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老照片:有田不慌的老農,行酒令的歌姬,小妾叼著煙杆洗衣服

@妙眼看天下 道盡人間冷暖,從影視入手,細致分析古裝劇,大家好,我是小醬,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人生百態。

遴選一組清末老照片,為大家呈現文字記述難以還原的歷史細節,與之前熱播的清宮劇比較,看看二者之間有多大的差距!

大清最後半個世紀,「康乾盛世」的餘光已經遠去,帶來的是中華民族最為不堪回首的一段歷史。在留存下來的黑白照片中,很少見到笑容。臉上的淒苦一覽無餘,世道艱微,都在苦苦掙扎。

坐在籮筐裡的乞丐,蓬頭垢面,衣服支離破碎。他全身的家當就剩一把水壺了。那時候,天災人禍,很多人背井離鄉外出乞討果腹。甚至有的人成為職業乞丐,專以乞討為生。

街上的雜耍藝人,在表演吞劍,可謂驚心動魄。其表情就讓周圍的人替他捏一把汗。當時的藝人都是真才實學,來不得半點馬虎,為了生存都是在刀尖上搏命。

獨輪車上坐著八名婦女和一個孩子,個個頭戴抹額,端莊秀麗。身後的男子叉腰對著鏡頭,不知是不是她們的丈夫?

在學校練習射箭的八旗後裔,挨個排著練習。他們的祖上個個驍勇善戰,所向披靡。可到了清末,這些八旗後裔已經墮落了,成了花花公子。借著祖上的基業,提籠遛鳥,好吃懶做。射箭也只能去學校過把癮了,百十斤的弓已經拉不起來,頂多也就是花架子,玩玩罷了。

一家三口在給鴉片打叉,看起來像是棉花。當時清廷鼓勵種植鴉片,以解決財政危機。肥沃之地都種上了大煙,導致鴉片人人抽得起,也算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了。

南方水田的老農民,抽著一個大煙袋鍋子,坐在田間地頭,背後是自家的秧苗。所謂自家有田,心裡不慌。碰上災年也能將就過去,在百姓的眼裡,身後的窪地就是命根子。

一張夫妻照,也許是第一次照相,兩個人都很拘謹,手攥得緊緊的,滿手心都是汗。為了這次照相,二人穿上了「壓箱底」的衣服,可以看到沒有一點折痕。丈夫的長袍和妻子的馬面裙,兩個人看起來挺般配。能留下一張照片,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滿族婆婆和她的兒媳婦,兩個人都梳著二把刷,這髮型也清宮劇裡也常常見到。桌子上放著水煙壺,看衣著所居也是家境殷實的了。

上海的青樓裡,三位貌美如花的歌姬在行酒令,顏值高。服飾光鮮,都是立領。有的歌姬只賣藝不賣身,可身在青樓,有時候身不由己,活得並不快樂。在鏡頭面前,她們也是強展顏歡罷了!

清朝末年就已經有了擺拍照,這張縣太爺審案子的照片就是。他戴著墨鏡頤指氣使,師爺在一旁出謀劃策,兩旁衙役卓然而立,只有兩名犯人跪在地上大氣不敢出。滿足了西方人獵奇的心態,與真實卻有很大出入。

在上海的租界,一位犯人被囚禁在木籠裡,洋人站在一旁拍照留念。洋人在租界中握有生殺大權,大清的律令在那裡不管用。

小妾在門口洗衣服,嘴裡還叼著煙杆,這得瑟樣一看就知道被老爺寵愛。可再怎樣尊貴,家裡勞務活還得她幹,門簾邊上的正妻眼神當中帶著一種冷漠。妻與妾的差距一目了然,正妻養尊處優,地位鞏固,小妾扶不了正。

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妙眼看天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