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御筆畫被17萬騙走,拍賣8736萬元,老農怒告鑒寶專家,贏了嗎

@妙眼看天下 道盡人間冷暖,從影視入手,細致分析古裝劇,大家好,我是小醬,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人生百態。

喜歡看鑒寶節目的河南老農朱雲,意外看到一個驚天消息:乾隆傳世畫《嵩陽漢柏圖》於2010年12月拍賣出了八千七百三十六萬元!

朱雲之所以震驚,還因這幅畫和自己有莫大關聯,他曾於2009年時參加一個鑒寶節目,結果專家告訴他這是贗品,最終十七萬元賣給對方。誰知,才不過一年,這幅畫竟翻了五百多倍,這其中到底咋回事呢?

古玩市場的騙局

古玩市場的騙局由來已久,因瘋狂的暴利,讓不少古玩騙子想盡各種辦法去誘騙,他們還聯合那些所謂的「專家」,一起設下坑人的陷阱,玩著魑魅魍魎的鬼把戲,而高超的騙術讓很多收藏愛好者屢屢受騙。

近二十年裡,藝術品拍賣屢屢創新高,但背後的贗質量疑卻從來沒停止,拍賣市場可謂是「亂象橫生」。因利益緣故,不少安心做學問的專家,也受「虛假繁榮」的誘惑,主動前往一線市場,甚至假借鑒寶之名收割暴利。

而那些鑒寶類電視節目,也隨著文物收藏熱的到來,吸引了眾多眼球,央視《尋寶》、《一錘定音》,北京衛視《天下收藏》,河南衛視《華豫之門》等鑒寶節目的播出,讓很多手裡有家傳寶的人眼前一亮,紛紛將手裡的寶貝拿到鑒寶舞臺。

那些鑒寶專家應該本著實事求是的行為,對古董真偽進行辨別,但他們看了鑒品後,隨口就能報出一個天價,這顯然有蠱惑嫌疑,也炒高了文物原有的價格。

少數鑒寶專家,更是昧著良心,充當古玩騙子的忽悠工具。

有行家表示,古玩市場上贗品占九成,很多都是仿品,看起來精美細膩,實際上沒有什麼價值,不少文物都是小作坊裡偽造的,因製造工藝高超,可騙過高科技檢測,也能為贗品編造故事,並請上行內資深專家出具證書,從而讓贗品身價翻倍。

不過圈內人有個規矩,不能因買上了贗品而去退貨。正是這一規矩,才讓古玩市場亂作一團。

而拍賣行拍賣的文物,也都會特別注明「不保真」,即便文物是假的,拍賣行也不需要負法律責任。

例如2011年的央視「三一五」晚會曝光了文物鑒定黑幕,記者花了三百元從古玩市場買來了一幅著稱是齊白石的畫作,又來到了拍賣機構鑒定,鑒定師鑒其為贗品。但當記者將一千元鑒定費送到其面前後,他又開具了「齊白石本人畫作」的鑒定證書。

更荒唐的是,古玩商人謝根榮,花了五萬元找人偽造了「金縷玉衣」,緊接著找到5名鑒寶專家,包括故宮博物館副院長楊伯達,這5個資深專家只看了簡單的文字說明,結果就估出了24億元的天價,謝根榮再憑著鑒定證書套取銀行巨額貸款,直到央視曝光後,世人才知其險惡。

而當年的「漢代玉凳」,經過故宮博物館周南泉的虛假鑒證之下,拍賣出了2.2億元天價,誰也沒有想過它是仿造品。直到一年後,邳州一趙姓工匠才自曝,該玉凳出自他之手。

然而,最奇葩的是乾隆御筆畫《嵩陽漢柏圖》,本是一幅家傳寶,卻被黑心專家鑒定為贗品,卻又拍賣出了八千多萬元的天價。而在這樁案件的背後,卻又引出了「真假鑒定師」的糾紛,可見國內古玩市場的交易有多亂。

