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不讓趙云魏延當顧命大臣:給你們特權,能否牽制諸葛亮李嚴?

在《三國演義》中,常勝將軍趙子龍一身都是膽,在長坂坡和漢水兩戰中,打得曹營諸將丟盔棄甲,曹操在趙云的白馬長槍之下兩次落荒而逃,張郃徐晃更是看見趙云的影子就抱頭鼠竄。

《三國演義》的全稱為《三國志通俗演義》,骨架原本就是正史《三國志》,還糅合了一些《后漢書》和《三國志》平話中的內容,三分虛七分實似乎有些不準確,但五五開還是可能的。

演義小說中的趙云是三國常勝將軍,但也并沒有把趙云的戰功完全展示出來,比如《華陽國志·卷五·公孫述劉二牧志》記載的趙云入川之戰,《三國演義》就沒有提起: 「建安十九年,關羽統荊州事,諸葛亮、張飛、趙云等溯江降下巴東,入巴郡。趙云自江州分定江陽、犍為,飛攻巴西,亮定德陽。」

諸葛亮和張飛各拿下一郡,趙云連下兩城,如果寫進小說,一定會像他「計取桂陽」一樣精彩。

無論是在《三國演義》里還是《三國志》中,趙云都是完美之將,這種完美更多的是體現在道德層面,劉備入川要瓜分蜀中有主田宅,趙云寧肯得罪人的風險勸諫: 「霍去病以匈奴未滅,無用家為,令國賊非但匈奴,未可求安也。須天下都定,各反桑梓,歸耕本土,乃其宜耳。益州人民,初罹兵革,田宅皆可歸還,今安居復業,然后可役調,得其歡心。」

趙云駁了劉備的面子,也讓很多渴望發接收財的「功臣」大失所望,這也導致了趙云有封侯之功而不得侯封,劉備為了安撫大多數人的情緒,只封了趙云一個雜號「翊軍將軍」——讀者諸君不要以為雜號將軍就比四方將軍和重號將軍、名號將軍地位低,劉備進位漢中王,軍師將軍、署左將軍府事諸葛亮在朝會的時候也不能位居第一,坐在他上首的是安漢將軍糜竺。

劉備為趙云發明了翊軍將軍名號,也是大有深意的:「翊」為「飛貌」,又通「翼」,引申為「輔佐」,有「翊贊季興」和「翼贊王室」之意,如果趙云再年輕一點,是完全有機會成為托孤寄命之臣的——從時間上推算,趙云應該比劉備和關羽還大一兩歲,比諸葛亮大二十來歲。

趙云因為太過剛直而沒有當上顧命大臣,劉備把劉禪托付給諸葛亮和李嚴的時候,諸葛亮就在白帝城,可能是劉備對趙云另有囑托,也可能是劉備還記得趙云在伐吳前曾當眾唱反調,也可能是因為趙云已經老邁年高,反正托孤大臣的名單中沒有趙云,但是我們細看《三國志》就會發現,趙云在劉備走后,馬上封侯拜將,而且權力比李嚴還大。

李嚴一直住在永安而遠離中樞,趙云卻掌管了蜀漢的內衛和全軍將校的考核: 「建興元年,為中護軍、征南將軍,封永昌亭侯。」

中護軍掌管禁軍、主持選拔武官、監督管制諸武將,包括大將軍和驃騎將軍、車騎將軍在內,所有的武將都在趙云的監控范圍之內,就更別說四方將軍和四征四鎮將軍了——陳壽把關羽張飛馬超黃忠趙云合為一傳,跟后來的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一樣,坐鎮中央的那位最厲害。

細看正史,了解后漢三國官制,我們就會發現:劉備托孤不用常勝將軍趙子龍自有深謀遠慮——趙云是劉禪最后一道屏障,有趙云在,即使諸葛亮和李嚴有一點非分之想,也過不了趙云那一關。

