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老照片:長城很荒涼,琵琶女年輕貌美,犯人正在游街示眾

大清末年的乞丐,蓬頭垢面,衣衫襤褸,神色中透著焦灼。最右邊的女子臉已經腫了,左邊的女子抱著盆盆罐罐,一家人最值錢的東西莫過于此了。清廷最后幾十年,割地賠款,對百姓盤剝更是史無前例。天災人禍下,逃荒的比比皆是。史料記載,僅京城就有專職乞丐兩萬人。

苦力正在給達官顯貴搬家,用獨輪車連人帶物運送,頂著驕陽汗流浹背。后面跟著的官員美滋滋的,無論升遷還是平調,對自己都是撈銀子的機會。

用繩子拴著的犯人正在游街示眾,看他那眼神就是滿心不服。這是古田教案主犯張赤四,整個案件英美給了清廷極大壓力,前后逮捕了三百多人,斬首的斬首,充軍的充軍。

光禿禿的長城,連個人影都沒有,和今天的長城相差頗大。長城在清朝統治者的眼里幾乎沒有防御的作用,滿族鐵騎正是跨過長城才問鼎中原的。整個清朝,對于長城的修繕幾乎沒有。很多地方已經坍塌了,一棵樹都見不到。

清末鄉下女子,手裡提的是尿罐。個個看起來灰頭土臉,早上起床後還沒有洗漱。穿的衣服粗厚笨重,沒有一點美感。

賬房先生,正在用算盤對賬,一絲不茍。會算賬的確是安身立命的本事,掌柜的對賬房先生也是禮敬有加,得罪不起。

醇親王奕譞帶兩個兒子(五子載灃、六子載洵)出鏡,他的二兒子已經入宮成為光緒帝。他既是慈禧的小叔子,又是慈禧的妹夫,一生都是小心翼翼。醇親王府兩代人都在慈禧的掌控下,兒子是皇帝,孫子溥儀更是大清的最后一位皇帝。

一位清末容貌秀美的女子,從衣著還是顏值上看都應該是大戶人家。

老北京壯觀的城墻,綿延不絕,氣勢恢宏,可惜只有在老照片中見到了。內城與外城住著兩個階層,城外的護城河已經結冰,天寒地凍,有人還在玩冰車。

八國聯軍占領北京的一個場景,皇城墻被挖開了一個洞。一位印度士兵騎著馬在巡邏,城墻外還有等活的人力車夫。慈禧逃跑了,洗劫后的京城,百姓生活照舊。

隨著《辛丑條約》簽訂,八國聯軍也陸續撤出北京城。這是俄軍撤出京城的一幕,恥高氣揚走出紫禁城。

在戰火中化為灰燼的肅親王府,當時除了大門,里面的建筑全部被焚毀。墻倒屋塌,觸目驚心,它是唯一一座在戰火中被摧毀的王府。后來這里成了日本使館的駐地。

1896年夏,73歲的李鴻章在德國,這是他在歐洲的最后一站。幾個月的行程,讓他身心俱疲,只能坐在輪椅上。他在德國訪問了很多地方,尤其是在兵工廠里讓他感觸良多。德國也在磨刀霍霍,準備在瓜分大清時分一杯羹。

1908年,慈禧太后病逝,第二年的中元節,清廷給慈禧祭掃,讓內務府扎了很多紙扎,其中就有很大的法船。還想著讓慈禧在陰曹地府繼續乘船游樂。可僅僅幾年,大清就亡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