拿著祖傳畫作參加鑒寶節目

朱雲是地地道道的河南老農,家族世代為農,他本人也沒有太多的奢望,只想著平靜過好每一天,從來沒有太多的發財夢。

他的家裡收藏著一幅上了年紀的《嵩陽漢柏圖》,很久時就傳下來了,不過朱雲並不知其具體來歷,只知道祖上要求好好保存,切勿將其丟棄或糟蹋。

為了能保護好它,家裡老人一直將其放在盒子裡,不讓家裡的小孩子看見,生怕它會被破壞。起初朱雲和弟弟並沒有想要鑒寶的想法,且也一直沒怎麼重視它,認為它不過是一幅普通的字畫罷了。

然而,2009年時,全國各大鑒寶節目熱播,且收視率非常之高,河南的《華豫之門》也吸引了眾人的目光。本身河南就是中華文明的發源地,地下埋藏著數不清的古董,很多人家裡也確實藏著不少寶貝。

自從節目熱播後,不少人紛紛將家裡的古玩意拿出來,來到節目現場,請專家鑒定其是否為真品。按理說這是好事,一方面可以讓專家親自鑒定,知道家傳寶的具體身份、市場估值;一方面電視臺方面也可獲得更多的收視率。

朱氏兄弟聽聞《華豫之門》節目組來到鄭州後,這才想起家裡多年珍藏的字畫,兄弟二人一直沒瞭解這個字畫的意義,也想找專家鑒定真偽。

不過在到來之前,他們也在網上搜了搜,知道自家祖傳的字畫《嵩陽漢柏圖》是乾隆御筆畫作。兄弟倆人很高興,如果真的是乾隆字畫,那可就賺大發了。

畢竟在書畫市場中,唯有兩個皇帝的書畫在市場上走俏,分別是宋徽宗和乾隆,不過前者所處的朝代更久遠,留存的書畫作品比較少,很難能夠碰到;但乾隆的書畫作品流傳多,拍賣也多,同時市場上的贗品也比較多。

劉岩

朱氏兄弟還瞭解到,參與鑒寶的幾個專家都有實力,特別是劉岩,鑒寶經驗比較豐富,他認准的字畫古董一定不會看走眼。正是對專家劉岩的相信,才有了後面的騙局。

2009年9月27日,朱氏兄弟帶著畫作來到節目現場,交了一百元報名費,緊接著就開始了漫長的排隊等待。

因專家團隊需要對每個文物進行點評、講解,並回答收藏者的問題,因此朱氏兄弟一直排到了下午。此時已是秋季,但天氣依舊很熱,穿著短袖的朱雲也熱出了一身汗,只得頻頻喝水。

