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妃子侍寢10大潛規則絕技:妃子是怎麼侍寢的?讓人大開眼界

古代妃子侍寢10大潛規則絕技:

一、「羊車望幸」法

來源:「羊車望幸」的發明者是晉武帝司馬炎。史載司馬炎後宮宮女眾多,有粉黛近萬,因此,每天晚上到底要臨幸哪個妃子,就成為一個讓他十分頭疼的問題。

于是他想出一個辦法,就是坐著羊車,讓羊在宮苑裡隨意行走,羊車停在哪裡他就在哪裡寵倖嬪妃。于是有個宮人便把竹枝插在門上,把鹽水灑在地上,羊因為喜歡鹽水的味道,停下吃食,于是羊車就停在她的宮門口。這個故事出自晉書卷三十一,因為這個故事,後人把希望得到別人的重視或者寵愛,就稱為「羊車望幸」。

話說司馬炎三十歲那年登上了帝位,建立西晉。這位皇帝,在統一天下後覺得萬事大吉應該好好享受一番了。晉武帝滅吳後,盡收其嬪妃,開創了後宮萬人的歷史紀錄。因妃嬪太多,晉武帝很頭痛到何處過夜。發明了羊車後,妃子們同時發明了潛規則:她們用竹葉插在門前,把鹽汁灑在通往門口的小路上,引誘羊舐著鹽汁,順路走到門前,吃門上的竹葉,于是,車子就停了下來。

二、「投錢賭寢」法

「投錢賭寢」的發明者是唐玄宗李隆基。唐玄宗李隆基是出了名的風流皇帝,在開元、天寶年間,後宮美女多達四萬,真不知怎樣安排她們為他服務。于是,玄宗想出了一個辦法,每天將一群妃嬪集中在一起,讓她們擲金錢投骰子,投中者中最優勝者,當夜侍寢。私下裡宦官把「骰子」稱為銼角媒人。

三、「蝶幸」、「螢幸」法

「唐玄宗不愧為一代風流皇帝,在選妃侍寢中又發明了「蝶幸」法、「螢幸」法、「香幸」法等。春秋季節,玄宗令後宮妃嬪們在門前栽花,他追隨著一隻胡蝶走,胡蝶落在誰的門前,當晚便宿在該處,稱此法為「蝶幸」。到了夏天,又使妃嬪們競相撲捉流螢,以先得螢蟲者受幸,稱之為「螢幸」法。向妃嬪發射香囊,以中者得幸,即為「香幸」法等等。

四、「風流箭中」法

「風流箭中」法的發明者為唐敬宗李湛。別看這位小皇帝15歲即位,18歲就升天了,但得益于其先祖唐玄宗良好的風流基因的遺傳,早早熟諳男女之事。敬宗他發明了一種風流箭,用竹皮做弓,紙做箭,紙中間密貯龍麝末香。後宮妃嬪們聚在一起,敬宗搭箭一射,中箭者濃香觸體,了無痛楚,夜中侍寢。當時宮中有俗語:「風流箭中的――人人願。」

五、「托夢自薦」法

「托夢自薦」法的發明者是宋真宗妃子李宸妃。李宸妃原本是侍候章獻太后的一個小宮女。有一次,宋真宗偶爾經過時想要洗手,李宸妃趕緊抓住這個機會,巴結地端起盥洗器具前去服待。皇上見她膚色潤美,就與她聊了起來。她趁機對宋真宗說,昨晚忽然夢見了一個羽衣之士,光著腳從天而降,對我說:給你生個兒子。而此時的真宗正為沒有兒子而犯愁,聽了李宸妃的話之後,挺高興地說,我來成全你吧!李宸妃因此而得幸,果然于隔年就生下了皇子。

六、「姐妹引薦」法

有時嬪妃之間也會相互引薦。歷史上利用「姐妹引薦」法得益的典型案例要數宋高宗趙構的生母韋妃了。

話說趙構生母韋氏,18歲時以處女之身被選進了端王(即後來的徽宗)府,成為端王趙佶寵妃鄭王妃(即後來的鄭皇后)的一名侍女。因長得高大豐壯、膚色發黃而難以勾起趙佶同志的性趣。不久她結識了一位同為服侍鄭王妃的喬氏宮女,這位喬氏妹妹呢,生得是身形優美、嬌小玲瓏、肌膚白嫩,不過在粉黛如雲的後宮,當時同樣沒有引起趙佶同志的注意。她們兩人情同手足,因耐不住寂寞而搞起了同志戀,並約定:「先貴無相忘」。