看過《俠客行》的讀者都知道,江湖中人最怕的就是「賞善罰惡二使」,罰惡使李四比賞善使張三還可怕,類似的事情在春秋戰國史書中也有記載:群臣都害怕并向掌管懲罰的大臣靠攏,國君的話大家都不太在乎,國相就更不用說了。

漢末三國都是軍事為先,抓住了將領的脈門,就等于掌控了季漢的命脈,趙云在建興元年,也就是章武三年獲得的這些官爵,不管是誰的封贈,都是劉備的意愿,而且極有可能是劉備事先的安排。

有人說劉備向諸葛亮托孤寄命的時候,趙云正手握寶劍隱身于帷幕之后,只要諸葛亮的回答稍有差池,他就會沖出來「清君側」。

這種猜測也不是一點歷史依據都沒有,我們看《三國志》卷三十六和三十五的記載,就會發現趙云當時正在白帝城永安宮,劉備說的話也是暗藏殺機,把諸葛亮直接嚇哭了: 「先主失利于秭歸,云進兵至永安,吳軍已退。先主于永安病篤,召亮于成都,屬以后事,謂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國,終定大事。若嗣子可輔,輔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貞之節,繼之以4!’」

劉備兵敗夷陵元氣大傷,趙云帶領的江州方面軍毫發無傷,季漢能與趙云相提并論的,也就是魏延的漢中方面軍了——建興元年,趙云不但掌控著全軍將士的考核,爵位也比魏延高半格兒:趙云是有固定食邑的永昌亭侯,魏延是只是享受亭侯待遇而沒有名號,這就是名號亭侯與都亭侯的區別。

趙云和魏延對劉備的忠誠毋庸置疑,有漢中、江州兩大方面軍掌控在劉備嫡系手里,荊州派的諸葛亮和益州派的李嚴,根本就無法與元老派的趙云魏延抗衡——正史中的魏延是劉備「部曲」,也就是家丁私兵性質的心腹,并不是在荊州才依附劉備的,韓玄和黃忠都是主動投降劉備,關羽黃忠戰長沙純屬小說虛構。

趙云主內,魏延主外,劉備實際是安排了兩套托孤人馬班子,趙云和魏延根本就不會服從李嚴的調遣,這一點我們從李嚴的軍銜上就能看出來: 「章武三年,先主疾病,嚴與諸葛亮并受遺詔輔少主;以嚴為中都護,統內外軍事,留鎮永安。建興元年,封都鄉侯,假節,加光祿勛。四年,轉為前將軍。」

李嚴的爵位比趙云低,中都護的職責是「盡護眾軍」,也就是相當于軍隊中的總督察,假節而不假節鉞,有處置權而無調兵權,趙云和魏延還是可以不聽他的,至于前將軍,那就更差了:您啥時候見過最高不過四方將軍的五子良將能指揮夏侯惇、夏侯淵、曹仁、曹洪、曹休、曹真?

綜合上面的史料,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劉備老謀深算,他實際是設置了兩套人馬班子,隱形的顧命大臣趙云魏延無其名而有其實,李嚴有其名而無其實,趙云和魏延就是劉禪的最后屏障,完全可以對公開的顧命大臣諸葛亮李嚴進行牽制。

諸葛亮對劉備當然是絕無二心,李嚴權欲膨脹要官要權,最后被大家一通彈劾拿下,以平民身份郁郁而終,讀者諸君對此毫不意外:如果李嚴真有兵權而不必忌憚趙云魏延,又怎麼會乖乖跑回老家種地?

劉備乃蓋世梟雄,他給予諸葛亮廢立之權,那也就是客氣客氣,諸葛亮要是當了真,那后果可就不堪設想了。讀者諸君熟讀三國正史和演義小說,對蜀漢格局應該有更深的了解,所以筆者最后還要請教大家:如果諸葛亮以為劉備那句「君可自取」不是換主公而是取而代之,并且一時感動點頭答應,劉備和趙云魏延又會有何反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