為了省點錢,朱氏兄弟中午連飯都沒得吃,就是盼望著專家早點為自己的傳家寶鑒定。

專家劉岩鑒寶前後

好不容易等到了自己,朱氏兄弟連忙將《嵩陽漢柏圖》拿出來,希望古書畫類鑒定專家能認真琢磨,別看走眼了。

劉岩將畫作接到手後,立馬對這幅畫進行了仔細鑒定,他的臉色很是認真,時不時拿著放大鏡四處觀察。過了好一會兒,劉岩才放下畫作,一臉凝重的樣子。

按理說,劉岩應該講講這幅畫的來歷、畫作背景,沒想他只是說:「這幅畫筆法十分精美,紙張看上去老舊,晚上可以帶著畫去我的住處仔細講解。」

說罷後,劉岩又將畫拿在手裡看了一看,似乎對這個畫非常有興趣,只不過老實巴交的朱氏兄弟,哪裡能讀懂劉岩的微表情,他們也不知這畫作到底是真是假,心裡很沒底。

又聽聞劉岩說晚上可以去他的住處商談一番,這讓朱氏兄弟原本喪失的信心再次撿了回來。他們認為專家請他們過去,證明這幅畫應該還有價值,不然沒必要再去賓館「講講畫」。

可能在普通人看來,專家平白無故邀請自己講畫,已經可以懷疑這幅畫作的價值了,但朱氏兄弟沒見過大世面,也沒有那麼多想法,還真以為專家是單純想幫助他們。

到了下午,朱氏兄弟懷揣著寶貝,來到一家速食店裡吃了飯,並打聽了專家劉岩所住的賓館,晚上如約和劉岩見面。

見到兄弟二人赴約後,劉岩顯得很是高興,聊了聊家常,拉近了三人之間的關係。緊接著劉岩又提出要重新對這幅畫進行鑒定,朱氏兄弟爽快拿出了畫。

劉岩戴上白手套,還特意將眼鏡拿下來,對這幅畫仔細鑒定了一遍。過了好一會兒後,劉岩這才抬起頭來。

朱雲急切問道:「專家,這幅畫怎麼樣?是不是真的?能值多少錢啊?」

劉岩對朱氏兄弟打量了一番,故作深沉地歎了口氣,說道:「這幅畫也算是精品,東西也是老東西,但並不是乾隆親筆,依我見它應該是清晚期的仿製品。」

聽了專家劉岩的話後,朱雲大為失望,他沒想自家祖傳的畫作,卻也只是一個仿品。不過他們並沒有懷疑劉岩的話,在他們看來,劉岩專家是字畫界的資深人士,他的鑒定結果錯不了。

不過朱雲對畫作上的蓋章產生了疑問,問:「專家,這畫上是什麼章?從這個章上可以辨出真偽嗎?」

劉岩搖搖頭,說:「這蓋得幾個字是‘石渠寶笈所藏’,這章沒什麼用,它是收藏人的閒章,不能辨別真偽,沒什麼意義。」

劉岩為了論證自己所說的是真的,還特意拿出了《北京明珠雙龍2009年首屆書畫精品拍賣會》,指著另一幅乾隆畫作,說:「你們兄弟倆來看看,這幅畫的尺寸比你這個大多了,才賣了5-8萬元。」

朱雲立馬湊上前,仔細打量了一番,發現上面那幅畫確實精美不少,看上去尺寸更大,構圖更複雜,才價值幾萬元,這讓他心情一沉,沒想一個皇帝的畫作只值這幾個錢。

其實朱雲有所不知的是,乾隆的書法作品市場價一直在十萬元以上,如果是大幅精品作售價在一百萬元以上。

例如2001年乾隆的二十四件作品成交拍賣,《梅石圖》賣出了60.5萬元,《小春說》賣出了49.5萬元,《金娑羅樹圖》賣了88萬元,《書畫合璧》拍賣出60萬元。

乾隆的畫作多,但因是皇帝的御筆墨寶,古代百姓很難尋覓其蹤跡,收藏價值極高,再加上乾隆皇帝本身就大有名氣,自稱是「十全老人」,他六下江南之時,每走到一處,總會作詩紀念,且還會御筆刻石,旨在能留名千古。

其實乾隆的書畫相比書法大家要遜色一籌,如他的書法千篇一律、沒有變化、無法彰顯其雄武之風;他的山水畫、花鳥畫儘管顯得工整,卻少了變化,沒有靈氣。

當然,朱氏兄弟老實巴交,也沒有太多文化,自然不知道乾隆畫作的市場交易價大概價位,只是一味聽著「偽專家」劉岩敘述。

乾隆御筆畫十七萬買走

「難道自家珍藏多年的古畫,一分錢也不值了?」朱雲的弟弟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劉岩笑著說:「別緊張啊,朱氏兄弟,我可沒有說你們這畫一分錢不值。我此前不是說過嗎?這幅畫是清代名家仿作,距今也有一些時日了,因此它即便是贗品,也能值上三五萬元。」

