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為報國仇家恨,破天荒使出「借刀殺人」毒計

《三國演義》當中有三絕,智絕諸葛亮、義絕關羽、奸絕曹操,其中知名度最高,民間形象最好的當屬諸葛亮。

諸葛亮羽扇綸巾,運籌帷幄,料事如神,留下了「三顧茅廬」、「火燒新野」、「借東風」、「草船借箭」、「智激周瑜」、「舌戰群儒」、「八卦陣」等膾炙人口的民間典故。

但《三國演義》畢竟是小說,雖然對主要歷史事件的描寫大體準確,可是在人物刻畫方面就比較天馬行空了,真實的諸葛亮可沒有那麼神,不過論到對忠誠和智謀,他在整個三國歷史中也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英雄了。

諸葛亮的前半生輔佐劉備東征西討,奪下荊州、益州,雄霸一方,麾下有「五虎上將」,與北方的曹操,東邊的孫權形成三足鼎立之勢。

然而在關羽「大意失荊州」敗走麥城被殺后,蜀漢的國運便急轉直下,張飛被叛將殺害,劉備急于向東吳尋仇死在了白帝城,將年幼的儲君托付給了諸葛亮。

此后,諸葛亮便成為蜀漢政權的實際控制人,他定下的國策就是「聯吳抗曹」,從建興5年到建興12年,6次出兵北伐曹魏。

只可惜天命不在蜀,因為種種原因,6次北伐全都失敗了,諸葛亮也終于鞠躬盡瘁死而后已,星落五丈原。

在這6次北伐中,最接近成功的恰恰是第一次。

公元227年3月,諸葛亮率大軍進駐漢中,正式揭開了北伐的序幕,這場戰役蜀國準備充分,兵強馬壯,士氣很高。

諸葛亮躊躇滿志,準備一舉拿下長安、洛陽,實現興復漢室的夢想。

這次北伐曹魏方面還有個內應,此人名叫孟達,駐守新城。

新城位于湖北十堰一帶,包括房陵、上庸、西城三郡,又稱東三郡,地處漢水和長江之間,此處城池險峻,是三國的兵家必爭之地,戰略價值極高。

北伐之前,諸葛亮親筆寫下十幾封勸降書招撫孟達。孟達一口答應,只要蜀軍發兵,自己就立刻發動兵變,配合北伐行動。

如此看來,蜀國這次北伐占盡了天時地利,就算不能一次性掃平魏國,起碼也可以開疆拓土,拿下北方大量土地和城池。

但真實情況卻是孟達還沒來得及反就被司馬懿帶兵清繳,完全沒發揮作用,馬謖又來了個火上澆油,丟了街亭,導致第一次北伐徹底失敗。

孟達既然已經有了反心,為什麼不干脆直接率兵投奔諸葛亮,他的叛徒身份又是如何暴露的呢?

我們先來看一下孟達的履歷,他是漢中扶風人,最早是劉璋的部下。

建安十六年,曹操發兵攻打益州,劉璋知道自己不是對手,于是派出他的兩員得力干將法正、孟達二人到荊州找劉備求援,從此這兩人便正式歸入劉備麾下效力。

建安十九年,劉備接管益州,封孟達做了宜城太守。

劉備跟曹操在用人方面很不一樣,曹操是唯才是舉,而劉備則更重視人的出身,看中哥們義氣。

所以劉備始終只信任自己的舊部,主要是荊州集團的那一撥人,而作為當地土著的益州士人,則一直不太受待見。

《三國演義》中的劉備給人的感覺是寬厚仁慈、溫文爾雅的,可現實中的他卻是個疑心很重的人,只要被他打上「不值得信任」的標簽,恐怕一輩子都很難翻身,孟達就是其中之一。

封建社會是典型的人治社會,如果孟達聰明的話就應該知道,既然領導不信任你,你就老老實實做人就好了,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可是孟達偏偏是個要強不認命的人,建安二十四年,孟達帶4000人馬攻打房陵,在他出色的指揮下,房陵太守蒯祺被殺,城池易旗,隨后孟達劍鋒一轉,又去攻打上庸,果真是個勤奮又努力的好員工。

捷報傳到劉備耳中,皇叔沒有露出半分喜色,反而陷入深深的擔憂。他本就不信任孟達,現在這人立了功更是不好控制,劉備擔心他拿下房陵、上庸后造反,于是派出自己的養子劉封去上庸,名為支援,實為制約。

