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之離世,到底是倒在箭傷復發,還是倒在孫權的黑手?

公元208年秋,赤壁之戰開打,「 時曹公軍眾已有疾病,初一交戰,公軍敗退,引次江北」,因為這場瘟疫,曹軍不是跑肚就是拉稀,還沒怎麼打就潰不成軍了,于是主動退至江北固守對峙,后來黃蓋又添了一把火,「 蓋放諸船,同時發火,時風盛猛」,這對于曹操來說,簡直是天災人禍,于是在南郡略作修整之后就卷鋪蓋走人了,「 曹公留曹仁等守江陵城,徑自北歸。」

公元209年,周瑜乘勝而戰,對南郡的曹仁發起了猛攻,在劉備、關羽、甘寧、呂蒙等人的協助下,歷經一年有余的攻堅戰,最終將曹仁打到棄城而走。然而,在交戰過程中,周瑜因為親抵戰場而被流矢射中,「 瑜親跨馬擽陳,會流矢中右脅,瘡甚,便還」,從「瘡甚」二字來看,這一箭肯定傷筋動骨了。

在演義中,這一箭是曹仁的毒箭。

在歷史上,這一箭真的很可能沾染了糞便甚至毒物,因為關羽有刮骨的記載,張郃也有被射中膝蓋而亡的戰例,由此可知,在箭頭上做文章、下黑手實在司空見慣,或者說是兵家必備。

總之,周瑜中了這一箭,肯定大傷元氣。

公元210年,周瑜勸說孫權進軍西川,在準備布置發兵的途中,「 瑜還江陵,為行裝,而道于巴丘病卒」。

名動三國的赤壁周郎,就這樣突然之間撒手人寰了!

如果按照常理分析,那就是周瑜舊傷復發,很快就不治離去了。

也許,此前中箭的時候,周瑜很可能忙于戰事而沒怎麼顧得上傷口,因此讓軍醫草草處理就縫合了,也沒有對創口進行徹底的清潔和引流,最終導致傷口感染,引發了敗血癥(筆者不懂醫,屬于盲猜)一類的急癥,所以猝然而去。

周瑜離去的幾個疑點。

如果按照陰謀論進行深入剖析的話,周瑜離去,感覺有太多的不合理之處,甚至疑點重重。

疑點1:周瑜是三軍主帥,卻病倒在了重大軍事行動的發兵之前,這在三國是絕無僅有的,即便是五丈原的諸葛亮,那也是病倒在前線的持續勞累上,與周瑜不是一個概念。

疑點2:周瑜走時,距離中箭已經將近一年了,那個箭傷應該早就痊愈了吧?因為周瑜「 長壯有姿貌」,比較高大健壯,而且又是久經征戰之人,抗一抗也就挺過去了,大半年后,傷口肯定全長好了。如果一直沒有痊愈,周瑜不可能帶傷出征,這是犯了古人忌諱的,于師不利。 最大的可能,就是周瑜突然發病了!

疑點3:再看周瑜發病之后給孫權的書信:「 道遇暴疾,昨自醫療,日加無損。」這就很清楚了,周瑜自己也說是偶然遇到暴疾。但是這個暴疾卻無比狂暴迅猛,周瑜前一天開始治療,第二天就已經知道自己沒救了,看來這場暴疾的烈度實在令人咋舌。

疑點4:赤壁之戰前,孫權對于魯肅的借荊州戰略,「 權即從之」;南郡之戰后,孫權對于周瑜的伐蜀計劃,「 權許之」;當周瑜準備對西川有所動作時,卻突然暴斃在了途中!魯肅的孫劉聯盟戰略和周瑜的天下二分戰略,是完全不同的兩條路線,甚至是互相矛盾的,但孫權先后都批準了,我們不禁要問,孫權內心到底怎麼想的?從結果來看,在周瑜走后,孫權立即采取了魯肅的戰略規劃,那麼周瑜離去的節點,就有點耐人尋味了。

如果以陰謀論來看,周瑜之倒下,孫權恐怕脫不了干系!

孫權到底是不是幕后黑手?

我們能否找到相關論據來支撐這個觀點呢?筆者嘗試著總結了以下幾點,雖然不甚成熟,但是敢于拿出來分享,希望拋磚引玉吧。

第一點,周瑜是孫策的舊部。

孫權這家伙不地道,他一手接過了孫策的勝利果實,在稱帝之后追謚的時候,卻只承認老爹孫堅,對孫策卻不念舊情,只追謚為長沙桓王,和人家司馬炎一比,孫權實在有點猥瑣!

