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到過去的老將,廉頗以不甘心的方式謝幕,長平大戰是分水嶺

長平之戰深刻影響了戰國格局的走向,趙國就此奄奄一息,秦國一統大局已定,剩下的只是時間問題了。但輝煌勝利帶給秦將白起的卻是麻煩。

對秦國名將白起而言,長平大勝是其人生巔峰也是命運的轉折點。因其個性執拗,白起的不世之功反遭秦王猜忌,被賜自刎。

而趙國名將廉頗,在長平之戰前半場成功擋住秦軍之后,被中途換將、寂寂然回到趙都邯鄲,迎接他的命運又是如何呢?

一、邯鄲保衛戰

長平一敗,除了40萬趙軍被活埋,趙國還被迫割讓6城作為秦國停戰的條件。秦國退兵后,在大臣虞卿的游說下,趙孝成王改變了主意。他懼怕秦國的勢力變得愈發強大、終將招致滅國,因而合縱各國,意圖抗秦。

秦王聞聽趙國毀約,勃然大怒,立即派出五大夫王陵率軍伐趙。

失去太行山屏障的趙國國都邯鄲很快就兵臨城下。面對20萬秦生力軍,趙國僅拼湊出十萬人迎戰。趙國男性青壯年幾乎都在之前的長平戰場損失掉了,因而組成這支趙軍的,大多為娃娃兵和40歲以上的男丁。

雖是老弱殘兵,但趙國人有著血戰到底的信念,因為可以說,每個家庭都與秦國有生死血債。盡管不喜歡廉頗的作戰風格,趙王也知道自己在長平棄用廉頗是犯了大錯,現當生死存亡之際,重新啟用老將就是不二之選。

廉頗深知野戰毫無勝算,因而指揮趙軍死守邯鄲城。秦將王陵久攻不下,秦王數次增兵、換將王龁,損失兵力4、5萬,邯鄲仍巋然不動。

公元前257年,將近兩年的堅守后,趙國的合縱政策見到成效,總算等來了援兵。魏、楚聯軍先后抵達,內外夾擊下,大敗秦軍,邯鄲解圍。

這場戰爭誕生了兩個成語:「毛遂自薦、竊符救趙」,一個爭取到了楚國援軍,一個得到了魏國援軍。以發展的眼光,保衛邯鄲的勝利,離不開廉頗的指揮有方,甚至可以說,其功高至偉。只是戰后,廉頗的功績并沒得到君王的重視。

援軍敗秦,解圍邯鄲的光芒過于耀眼。對于漫長的守城,留下的是各種艱辛的記憶,人們似乎淡忘了只有長期堅守才能等來救援,廉頗的功績受到輕視。這一點,從史料中對守衛戰的淡化可見一斑。

二、最后的輝煌

邯鄲保衛戰使秦國受到打擊,暫時停止了東擴的步伐,但趙國的劫難還未結束。就在這時,勢力弱于趙國的北方鄰居燕國有了「趁你病,要你命」的心思。

公元前251年,趙孝成王壽辰將至,燕王喜派相國栗腹攜帶五百鎰金出使趙國,為趙王慶壽。趙國上下喜氣洋洋,熱情接待了來賓。殊不知,栗腹此來還別有使命,那就是探查趙國的虛實。

栗腹回國,向燕王匯報:「趙軍精銳在長平之戰中損失殆盡。他們的孩子尚未成年,國內虛弱,可以乘機攻趙。」燕王接受了栗腹的建議,集結重兵,一路由栗腹率領攻擊趙國鄗郡,另一路有卿秦率領攻打代郡。

得知燕國犯境,趙王匆忙湊起8萬兵丁交給廉頗。兩軍在鄗遭遇。

在弱勢兵力下,廉頗大破燕軍。史書未曾記載兩軍的交戰情形,但結果是燕軍統帥栗腹被殺,重要將領卿秦、樂間被擒。緊接著,廉頗率領趙軍殺入燕境,燕王不得已割讓5城求和。

三、尚能飯否?

長平之戰后,趙孝成王再度啟用廉頗是形勢使然。

廉頗因對燕作戰的功勞,封信平君,并且拜相。但這個相位是「假相」,也就是有其名無其實,是個名譽國相,并無實際的權力。公元前245年,廉頗再度受命統兵攻取魏國的繁陽。不久后,趙孝成王去世,趙悼襄王繼位。

新王更是個瞧不上廉頗的紈绔子弟,在登基后很快就下令,解除廉頗的職務,并派樂乘去收繳廉頗的兵權。老將軍廉頗發作了,與樂乘大打了一架,樂乘逃走,他自己也逃亡投奔了魏國。

在魏國國都大梁,魏王不信任廉頗、不肯重用,廉頗很想回國效力。

恰巧,趙國又數次遭到秦國欺侮,國危思良將,趙悼襄王想起了廉頗。他派出使者攜帶名貴的鎧甲及快馬慰問廉頗,考察其是否仍能為將。

趙王寵臣郭開與廉頗有仇,唯恐他東山再起,便暗中賄賂使者。使者回報趙王時,就說了謊話:「廉將軍雖老,尚善飯,然與臣坐,頃之三遺矢矣。」大小便失禁的廉頗顯然不能再上戰場,就此,趙悼襄王打消了重新啟用廉頗的念頭。

最終,廉頗到楚國為將,但其思念故國,不久郁郁寡歡而死。

結語:

廉頗是戰國名將,個性耿直,遇到賢明的領導能開疆拓土,遇到昏暗之君則自身難保。

趙惠文王時,廉頗與藺相如「將相和」,極受重視。澠池會,趙惠文王與藺相如前往秦國,廉頗送至邊境,對趙王說:「這次行程預計30天,如果到時候陛下沒回來,請允許我立太子為王,以免秦國要挾。」

這時的君臣相互信任,廉頗也勇于擔責。

趙孝成王繼位,廉頗地位尚在,但已經被排除在核心決策層之外,長平戰前并未征詢其意見,戰時更是對其戰略不滿,甚至臨陣換將。趙悼襄王時,廉頗更是徹底失去了工作崗位。

長平戰后,秦國名將白起枉死。趙國名將廉頗也以此為分水嶺,在人生的下坡路上掙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