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的張飛,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莽夫還是國士?正史中記載了張飛的真面目

長期以來,蜀漢名將張飛直爽、率真而又莽撞、沖動的表現,給讀者、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以致在世人眼中,張飛儼然成為了典型的草莽英雄——他雖然勇略俱全,但因為出身不高,缺少較低的文化素養;而被簡單概括為一個「莽夫」。

現代以來,隨著網絡的發達,人們對歷史人物的形象有了更為全面的認識。于是,張飛的「莽夫」形象得到修正,取而代之的,是恢復了名將身份的「萬人敵」形象。還有一些人從魏晉以后的詩詞、評價中推測,張飛應當是個能書善畫的儒將。

但值得深思的是,張飛得到的評價,幾乎都出自他國。他們稱贊張飛為「熊虎之將」「萬人敵」,對后世之人「正視」張飛產生了深遠影響。趙翼《廿二史札記》提到的「漢以后稱勇者,必推關、張」,業已成為張飛在正史中的主要形象。那麼,這種「形象」又到底是不是張飛本人在蜀漢的真正定位呢?

上圖_ 張飛(?-221年)

一、劉備眼中的張飛

在蜀漢眾多文臣、武將中,張飛無疑是最特殊的幾位。原因無他,他是劉備的絕對心腹,嫡系中的嫡系。《三國志·先主傳》稱劉備少時 「好交結豪俠,年少爭附之」,在同門師兄、時任涿縣縣令公孫瓚的庇護下,劉備得到了大商人的資助,「由是得用合徒眾」。而《三國志·關羽傳》中云: 「先主于鄉里合徒眾,而羽與張飛為之御侮」,從此跟隨劉備周旋左右、鞍前馬后。

而在這些「子弟兵」中,跟劉備混到最后的人,也就關、張二人了。且相較于關羽,張飛還是劉備的老鄉,二人同為涿郡涿縣人。劉備入蜀,法正、諸葛亮、關羽、張飛皆得重賞;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劉備稱漢中王后,關、張為四方將軍;后關羽戰死、劉備稱帝,張飛又升任車騎將軍、進封西鄉侯、領司隸校尉。

上圖_ 桃園三結義

這正是小說《三國演義》把劉、關、張三人演繹為結拜兄弟的直接原因。可以說,正史中的三人雖不是親人,卻勝似親人,亦如魏臣口中的「義如君臣,恩猶父子」。是以,劉備對于小老弟張飛的任命,是帶有特殊性質的,絕不等同于劉備對蜀漢其他武將的安排。這主要體現在劉備稱帝后,給張飛加官進爵時的詔書中:

以君忠毅,侔蹤召虎,名宣遐邇,故特顯命,高墉進爵,兼司于京。其誕將天威,柔服以德,伐叛以刑,稱朕意焉。詩不云乎,‘匪疚匪棘,王國來極。’‘肇敏戎功,用錫爾祉’。可不勉歟!

《三國志》中的詔書內容,往往很容易被忽略,但它的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君主對臣子的看法或心理期望。而劉備對諸葛亮、許靖、馬超、張飛等人的詔書,即體現出了他們在蜀漢政權的定位。如,劉備對諸葛亮說: 「丞相亮其悉朕意,無怠輔朕之闕,助宣重光,以照明天下,君其勖哉!」即確定了諸葛亮志在完成劉備「興復漢室」的夙愿;后諸葛亮北伐,亦是在一定程度上遵循了先帝之愿。

又如,劉備對馬超說: 「海內怨憤,歸正反本,暨于氐、羌率服,獯鬻慕義。以君信著北土,威武并昭……」馬超少有勇略,深得羌、胡人的敬服,故劉備加封其為涼州牧,讓他懾服西南的少數民族。

上圖_ 馬超(176年-222年)

與諸葛亮、馬超相比,劉備對張飛的「殷切期盼」還要更含蓄一些。在這份詔書中,一向不愛讀書的劉備,竟然也引經據典,提到了《詩經》中的 「匪疚匪棘,王國來極’與‘肇敏戎功,用錫爾祉」兩句。據馬瑞辰《毛詩傳箋通釋》,此處描寫地正是召虎率師征討淮夷之事,即印證了劉備口中的「以君忠毅,侔蹤召虎」。

換言之,劉備將張飛視作自己的「召虎」,那召虎又是什麼人呢?