孫策走后,剛剛上位的孫權才19歲,寡恩薄威,根本鎮不住那些江東老臣和世族大家,于是孫策給他留下了兩個托孤之臣,就是張昭與周瑜,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外問周瑜、內問張昭」。

張昭不僅是孫策的舊部,還是孫策政權的政治中樞,「 文武之事,一以委昭」!但是,在赤壁之戰前,張昭出于士族自保的心理,力主投降,令孫權大為失望。

眾所周知,在歷朝歷代中,幼帝掌握實權之后,經常會清君側,對于那些功高震主、權謀通天的托孤大臣,要麼疏遠,要麼廢黜,要麼血洗!孫權對于張昭,肯定失去了信任,那麼對于周瑜呢?張昭身后站著幾大家族,這個勢力太大,暫時不能動,還要安撫利用;周瑜身后站著的可是數萬雄兵,你讓孫權能睡得香嗎?

周瑜與孫策之間的關系非比尋常,「 策與瑜同年,獨相友善」,這二人既是朋友,又是連襟,既是兄弟,又是君臣,恰如孫策親口所言,「 與孤有總角之好,骨肉之分」,當年周瑜拒絕了袁術的橄欖枝(「 術欲以瑜為將」),轉而投奔到孫策麾下,受到孫策的熱烈迎接,這無異于雪中送炭。如果說周瑜與孫策的關系比關羽之于劉備還要鐵,一點都不為過!

一朝天子一朝臣,哥哥的心腹死黨,一定就能夠得到弟弟的無條件信任和重用嗎?這真的是一個需要認真對待的話題。

「五年,策薨,權統事。瑜將兵赴喪,遂留吳,以中護軍與長史張昭共掌眾事。」

孫策走后,周瑜雖然是來奔喪的,但是仔細品味「 將兵赴喪」四字,就細思極恐了,即便是周瑜別無雜念,但是孫權會不會多想呢?他會和周瑜肝膽相照嗎?孫權已經繼任最高權力,周瑜卻帶兵返回吳地,這個動作,嚴格來說,已經僭越了!

一個19歲的少年,初任大位,外官卻帶著部隊趕了回來,是不是像極了雍正與十四阿哥的對臺戲?當然,還不至于到了那種地步,但是在孫權心中,肯定留下了極度陰影!

換位思考,反問一下,如果我們是孫權,我們會怎麼做呢?繼任之初,我們年僅19歲,需要周瑜沖鋒陷陣,但是到了南郡之戰后,三分天下之勢初具規模,我們也已經28歲了,翅膀硬了,需要扶持自己的勢力,對于如日中天的周瑜,還會掏心窩子地對他嗎?

第二點,周瑜功高震主。

曹操掃滅群雄,是天花板級別的存在;劉備是眾人眼中的世之梟雄,也是曹操心中的唯二英雄;孫策繼承了江東猛虎的優良基因,打出了江東小霸王的威名,被曹操贊譽為「 猘兒,難與爭鋒」。

那麼上長下短、碧眼紫髯的青年孫權呢?

對不起,孫權還是太嫩了,在江湖上還真沒打出什麼名號!誠如孫策所言,「 舉江東之眾,決機于兩陳之間,與天下爭衡,卿不如我」,孫權在打仗方面,實在太菜了,從后來的五征合肥卻顆粒無收、反而怒送經驗、喜提孫十萬之名就能看出來。如果孫權有孫策一半的火力和魄力,估計張昭這幫人也不會跳著鬧著的要投降了。

孫權接了孫策的位子之后,在數次軍事活動中,幾乎都是周瑜帶隊打下來的:1.討伐麻、保二屯,周瑜督導孫瑜等人斬殺了賊首,俘獲萬余人;2.討伐黃祖,周瑜為前部大都督,大破黃祖的戰船,還拿下了鄧龍;3.赤壁之戰;4.南郡之戰;5.整裝待發的入川之戰。

在赤壁之戰中,周瑜與程普分別為左右督,但是相比于老年的程普,實力派兼偶像派的周瑜肯定呼聲更高,人不僅長得帥,還會彈琴舞劍,唱rap打籃球,「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而且家里還有現象級的頂流明星做老婆,綜合來看,周瑜肯定吸粉更多,也威望更高,人家甚至在南郡之戰中親自上陣,還身受重傷,這種三軍主帥,恐怕在隊伍中就是萬星捧月般的主心骨!

最關鍵的是,人家周瑜的功勞實在太大了,恰如孫權稱帝之后所言,「 孤非周公瑾,不帝矣」!

這一點,也是最讓孫權難于駕馭的,而且周瑜志沖凌霄,還想著打西川二分天下,不要說他拿下了益州,就是他再打下那麼幾座城池,恐怕周瑜的聲望也會全面淹沒整個江東,你說孫權能坐得住?