孟達和劉封攻破上庸后,按理說應該論功行賞,可是劉備更是「謎之操作」讓人看不懂了,劉備授予劉封為副軍將軍,可是孟達卻沒有得到任何獎賞。

孟達這下徹底灰心喪氣了,他覺得繼續留在蜀漢,自己一定不會有善終,所以已經暗中計劃投奔曹魏。

可是叛變畢竟是有風險的,劉封還在旁邊盯著呢,萬一露出馬腳,可能當時就人頭落地。

恰在此時,呂蒙白衣渡江,關羽腹背受敵,劉備下令孟達、劉封帶兵去救。

如果當時上庸房陵真的能及時派兵援助,關羽說不定能夠逃出生天,整個三國的局勢可能就此改寫。

但是孟劉二將分析局勢后,覺得不能救,原因是東三郡剛剛平定,需要安撫,如果把部隊都派出去,很有可能雞飛蛋打,不但救不出關羽,好不容易打下的地盤也要丟了。

沒有聽從劉備的軍令去救關羽,孟達心知自己已經沒有退路,劉備本來就看自己不順眼,現在關羽一死,回到成都只有死路一條。

于是孟達毅然降魏,后帶兵攻打劉封占領的上庸郡。

劉封本來就不是孟達的對手,再加上申耽、申儀臨陣叛逃,只能棄城逃跑,東三郡被孟達占領。

劉封因為沒救關羽也沒守住東三郡,回到成都后立刻被劉備賜死。

一直以來,劉備都對身邊的人特別仁慈,能保就保,為什麼對自己的養子如此決絕呢?

其實說起來劉封確實夠倒霉的,孟達叛變的始作俑者正是劉備本人,但劉備不愿意承認自己的判斷失誤,孟達跑了,劉備只能找劉封當替罪羊。

孟達叛變蜀國,體現了蜀漢政權初期新舊矛盾的集中爆發,劉備對待人才不能一視同仁,過分看中親疏遠近,這才導致東三郡這等關鍵戰略要地落在曹魏之手。

孟達在曹魏受到的待遇可比跟著劉備好多了,曹丕將房陵、上庸、西城三郡合并成一個新城郡,封孟達為新城太守。

讓一個初來乍到的降將駐守如此重要的戰略要地,曹丕的帝王氣度果真非同凡響,這讓孟達非常感動。

曹丕在位時期,孟達意氣風發,仕途平坦,一直兢兢業業駐守新城,防御來自蜀國、吳國的進犯。

轉折點出現在魏黃初七年(226),魏文帝曹丕去世,新上任的魏明帝不怎麼待見孟達,沒事就給他穿小鞋,還總拿當年投降叛逃的事情說事,這令孟達開始憂慮自己的前程。

諸葛亮是何等精明的人,而且曹魏內部也有他安插的臥底眼線,他明白孟達的焦慮正是蜀國的千載良機,于是便修書策反孟達。

《三國志·李嚴傳》中有記載,亮欲引達以為外援,竟與達書曰:

「嗚呼孟子,斯實劉封侵陵足下,以傷先主待士之義。組下量度吾心,不受沖說。尋表明之言,追平生之好,依依東望,故遣有書。」

翻譯成白話可以這麼理解,諸葛亮說:

「孟達啊,當年害你的人是劉封,不是先主,就算你記恨他們,他倆現在也都死了。聽說你在曹魏過得不好,作為你的老朋友,我也很擔心你在那邊的前途。魏明帝曹叡跟曹丕不一樣,他為人性格多疑,一定不會信任你這個蜀國降將,你不如趁機離開曹魏,重新回到蜀國的懷抱,這里才是你的家啊。」

諸葛亮覺得自己寫信說服力不夠,還讓同為劉璋舊部的李嚴給孟達寫去一封信,李嚴在信中表示:

「吾與孔明俱受寄托,憂深責重,思得良伴。」

意思是咱們當年同在劉璋麾下效力,如今我的壓力很大,希望你能回來,幫幫老朋友。

諸葛亮也是希望通過李嚴之口表示,我不會打壓益州本土士族,李嚴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孟達你就放心回來吧。

孟達收到諸葛亮和李嚴的信后,也是百感交集。

的確如諸葛亮所言,由于魏帝的不信任,他的處境已經非常危險,過不了多久,新城太守肯定要易主,到時候他就一點本錢都沒有了,還不如趁著諸葛亮拋來橄欖枝的機會,回歸老東家。

