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把珍妃扔進井中的老太監,直到晚年才道出心裡話:她真了不起

一入宮門深似海,清朝時期的八旗女兒是最無奈的一代人。她們享受著皇室給予的榮華富貴,但肩上也背負著使命和義務。

這些所謂的使命就是成為秀女到皇宮裡接受皇帝的挑選,幸運地被皇帝看中成為寵妃,不幸的可能要老死在宮中。雖然有些人不情願,但卻無可奈何。

進入皇宮成為皇帝的女人之後,等待她們的卻是更為殘酷的命運,宮廷的爾虞我詐和互相傾軋都能將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給折磨的人鬼不分,晚期宮廷裡那個受盡寵愛最後死相淒慘的珍妃就是殘酷宮廷的一個縮影。

入宮受寵

說到晚清的歷史,腦海中躍然而出的一定會有這幾個人的名字:光緒、慈禧和珍妃。這三人曾上演了一出驚天動地的宮廷風雲記,珍妃是其中經歷最為慘烈的那一個。

珍妃是他他拉氏,是戶部右侍郎長敘的第五女。她與姐姐瑾妃自幼便跟隨伯父長善生活在廣州。當時廣州是全國最為重要而且繁華的國內外貿易通商口岸,這裡因為經濟開放成為了一個新奇有趣的地方。

這些新奇都是西方資本主義帶進來的,在這裡能比其他地區的人更早地接觸到先進的思想和理念。再加上長善喜歡結交文人墨客和名人雅士,家中的書香氣氛也非常濃厚。

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成長起來的珍妃個性開朗、思想開放,而且對新鮮的事物有著極大的興趣,她的思想與保守沉悶的皇宮是格格不入的。

因此當她成為了光緒的寵妃之後,宮廷那些繁文縟節成為了限制她行動的枷鎖,令她十分的反感。她心中依然嚮往著無拘無束的生活,期盼過上瀟灑從容的日子。

這樣的想法與光緒帝不謀而合,因此她一入宮就成為了光緒帝的心頭好。光緒對她的寵愛日益增長,她也憑藉著皇上的寵愛成為宮中獨樹一幟的存在。

珍妃剛入宮僅被冊封為嬪,在後妃的地位中位列第五等,後來慈禧太后六十大壽那天才被晉升為妃,但這並不影響光緒帝對她的喜愛。

觸怒太后

珍妃入宮時才十三歲,光緒帝也不過十七八歲。珍妃活潑好動,聰明機靈的個性與光緒帝非常的合拍。他們兩都喜歡新鮮的事物,那時候珍妃常伴君左右,跟他講述民間那些新奇好玩的東西。

這讓從小被禁錮在宮廷中的光緒帝欣喜不已,他透過珍妃仿佛看到了那個嚮往已久卻又遙不可及的民間市井的世界。

那時候光緒每天上朝、批奏摺,連續工作七八個小時,身心俱疲的他在珍妃這裡得到了難得的放鬆。

相比于其他妃子,如慈禧太后欽點的隆裕皇后和與珍妃一同入宮的瑾妃來說,珍妃的活潑成為沉悶宮廷中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光緒沉溺其中都不願意醒來。

但是對于珍妃來說,懂得討皇上歡心是為了自己的未來考慮,一向花錢大手大腳的她,皇宮每月分給妃子的那點月錢都不夠她開銷。

當時珍妃見慈禧和李蓮英暗地裡通過賣官來謀求財路,她也非常心動。實際上在晚清時候這樣的現象從宮廷到朝堂都很普遍,雖然光緒帝頒佈法律嚴禁賣官售爵,但依然有人頂風作案。

這其中一個就是珍妃,後來事情暴露,慈禧以「破壞家法、擾亂朝綱」為由對珍妃進行了嚴厲的處罰,那就是脫光了她的衣服拿竹竿抽打。

光緒跪在慈禧的面前兩個時辰都沒能讓慈禧收回成命。瑾妃也受到珍妃的連累,兩姐妹此後由妃子降為貴人。被處死和流放的宮女太監更是不計其數,在這期間光緒帝想救卻是無可奈何的。

