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皇帝的這個決定,間接導致了慈禧太后攬政50年

1831年7月17日,即道光十年六月初九日,肯定是道光帝一生中最開心的日子之一。這一天他又得了個兒子。

說是又得了個兒子,是指在此之前,道光帝已經經有過3個兒子。 皇長子奕緯,生于1808年,最為道光帝所喜。

1831年5月,奕緯己23歲,落落成人,卻突然離世。關于他的離世的原因,有野史記載稱,奕緯的老師迫其背誦經書,并叨叨說道:「好好讀書,將來做個好皇帝」。

年輕氣盛的奕緯實在不愿意作此等無味(且也無益)之事,便危言頂撞: 「將來我要做了皇帝,首先滅了你! 」此雖年輕人的一時沖動之言,但足以使老師魂飛魄散。

道光帝得知此事后惱怒至極,立即召見奕緯,而戰戰兢兢的皇長子正欲跪下給父皇請安時,突遭道光帝踢來一腳,恰恰傷及下部,未久不治而亡。 皇二子奕綱生于1826年11月22日,去世于1827年3月5 日,在世104天; 皇三子奕繼生于1829年12月2日,去世于1830年1月22日,在世52天.

年近半百的道光帝先后逝去三子,悲痛之狀可以想見。 可是,他只是為自己膝下空虛而悲傷嗎?只是哀痛自己不獲天倫之樂嗎?恐怕在他的心中,想到的更多是朝廷而不是他個人。 今日東方型的超級富翁若無子女賺錢也覺無味,自己反正花不完了,留下的又給誰呢?道光帝身負社稷之責,他的問題是,誰來繼承他的皇位呢?

道光帝像

皇四子出生時間為丑時,按照現在的時間刻度,為清晨1時至3時。 當這位排位第四,實居皇長子之位的男嬰以響亮的啼哭驚動夜空時,道光帝似乎聽到的是種絕妙無比的音樂。 他給皇四子起了不同以往的名字「奕詝」——不再像奕緯、奕綱、奕繼那樣用「纟」而使用起來了「言」字旁,奕詝之后皆用「言」字旁,也表明了道光帝對皇四子的重視。

皇四子奕詝的降生,仿佛是一個吉兆。僅僅6天之后,1831 年7月23日,祥妃鈕祜祿氏生下皇五子。過1年半,1833 年1月11日靜妃博爾濟錦氏生下皇六千奕訢。過7年,1840 年10月16日,貴人烏雅氏又生下皇七子,又4年,1844年2 月24日,由貴人晉為琳妃的烏雅氏又生下皇八子。再一年,1845年11月15日,琳妃烏雅氏再生下皇九子。這是道光帝最后一個兒子,是年他63歲。

在眾多皇子中,首先是皇七、八、九子被淘汰出局,因為他們分別小道光帝58、62和63歲。天有不測風云,萬歲爺總不能萬歲。一旦自己歸西,這麼小的兒子又如何擔起大任。此非尋常膝下弄子的歡樂,而決定著王朝的命運,道光帝必須拋棄個人的情感,不管這些呀呀學語的小家伙又顯得多麼的可愛。 所以還剩下皇四、五、六子。

道光帝認為皇五子看來性格不穩,言行浮躁,不是一塊做大事的料子。于是,1826年2月,道光帝干脆采取行動,將皇五子過繼給自己的三弟已經去世8年而無后的綿愷,降襲為郡王。這等于明白宣布皇五子不可能入繼大統。 現在只剩下皇四子奕詝和皇六子奕訢

在皇四子奕詝九歲時,其生母皇后鈕鈷祿氏駕崩了,年僅32歲,于是道光帝將奕詝歸于皇六子奕訢生母靜貴妃撫養,這樣在童年時期,皇四子和皇六子是一起玩耍并成長起來的。

就外表形象, 皇四子奕詝也比不上皇六子奕訢那般俊美,而且還是個跛子,據說皇四子是在打獵時墜馬受傷導致變瘸。

道光帝雖說并無識人之才,但也很明顯地感覺到這兩個兒子的差別: 皇四子奕詝老成持重賢慧,但才氣稍遜;皇六子奕訢才氣不凡且明慧冠人,但看起來不那麼靠得住。兩人各有所長。猶如今日的教師和家長,不明顯地分成兩派,一派喜歡老實聽話學習成績優良的孩子,一派卻偏愛聰明好動學習成績時好時壞的孩子。 雖說這兩類孩子都很可愛,但若長大成人放在負責任的位置上去,后一類孩子似乎明顯優勝,盡管可能闖的禍也大。至于「看起來不那麼靠得住」之類的評價,是凡人對才子的 普遍看法,未必可靠。

清朝的秘密立儲制度避免了眾皇子為爭奪皇位的紛爭,避免了內外大臣互相勾結為擁立所親近的皇子的紛爭。 因為,所有的一切,在皇帝未死之前是絕對秘密。 皇子欲被選為皇太子,只能靠自己的表現而贏得父皇的心。

存放秘密詔書的地方

道光帝的秉性決定了他與皇四子奕詝更易相通。他們是相同類型的人。往好處說,可謂英雄所見略同,往壞處講,又可稱惺惺惜惺惺,或同病相憐。 皇四子奕詝被選中的可能性極大。 但道光帝始終關注著皇六子奕訢,似也經常考慮立奕盺為儲君。

那麼,奕訢有可能入選的說法僅僅是空穴來風嗎?不是的,檔案材料對此有明確的記載。

1846年,道光帝已經64歲了,時感不適,猶豫甚久的立儲大享也再不能猶豫了。8月7日, 他下了最后的決心,朱筆寫下了立儲御書。

現存中國第-歷史檔案館這份御書,為9.5X.21.6厘米的四扣折紙,右起第一行寫道:

「皇六子奕祈封為親王」

右起第二行寫到:

「皇四子奕詝立力皇太子」。

在一份御書上書寫兩個人的名字,是前所未有的。非常守成、遵循祖制的道光帝在這一刻破例了,這說明了他在皇四子和皇六子之間猶豫徘徊的心情。他雖然最終選擇了奕詝,但也給了奕訢他所能給予的最高地位。一切關于皇四子、皇六子的傳聞都由這一份御書得到確認。

立儲御書

天平終于傾向一邊,皇六子奕訢被淘汰出局,后來的人們不停地指責道光帝犯了重大錯誤,奕詝平庸,奕訢機敏;奕詝保守,奕訢進取。人們雖然不能肯定奕訢替代奕詝,就一定能挽救國運。 但人們可以肯定,若奕訢來做皇帝,就不會有懿貴妃不會有慈禧太后。這位才識淺薄但權術精深的毒辣女人,攬政50年,給國家帶來多少痛苦多少災難,以致它至今尚未能真正振興。

人們的指責確實能夠成立,因為他們依據的是可以看得見的歷史結局。 可是,道光帝又能看到什麼?在他的面前只是一個剛滿15歲,另一個不滿14歲的孩子,畢竟皇帝也是人。歷史的魅力就在于它無法被改變,但歷史也讓我們擁有了無限想象的空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