朱雲聽了後激動不已,連忙抓著劉岩的胳膊說:「專家,真的嗎,這個還能賣三五萬元?別說5萬元了,就算1萬元也值得啊。」

兄弟兩人認為,反正已經是仿作了,那就沒有收藏價值了,如果能賣出去一筆錢豈不是更好?就這樣,他們看著劉岩,如同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希望劉岩能給自己出主意。

劉岩假裝沉思了一番,說:「既然我喊你們兄弟二人過來,自然是不想讓你們失望而歸,如果你們能信任我,我可以幫忙找人購買這幅畫,到時候可以多賣出3-5萬元。」

就這樣,雙方留下了聯繫方式,朱雲兄弟再次返回家鄉,開始了忐忑而平淡的生活,此時的朱雲也期盼著專家劉岩早點打電話過來,生怕專家日理萬機忘了這件事。除了專家劉岩,再也沒人能幫自己賣這幅畫了。

很快,半個多月後,劉岩打來了電話,表示找到了一個北京的買家程功先生,並約定10月21日老地方見。

朱氏兄弟興奮不已,想著這幅仿作書畫終於能有買主購買了。他們特意穿上了一身新衣服,打扮了一番,並於10月21日上午早早到達房間。

很快,朱氏兄弟見到了買主程功,對方對這幅畫十分感興趣,朱氏兄弟見對方如此心急,喊出了十萬元的高價,沒想劉岩直接將價格提高到了20萬元,這讓朱氏兄弟感覺到很意外。但一想到專家是幫著自己的,內心對劉岩特別感謝。

程功認為要高了,表示只能給十五萬元。朱氏兄弟認為這個價格還算可以,但劉岩又說了一個價「18萬元」。

在緊張得討價還價之下,雙方最後的滿意價格是十七萬元。朱雲兄弟將《嵩陽漢柏圖》交給了程功,而程功則是一手將十七萬元現金交付給朱氏兄弟。

一年後才發覺被騙

朱氏兄弟對劉岩非常感激,認為他幫了自己一個大忙,臨走前還拿出了一萬元感謝費,不過劉岩卻表示這是應該的,並沒有收這筆錢。如此,劉岩在朱氏兄弟眼裡更是好人一枚。

之後朱氏兄弟和劉岩再也沒有半點聯繫,不過朱雲卻愛上了鑒寶節目,經常沒事時打開電視看鑒寶類節目。

結果直到2011年6月,他才從電視上瞭解到《嵩陽漢柏圖》被拍賣了。知道這個消息後,朱雲立馬從網上調查,這才發現2010年12月4日晚20點37分,《嵩陽漢柏圖》被成功拍賣,起拍價為2500萬元,在兩分鐘的激烈角逐下,被賣出了7800萬元。

其買主為5008號買家,算上傭金,總成交價高達8736萬元,現場的氣氛十分火熱,大家都給出了熱烈的掌聲。

朱雲仔細進行了對比,發現這幅畫的痕跡、印章等部分,和自己的「仿作」家傳寶一模一樣。朱雲又馬不停蹄,來到了北京保利國際拍賣公司,購買了當時的競拍書。

從書中,他瞭解到《嵩陽漢柏圖》價值頗高,這幅畫的背景是西元1750年,當時乾隆四十歲,他效仿先皇巡狩「五嶽」,並舉行了規模宏大的中嶽巡狩活動。

8月17日這天,乾隆率領一眾文武大臣,巡幸河南,並於9月30日這天遊覽嵩山,感受其磅礴氣勢。

10月1日這天,乾隆又乘車到達四大書院之一的嵩陽書院,感受著文人學子的讀書風氣,同時還提出要觀看「柏樹將軍」。

它的來歷可不得了,相傳西元前110年,漢武帝遊覽中嶽,先後封了三顆漢柏為「大將軍」、「二將軍」、「三將軍」,不過「三將軍」在時間的歲月中還是先走一步,留下兩棵漢柏,它們剛好落在嵩陽書院內。

