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老照片:上海花魁身材高挑風韻十足,旗人貴婦飯桌上嬉笑談聲

清末上海花魁,身材高挑,風韻十足,歷史有興衰,這青樓在封建社會一直就是紅紅火火的。清朝的女子,對于裹腳已經到了癡迷的地步。裹腳成型的三寸金蓮讓人心塞,當時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將腳纏成這樣,走路全靠腳後跟。

街頭剃頭匠,父子倆齊上陣,老的理髮,小的編辮子。清朝人都是拖著長辮子的,陰陽頭走哪都很醒目。因為辮子又粗又長,只有理髮的時候才洗一次。一到夏日,辮子的味道臭不可聞。這在洋人的記載裡多次提到,讓人作嘔。

一處監獄,犯人不是關在木籠裡就是戴著木枷蹲在地上。戴枷大小,重量與犯人所犯罪行成正比例,甚至有人終生戴枷。一旦被判刑,遊街示眾,流放,砍頭,都是不歸路。

一位十歲的小男孩背著弟弟站在街口,這應該是數九寒天,弟弟的臉已經被凍傷。也許他們的父母早已經離開這個世界,兄弟二人只能相依為命。災荒連年,只能出門討飯。

讀書人,這位老者坐在院子裡,拿著放大鏡看書。寵物貓窩在懷前,正曬著太陽。這一幕讓人感到久違的溫情,世事無常,讀書人也沒了追逐功名的心。

貢院考棚,一男子對著鏡頭張望。彼時的貢院已經荒廢不堪,八股取士已經徒有虛名。清末新政後,千年科舉被廢除。等溥儀上臺,幾乎被拆除殆盡。

三位年輕女子,容貌清秀,應該是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從小就含著金鑰匙長大,服飾還是很時髦的立領,素顏也很美。

旗人貴婦吃飯,滿滿的一桌菜肴,嬉笑談聲。正妻年老色衰,卻威嚴的很,小妾在兩旁就坐。兩個僕人面無表情地站在那裡,連殘羹剩飯都得不到。

大碗茶,這茶壺曾是老北京人的記憶。街頭巷尾,隨便幾張方桌矮凳。來喝茶的多是窮苦百姓,端著一碗茶站在那裡喝就很滿足了。

光緒帝的妃子瑾妃,人長得很胖。一進宮後就沒有得到光緒帝寵愛,在宮裡就愛吃醬豬蹄。因為胖,宮裡人稱她「胖娘娘」。由此可見,宮裡妃嬪也並不是傾城傾國,影視劇才是騙人的。

廣州幾位公子哥在吃飯。菜肴很豐盛,幾位胃口大開。可以看到清朝男子額頭油光蹭亮有的辮子及地。

準備開業的商鋪。老闆財大氣粗,紮了個二層彩棚。彩棚上幾個鎏金大字「如月之恒」「如日之升」格外醒目。彩棚下,眾人看著鏡頭張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