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難怪眉莊與甄嬛沒有撕破臉,並非姐妹情深,而是另有隱情

@妙眼看天下 道盡人間冷暖,從影視入手,細致分析古裝劇,大家好,我是小醬,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人生百態。

《甄嬛傳》中的眉莊與甄嬛似乎是整部劇中唯一的一對「真姐妹」。肝膽相照,彼此坦誠,甚至愛到最後。可是,在《甄嬛傳》這樣一部「腹黑學」的大環境中,像這樣「真誠」的友誼真的能存活嗎?答案是令人質疑的,連宜修與純元這樣的親姐妹,尚且會自相殘殺,何況甄嬛與眉莊這樣的異姓姐妹?

一旦利益發生衝突,難免不會倒戈相向,你死我活。而原著中的甄嬛,是一個肯為了保全自身連親妹妹和親生母親都肯犧牲的女人。

閑言少敘,今天咱們主要說的是眉莊與甄嬛的友情,到底是真閨蜜,還是有別的因素牽制,才沒有撕破臉皮。

1、眉莊投鼠忌器,只能「包容」

在得知華妃復位的建議竟是甄嬛提出的以後,眉莊立刻翻臉了。她沒想到,甄嬛竟是這樣一個陽奉陰違,兩面三刀的人。

自從在太后宮中親耳聽到了甄嬛對太后坦白實情後,眉莊就開始疏遠冷落甄嬛了。無論甄嬛怎麼解釋,眉莊都不相信,也不想聽。她認定了甄嬛就是想拉攏取悅敦親王和年羹堯,借此鞏固自己在宮中的地位。

這像是好友的正常反應嗎?眉莊與甄嬛是發小,是自幼一起長大的。 作為閨蜜,難道連這點基本的信任都沒有嗎?甄嬛的人品和秉性你不瞭解?更何況,甄嬛也曾在烈日下被華妃罰跪,導致流產。甄嬛可能會背叛友情,但怎麼可能會背叛自己呢?因為她也是華妃的受害者之一啊!

然而,眉莊竟這樣武斷地認定甄嬛背叛了她,並已淪為華妃的幫兇和黨羽,讓甄嬛百口莫辯。

其實,從這個時候起,眉莊與甄嬛的友情就已經產生了信任危機,甚至瀕臨破裂。眉莊只需要稍微借一點外力,就可能與甄嬛徹底決裂,老死不相往來!那麼,眉莊的這個「外力」是什麼?她為什麼沒去「借助」呢?

​2、外力「不給力」,還裹挾了眉莊的感情

眉莊與甄嬛友情的「紐帶」,其實是溫實初。雖然最初甄嬛與眉莊的友情是真摯的,坦誠的。但自從眉莊死裡逃生以後,她的感情側重點就已經轉移到溫實初身上了。

她對皇帝徹底寒了心,感情無所寄託,而溫實初又是那個把她從死亡邊緣救回來的人。 女人很容易對自己的救命恩人心生愛慕、並以身相許。

然而,溫實初最愛的女人卻只有甄嬛,對眉莊的照拂也是「 出於對甄嬛閨蜜的顧念」。這讓眉莊妒火中燒卻又無可奈何。

有一次,眉莊與溫實初的對話正好被甄嬛偷聽到,甄嬛這才知道,為何眉莊不肯相信她,故意疏遠她。其實,眉莊對她的恨,並非僅僅因為她提議復位華妃,更多的是因為溫實初。

以下是溫實初給眉莊診脈過後的一段對話。溫實初給眉莊診完脈後,想趕緊給別的嬪妃去熬藥。眉莊以為是給欣貴嬪熬藥呢,結果卻是甄嬛。原文如下:

眉莊聽罷眼色微微一滯,複又笑道:「欣貴嬪撫育公主辛勞,她的藥的確是要上心的。」

溫實初諾諾,道:「小主會錯意了。是莞嬪的神仙玉女粉,那些小內監粗手笨腳的,怕是要弄壞,少不得微臣要去看著。」

溫實初還真是燒餅糊了不看火候,哪壺不開提哪壺。此時此刻,他居然還把甄嬛掛在心裡、嘴邊。這怎能不讓陷入情網的眉莊勃然大怒、妒火中燒?

眉莊臉色一冷,笑道:「我道是誰呢?原是我的莞妹妹。只是這時候莞嬪頗得聖意,有雨露之恩自然不必費心用什麼神仙玉女粉了。何況莞嬪如今炙手可熱,宮門的門檻也要被踩破了,我這個做姐姐的尚且要避一避嫌,大人你倒是要急著錦上添花去了。」

眉莊很少說如此尖酸惡毒的話,她一向理智冷靜,恪守禮儀,一直維持著大家閨秀的形象與人設, 乍然吃醋發飆,竟像變了一個人。

溫實初變色道:「小主何出此言?」

眉莊自己也曉得失言了,於是緩和了神情,溫言道:「我近來脾氣不好,衝撞大人了。只是我不過也是白說一句罷了,錦上添花無人記,雪中送炭方知恩意深。大人應當明白吧。」

溫實初正色道:「延醫製藥本是微臣的本分,就像微臣也潛心為小主取藥請脈一般。微臣並不介意錦上添花,只盼望無論是小主也好莞嬪娘娘也好,永無輪到微臣雪中送炭那一日。」

果然眉莊再無二話,只道:「但願溫大人待我和莞妹妹一視同仁、多加照拂,不要分了彼此才好。」

此時的眉莊徹底絕望了,因為她已經看清——溫實初對她好,不過是看著甄嬛的面子。如果她與甄嬛撕破臉,那溫實初勢必也不會登門了,會主動要求別的太醫來照拂她的身體。

而眉莊對溫實初已經愛到刻骨銘心,難以自拔,怎麼肯就此失去?所以,她必須要和甄嬛維護好「友情」,才能夠挽留溫實初。

這就是眉莊與甄嬛沒有撕破臉的根本原因。如果溫實初肯給予眉莊一份「獨立的愛」,眉莊早就跟甄嬛翻臉了。

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妙眼看天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