人,人才是最重要的戰略資源,得不到豪強門閥世族的支持,一旦曹操孫權來襲,荊州就會內憂外患并發。別說是關羽獨木難支,就是劉備諸葛亮都在,也是按下葫蘆浮起瓢,很難撲滅后院不斷燃起的暗火。

這樣看來,劉備集團在長遠發展規劃上,已經有了兩種不同的聲音:諸葛亮主張以荊州為根據地,伺機吞并益州;龐統主張專心經營益州,荊州可守可不守。

諸葛亮的隆中對把孫權想得太好,龐統把荊州貶得太低,誰是誰非,還得提請大家來下最后的結論:如果劉備在占據西川后,徹底放棄荊州并將其「還」給孫權以換取一兩個靠近西川的郡縣,孫權會不會答應?如果關羽帶著荊州軍主力撤往西川,劉備關起門來悶頭髮展,有沒有希望成為第二個漢太祖高皇帝劉邦?如果劉備不肯舍棄荊州,諸葛亮是不是「董督荊州事」的最佳人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