乾隆觀看漢柏,眺望遠處的嵩山,寫下了詩作「漢柏行」,並有感而發繪製《嵩陽漢柏圖》。考證發現,乾隆曾繪製了四幅《嵩陽漢柏圖》,並收錄在《石渠寶笈》中,其中兩幅被收藏在故宮內,還有一幅已丟失。

這次所拍賣的正是其中一幅真跡,且上面有著乾隆獨刻的印章「石渠寶笈」。 正因該作品是除博物館收藏外的唯一流通市場的畫作,才拍賣出了天價。

據瞭解,「石渠寶笈」著錄的書畫,其市場拍賣成交價均超五百萬元。但朱雲曾特意問劉岩「石渠寶笈所藏」是什麼印章,對方卻說是收藏人的閒章,沒有什麼價值。

得知自己被騙後,朱雲氣得眼前發黑,沒想專家劉岩給自己上演了「雙簧計」。他聯想劉岩鑒寶時的種種行為,比如說私下裡見面、為自己介紹買家等。因鑒於劉岩和買主程功欺騙性的購買畫作,讓自己對該畫產生了誤解,朱氏兄弟決定起訴。

2011年9月,朱氏兄弟起訴法院,請求撤銷買賣合同,並要求劉岩、程功兩被告賠償其損失8719萬元。

儘管朱氏兄弟認為,劉岩兩人上演「雙簧計」,先由偽專家劉岩鑒定畫為仿品,再由程功低價撿漏,並拿到拍賣會拍賣。然而,因朱氏兄弟並沒有什麼證據,法庭一切都要講究證據,靠口說無憑,給這個官司增加了難度。

最後,法院以此案件涉及刑事詐騙為由,沒有立案,將此案移交給了公安機關。

事發後,劉岩先一步站出來表示:「我們的交易過程全部合法,這種撿漏的事情在古玩市場上太常見了,收藏品拍賣天上一腳地下一腳很正常,沒什麼質疑的。」

同時,劉岩又否認說:「鑒定的時間比較短,我只是說它為舊物,但沒進一步鑒定,沒對其真假做出結論,更沒有估價三五萬這回事。是他們兄弟二人主動提出要賣畫,說急用錢,讓我幫忙聯繫買主,我才幫忙撮合。他們的交易我不清楚,怎麼談的我也不明白,買賣雙方和我都沒利益關係。」

然而,劉岩的這番說話,朱雲全部否認,緊接著他又抖出了一個大家想不到的真相,專家「劉岩」竟然有兩個,一個是北京劉岩A,一個是東莞劉岩B,兩人一胖一瘦,除了長相不一樣,但履歷基本相同,這讓朱雲懷疑自己碰到「偽專家」。

劉岩A擔任過央視《尋寶》《藝術品投資》、《華豫之門》等節目的鑒寶專家,也擔任過首都博物館、西湖博物館等的徵集顧問。劉岩A還稱,劉岩B一直冒用自己的專家身份,為別人開鑒定證書,他要求劉岩B停止冒用自己名字。

朱雲

不過劉岩B卻表示,網上可找到的都是自己的資料,劉岩A冒用他的簡歷,只是將照片換了一下。

而法院在審理案件時發現,劉岩和程功是朋友關係,且兩個人表示當初買下朱雲兄弟17萬元的畫作一直沒有賣出去,2010年12月份拍賣的《嵩陽漢柏圖》另有他作。

結果法院判定涉及刑事欺騙,駁回朱氏兄弟的起訴,移交給鄭州公安局處理,但公安局方卻表示,此案件並非經濟犯罪案件,不予審理,結果此案成了無頭案。

其實在古玩市場中,濫竽充數的偽專家很多,而因偽專家的一己私利,導致藏家和鑒定專家對簿公堂的例子並不少。目前藝術品鑒定處在「三不管」狀態,結果法律上對於這類官司比較難界定。因此藏家還是要多次鑒定,自學一些鑒定知識,別片面聽信偽專家的話。

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妙眼看天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