第三點,周瑜的戰略規劃與孫權相左。

周瑜的戰略是二分天下,魯肅的戰略是孫劉聯盟,而孫權令人捉摸不透,在周瑜、魯肅的時代,你根本摸不清他要干什麼,直到呂蒙時代,他內心深處的大戰略才終于顯露出來,那就是跨江自保,從他襲取了荊州之后還要除掉關羽就能看出來,這家伙根本沒有魯肅那種戰略眼光,更加沒有掃清六合問鼎天下的雄才大略。說白了,還是孫策看透他了,「 舉賢任能,各盡其心,以保江東,我不如卿」。

讓我們把時間節點再轉到南郡之戰后。

周瑜從南郡撤回之后,就向孫權上書,表示想要軟禁劉備,對劉備進行糖衣炮彈式的攻擊,疏遠劉備與關羽、張飛之間的關系,「 分此二人,各置一方,使如瑜者得挾與攻戰,大事可定也」,反之,如果割地資助劉備,那無異于助虎添翼,「 聚此三人,俱在疆埸,恐蛟龍得云雨,終非池中物也」。

但是孫權認為應該廣攬英雄,而且劉備很難制服,搞不好會玩火上身,因此并未接納這個意見。

此后不久,劉璋與張魯開戰,周瑜立即提出戰略規劃,「 乞與奮威俱進取蜀,得蜀而并張魯,因留奮威固守其地,好與馬超結援。瑜還與將軍據襄陽,北方可圖也」。在周瑜臨死之際給孫權的信中,他還念念不忘自己的戰略規劃,那就是「 規定巴蜀,次取襄陽」。

其實,正是因為周瑜的取蜀計劃,才是矛盾沖突的焦點所在。孫權對于周瑜的伐蜀計劃,表面上許諾,但內心深處呢?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

周瑜走后,擁護伐蜀戰略的一派因為群龍無首,很快就分崩離析了,其中兩個代表人物就是龐統和甘寧,其中龐統另投明處,而甘寧卻被埋沒雪藏。

先說龐統,他在210年左右被周瑜請出山,當了周瑜的機要秘書,「 乃逼為功曹,任以大事,瑜垂拱而已」。龐統雖然被逼出山,但還是與周瑜成為至交,被周瑜的氣度和雄心所折服,「 與周公瑾交,若飲醇醪」。以龐統的身份,肯定深入地參與了周瑜的伐蜀計劃。

但是,當周瑜忽然暴斃之后,令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現了,那就是龐統火速投靠了劉備,這其中究竟有怎樣的隱情?龐統作為周瑜的機密心腹,是否掌握了不為人知的內情,才迅速逃離是非之地了呢?

再說甘寧,他本來就是從益州劉璋那里過來的,深知劉璋是個不思進取的「守戶之犬」,在歷經劉表、黃祖之后,甘寧兜兜轉轉才投靠到孫權麾下。剛一加入東吳陣營,甘寧就向孫權提出了伐蜀的遠景計劃,「 破祖軍,鼓行而西,據楚關,大勢彌廣,即可漸規巴蜀」,到了赤壁之戰后,甘寧又聯合周瑜一同提出了伐蜀的戰略,「 周瑜、甘寧并勸權取蜀」,記載中將甘寧放在與周瑜并列的位置上,可見甘寧對于伐蜀是多麼的堅決。

甘寧歸順東吳之后,跟周瑜走得很近,在討伐黃祖時立了大功,在赤壁之戰中又跟隨周瑜在烏林大破曹操,在南郡之戰中按照周瑜的指示鎮守夷陵,后來被曹仁、曹純等人包圍,周瑜還親自帶兵過去解救。

綜合來看,甘寧應該是周瑜的黨系。

周瑜走后,甘寧就從一位極有戰略眼光的大將退化成了一個沖鋒陷陣的高級打手,雖然舍身忘命地奮力建功,譬如百騎劫魏營,譬如在攻取皖城的時候手持練索親自爬上城墻拿下朱光(可惜孫權將首功頒給了呂蒙),譬如驚退關羽的渡江計劃,諸如此等壯舉,但是即便如此都沒有得到孫權的垂青和提拔,到最后都沒封侯!甘寧走后,他的兒子還被株連發配,很快就沒了。

從龐統、甘寧的遭遇來看,孫權和伐蜀派是真的貌合神離,他是鐵了心不想伐蜀啊!

在孫權看來,當初周瑜帶兵奔喪,就是來爭取權力的,于是給了他中護軍之職,后來的周瑜光芒萬丈,實在有點喧賓奪主,孫權心里就不太爽了,當周瑜準備強勢入蜀作戰時,孫權又認為他的權力欲達到了頂峰,對于這種野心勃勃的軍事大拿,孫權真的難以控制。

以筆者愚見,周瑜肯定不是懷抱篡心的司馬懿,但有可能會演變成大權獨攬以便推行自己戰略和國策的諸葛亮,不管是哪一種情況,孫權都不想看到!

此刻的周公瑾,是真心實意的想為東吳開拓基業,進而平分天下,正所謂「 丈夫處世兮立功名」;然而此時的孫仲謀,已經不再是仰人鼻息的稚嫩少年,他早就是馭下有術、善于權謀的腹黑君主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