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時期老照片:男孩缺衣少食光著身子,囚犯戴著枷鎖做免費廣告

簡單破舊的遮陽棚、板凳上吃小吃的兩個男人、挑著擔子來往的行人、粗布衣、長辮子,陳舊的氣息撲面而來。

這是清末的天津街頭。

賣菜老闆正在拎著秤稱重,身後是破敗的木樓牌坊,菜攤的蔬菜顯得顏色暗淡,靠近鏡頭的小男孩一身紅布衣,倚著桌子看向這邊。

清末,街頭隨處可見冒著熱氣的剃頭挑子,人們一半腦袋光禿禿,一半拖著長辮子。前一半要時常剃光,後一半要時常打理,所以當時的理髮業格外發達。

廟會的說書現場堪稱人山人海,說書先生講得投入,周圍聽眾聽得也投入,畢竟這是他們為數不多的娛樂活動,所以格外珍惜。

照片中留有孔洞的鐵盒子叫「拉洋片」,人從孔洞向裡看,可以看到彩色畫片,一般是配合說唱畫片人的講解觀看,一度十分受歡迎。在那個消息閉塞的年代,這是十分新奇的玩意兒,看一次不會花很多錢,卻能長長見識。

身上戴著沉重鐐銬的兩名囚犯,和一旁的白布衣捕快站在一起,四人都是面黃肌瘦的模樣,看起來疲憊萎靡。尤其是左側囚犯,肋骨明顯突出,骨瘦如柴。

囚犯身戴木枷,衣衫襤褸神情麻木,站在印有「老牌品海香煙」字樣的牆前。

「品海香煙」是清朝最早出現的美國捲煙,很受大眾歡迎,廣告也隨處可見,一度給本土捲煙市場帶來極大衝擊。

依舊是身戴木枷的囚犯,依舊是醒目的廣告標誌,小編開始懷疑攝影師存在刻意[插·入]廣告的意圖。

織布的老婦和她一旁坐著的丈夫。

清末紡織布匹,使用最多的依舊是老式織布機,紗線經常斷,織布效率低。但是一家人身上穿的衣服,有時要全仰仗家中女人織布得來。

用竹耙和竹簍搜集柴禾的兩個小孩。

當時人們取暖和做飯所需的燃料一般都是柴草,而非木炭或煤炭。

塘沽的碼頭上,散佈著剛上岸的旅客,旅客裝束各異,交通工具也不盡相同。

遠處則是白色平房和門前用籬笆圈起來的菜地。

塘沽街頭玩耍的兒童,因為沒有換洗的棉衣,身上衣服無一例外都顯得油膩髒汙。最顯眼的無疑是那位背著小孩的女孩,一身紫色的棉衣已經黑到發亮。

塘沽巷內一戶人家門前,舉著攝影機的攝影師引起了關注。老爺爺將孫子抱起到胸前,向鏡頭和攝影師展示這小小的新生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