後來,端王成了徽宗,喬美人終于得幸于微宗而成為貴妃,便向徽宗推薦韋氏,但徽宗望著身邊這位相貌平平卻說不上醜陋的女子,著實表現不出性致。直到一年的中秋節,喝得酩酊大醉的徽宗,來到了喬貴妃住處意欲再次臨幸喬美人,喬貴妃趁機讓韋氏蒙混上床,品嘗了一生中第一次而且也是她與徽宗唯一的一次男女之歡(有傳聞在靖康之難後韋氏隨徽宗等北上被金人淩辱生子)。

可以這麼說,沒有喬妹妹的引薦,韋氏就不可能得到宋徽宗的臨幸,就不可能有康王趙構(即後來南宋皇帝宋高宗),也就可能沒有南宋王朝的延續(因為在靖康之難中,宋太宗名下後裔除了趙構成為漏網之魚,其他男性們全部當了俘虜被弄到遙遠的東北勞動改造去了!)。

七、「皇帝誤幸」法  帝王的糊塗加上寵妃的任性,會鬧出所謂誤幸之事。西漢時期,漢景帝就幹了一件類似的事情。話說有一夜,漢景帝欲召幸程姬,偏巧程姬有月事,不願侍寢,就把自己的侍者唐兒打扮一番去見景帝。景帝喝得酩酊大醉,真假莫辯,以為唐兒就是程姬,一番恩受纏倦之後,便使唐兒懷孕了。

八、「以詞述怨」法  程一寧是元順帝時的七貴妃之一,是「位在皇后之下」的寵妃。傳說,她是以哀怨宮詞得幸的。程一寧在得寵之前,怒憤頗多,時常在夜深人靜之際,登樓倚欄,唱出詞意哀怨的宮詞,唱得音語咽塞,情極悲愴,聞者莫不涕淚橫流。有一次,恰好被元順帝聽見,順帝深受感動,對人說:「聞之使人不能不悽愴,深宮中有人愁恨如此,誰得而知,蓋不遇者亦眾也。」于是,就駕車去臨幸程一寧去了。

九、「鋪宮焚香」法

明代後宮,每日天漸黑時,嬪妃所住的宮門前,都掛起兩隻紅紗籠燈。皇帝臨幸某宮,則該宮門上的燈卸下來,表示皇帝已選定寢宿的地方。于是,負責巡街的宦官,傳令其它各宮均卸燈寢息。失意的嬪妃們只得滅掉希求寵倖的紅紗籠,明晚再重新掛上。

明代皇帝第一次臨幸嬪妃的住所,要鋪宮,由宦官將房間裝飾一新,該承幸的妃子也要有相應的裝飾。皇帝臨幸之所照例焚香,香氣異常。一次,崇禎皇帝來到一間便殿,覺得有團異香浸入心脾,心怦怦直跳,問近侍這是什麼東西?回答是:「聖駕臨幸之所,例焚此香。」崇禎歎息道:「這是皇父、皇兄所以活不長的原因啊!」于是,禁用此香。

十、「翻牌懸燈」法

清代嬪妃侍寢與各代不同,不再是皇帝親自登門。每日晚膳時,決定哪一個妃子當晚侍寢。每個妃子都有一塊綠頭牌,牌面上是該妃子的姓名。備晚膳時,敬事房太監將十余塊或數十塊綠頭牌放在一個大銀盤中,謂之膳牌。皇帝晚膳用完,太監舉盤跪在皇帝面前。如果皇帝沒有興致,則說聲「去」。

若有所屬意,就揀出一塊牌,扣過來,背面向上。太監拿過此牌,交給另一位太監,這位太監專門負責把將要求承幸的妃子用背扛到皇帝的寢所來。出于清代皇帝高度的戒備心理,防止妃子中出現刺客,妃子必須裸體裹著被子到皇帝寢所。清帝召幸妃嬪,照例在門前倒懸紅燈,在行宮也是這樣。

唐代詩人王建的《宮詞》之四十五中就曾寫道:「叢叢洗手繞金盆,旋拭紅巾入殿門。眾裡遙拋新橘子,在前收得便承恩。」皇帝向宮女群中拋擲橘子,搶到的人便可以承歡,也就是說得到陪侍皇帝的賞賜。有點拋繡球點女人的意思。

在封建時期男權社會裡,女人是沒有主導地位的。上述十種方法,不過是再次從一個側面描述了後宮的不人道做法,女性作為一種附屬工具的禮教制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