珍妃被降級之後從此本本分分地做著光緒的妃子,再也不敢惹是生非,而光緒對她的恩寵也從未減少,還是跟從前一樣。

此時的珍妃雖然年紀尚淺,但對宮廷中的事物也看得非常清楚。她知道光緒帝的憂愁和痛苦,明白他明明是皇帝卻不能掌握國家行政大權的無奈和悲憤。

于是當光緒帝主張變法革新的時候,崇尚西方思想的珍妃第一個站出來支持他的行動。但他們的想法遭到了慈禧和老一派大臣們的反對。

但這兩個年輕人卻決定迎難而上,光緒帝也想通過變法來證明自己作為一國之君的實力。

那時珍妃暗地裡還幫他物色了很多變法的新思想愛國學者,但因為這件事觸怒到了慈禧,也為珍妃未來的悲慘結局埋下了伏筆。

香消玉殞

被皇帝寵愛的女人總會容易成為眾矢之的,在後宮當中,珍妃最得寵。而隆裕皇后因為是慈禧的侄女並不得光緒的待見,瑾妃因為性情沉悶寡淡也得不到光緒的寵愛。

兩人也只能眼巴巴地看著珍妃享盡皇帝所有的恩寵,瑾妃很少爭寵,看著自己的妹妹幸福她也很安心,但隆裕皇后卻不這麼想。

那時為了爭寵,隆裕皇后還幹過很多誣陷珍妃的事情。因為光緒帝時常臨幸珍妃,所以隆裕也時不時跑到慈禧那裡去告狀。

一次還把男子的靴子放到珍妃的寢宮裡誣陷她與其他人有染,慈禧一怒之下再一次將她扒光了衣服打一頓。

珍妃喜歡新鮮的玩意兒,一次她得到了一款照相機愛不釋手,天天在御花園裡拍照,此事又惹怒了慈禧,又挨了一頓打。

戊戌變法失敗後,慈禧將光緒帝囚禁在瀛台中,將珍妃打了一頓後幽禁在鐘粹宮的北山所中。這個地方原本是奶媽們養老的地方,如今成為了珍妃的冷宮。

她在這裡被囚禁了三年多,宮門被大鎖從外面鎖住還打上了封條,每天吃飯和洗漱都是從一扇使用中視窗中由宮女遞進來。她被禁止跟任何人說話,逢年過節還要遭到訓話。

冷宮中的日子很難熬,想見光緒一面的想法成為了支撐她活下去唯一的動力。直到八國聯軍兵臨皇城之下,她終于得以重見天日,但也是死路一條。

八國聯軍就要衝進皇宮了,慈禧準備帶上光緒帝和其他宮人一起前往西安避難。臨行前她想起了珍妃,她讓人把珍妃從冷宮中帶了出來。

慈禧想逼迫珍妃自盡,她趾高氣昂地說:「洋人就要入京,你年輕貌美萬一被玷污了豈不有辱老祖宗的臉,你應當明白怎麼做。」

珍妃愣了愣說:「我明白,我不會給祖宗丟臉的。」隨後慈禧又說:「我們要暫且出去避一避,不方便帶著你」。

珍妃說:「你們可以出去避,但皇上要坐鎮在這裡主持大局。」這句話戳中了慈禧的底線,她大怒道:「你死到臨頭,還敢在這裡大放厥詞」。

珍妃大聲喊道:「我沒有犯死罪,皇上沒讓我死,我要見皇上一面。」慈禧雙目圓瞪說道「皇上也救不了你,來人,把她給我扔到井裡」。隨後太監崔玉貴和宮女王德環架著珍妃到了樂壽堂的水井邊,一下子就將她推了下去。

掉下去之前,珍妃大喊道:「皇上,來世再報恩!」這個一直與宮廷惡勢力作鬥爭的珍妃就此香消玉殞了。

民國時期,當年把珍妃推下水井的太監崔玉貴在晚年的時候回憶起這件事還曾說:「珍妃很了不起」。

只是可惜她生在那個時代,偏偏遇到的又是光緒,身邊還有個心狠手辣的慈禧,不然她一定能活成一段傳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