于是,在孟達《與諸葛亮書》中記載,孟達送給諸葛亮綸帽、玉玦各一塊,表示自己歸順的決心。

然而,孟達并沒有立刻宣誓起義,投奔諸葛亮,反而不停強調新城的地理優勢,要給自己爭取到更高的投降資本。《三國志》中的記載是:

「故孟達與諸葛亮書,善其川土沃美也。」

意思就是西城郡附近的坂月川物產豐饒,我帶著這麼好的地方投降,蜀國也得讓我看到對等的誠意才行。

孟達的獅子大開口和左右搖擺讓諸葛亮對他徹底失去了耐心,于是,公元228年諸葛亮派出一個叫郭模的人向魏興太守申儀詐降,揭發孟達要造反的圖謀,申儀本來就跟孟達不對付,便立刻把這個消息向朝廷匯報。

諸葛亮的本意有二:

其一,徹底斷了孟達的退路,逼他立刻造反投蜀,也省的跟他討價還價磨磨唧唧了。

其二,使一招借刀殺人計,讓曹魏自己出兵清理門戶。新城的防御工事非常完備,估計怎麼也得打個兩三個月,等到戰事一起,他再率領蜀國大軍北伐,就又多了幾成勝算。

只是諸葛亮這麼做,等于把孟達架在火上烤,無論是那種情況,孟達都是九死一生,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這就要說到9年前的往事了,公元219年,孟達攻打房陵時,誅殺了房陵太守蒯祺。

蒯祺和諸葛亮是親戚,準確來說是諸葛亮的大姐夫。

看過《三國演義》的人只知道諸葛亮有一個哥哥諸葛瑾,一個弟弟諸葛延,分別在吳國和魏國效力,卻不知道他還有兩個姐姐,大姐的丈夫正是蒯祺。

孟達殺了諸葛亮的大姐夫,害得大姐守寡,后來又叛離蜀國,不救關羽,導致劉備發了瘋一樣去找東吳尋仇,還死在白帝城。

就算諸葛亮心態再好,也從骨子里恨透了這個兩面三刀、不識抬舉的孟達,這才使出這般「毒計」,倒也算不上毀了他正直公道的人設。

只是諸葛亮千算萬算,還是沒算過他的命中之敵司馬懿,司馬懿得到孟達要叛變的消息后,一邊書信安撫孟達,一邊暗中發兵將孟達所在的上庸城團團包圍。

孟達本以為司馬懿最快1個月才能到,結果人家星夜兼程8天就到城下了,神兵天降令他肝膽俱裂,急忙修書讓諸葛亮派兵救援。

諸葛亮同樣大吃一驚,立即讓吳使通報吳王,與蜀一起發兵去救孟達。可是司馬懿早有準備,分兵兩路拖延吳蜀的主力部隊,讓援兵無法及時趕到上庸。

更匪夷所思的是,司馬懿僅用短短16天的閃電戰,就拿下了孟達口中牢不可破的上庸郡。

得知消息后,諸葛亮久久不語,他怎麼都沒想到,孟達居然如此不堪一擊。

諸葛亮精通地理,他看過上庸的地形,那里三面河水,城外還有各種防御工事,城內也囤著重兵,按理說堅持個把月不是問題,可為什麼16天就淪陷了呢?上庸要是這麼好打,我還跟孟達談個什麼勁啊?

諸葛亮想的沒錯,如果孟達和司馬懿擺開陣勢去打,守城方還是占據巨大優勢的,沒有幾個月的時間司馬懿打不下來。

可問題就出在孟達與部下的思想不統一,《三國志》中的記載是:

「達甥鄧賢、將李輔等開門出降」

手下部將的叛降是孟達速敗的直接原因。

城門口,孟達被五花大綁,當眾斬首。

孟達死后,魏國把新城的上庸、武陵、巫縣合并為上庸郡,司馬懿又把孟達手下的7000兵將調往幽州,遠離了魏國邊境,一舉消除了邊境隱患。

那麼諸葛亮這條毒計是不是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呢?

其實不然,諸葛亮可能是太了解孟達了,經過多輪書信來往,更是堅定了他自己的看法,他知道孟達絕不可能真心降蜀,北伐如果選擇新城這個方向,很容易被孟達和吳國雙面夾擊,風險太大。

「諸葛一生從不弄險」是史書對諸葛亮的評價,與其冒險信任孟達,不如干脆除掉這個兩面派,換一條大路進取,也許這就是諸葛亮的智慧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