上圖_ 劉備(161年-223年)

二、目標是社稷之臣

召虎,即西周「宣王中興」時期的名臣召穆公。周厲王在位時,橫征暴斂,閉塞視聽,以至于「國人暴動」。周厲王逃離鎬京后,召虎將太子靜藏匿于家中;并用自己的兒子換了他一命。太子靜即位后,為周宣王,與召公共同執政朝政,謂之「共和」。在召虎、方叔等人的幫助下,周宣王勵精圖治,讓西周恢復了生機。待政局大定,召虎又出兵征討淮夷,為西周開疆拓土。因此,后人皆以召虎為名臣典范,將其視為「國士」一般的社稷之臣。

劉備既然將張飛視為蜀漢之「召虎」,便說明張飛在蜀漢的定位,也如「國士」一般。實際上,劉備對張飛的職位安排,即是遵循了「召公模板」。召公擔任的職位為大宗伯。按《周禮》載: 「大宗伯之職,掌建邦之天神、人鬼、地示之禮,以佐王建保邦國。」張飛不是劉姓宗室,但他擔任的司隸校尉一職,也有監察京畿地區諸事與拱衛皇室之責,可謂位高權重。

上圖_ 《周禮》是儒家經典,十三經之一

更為關鍵的是,劉備孤家寡人,沒有劉姓宗室支持,所以在他心里,關羽、張飛其實就是他的「宗室」。

從現存史料看,張飛有二女先后嫁給劉禪,當了皇后。下圖所示,劉備后人與關、張、馬三家常有聯姻,不分彼此。不難推測,若非劉備、關羽頻出意外,他們之間必然還會多幾層聯姻關系。關羽有二子、張飛亦有二子,當陽長坂坡一戰,劉備的兩個女兒若不被曹軍擄走,極有可能會嫁給關、張之子。

上圖_ 劉備、關羽、張飛、馬超家族關系表。

關羽在荊州時,有一女待嫁,孫權為其長子孫登求娶,卻被一句「虎女焉能嫁犬子」給懟地啞口無言。關羽拒絕孫權,固然是因為他自視甚高;但也可能是因為:關氏之女將來默認會嫁給劉禪(比孫登大兩歲)。可惜關羽離去后,其女關氏也下落不明,故原本定為側妃的張飛之女張氏也就被扶正了;張氏去世后,劉禪喪妻,又迎娶了張氏之妹,可見其皇后之位,是盡可能為關、張之女而留的。

上圖_ 劉禪(shàn)(207年-271年),即蜀漢懷帝

言歸正傳。張飛以「宗室」身份擔任蜀漢司隸校尉一職,便是劉備為自己及劉禪安排的一步重要后手。元老集團是無疑是支持劉禪的,故而縱觀蜀漢朝堂,在關羽走后,也只有張飛能一心一意地拱衛劉氏了。

歷史上,召虎曾「征討淮夷」,結合詔書是劉備稱帝時所下,不久后隨即伐吳,可知張飛亦是劉備伐吳大業中的關鍵角色。是以,張飛無論坐鎮朝堂,還是揮師東征,其對蜀漢的意義,都絕非是「猛將」二字能簡單概括的。劉備在即將伐吳的關鍵時刻,用「召虎」指代張飛,并任命他擔任司隸校尉一職,便已塑造起了張飛在蜀漢的「國士」形象。這種「社稷之臣」的定位,后來得到了蜀漢群臣的一致認可。

上圖_ 張飛的戲曲臉譜

如陳壽在其傳記的評價: 「羽報效曹公,飛義釋嚴顏,并有國士之風。」蜀臣楊戲《季漢輔臣傳》也給出了類似評價: 「關、張赳赳,出身匡世,扶翼攜上,雄壯虎烈。藩屏左右,翻飛電發,濟于艱難,贊主洪業,侔跡韓、耿,齊聲雙德。交待無禮,并致奸慝,悼惟輕慮,隕身匡國。」

張飛匡扶劉氏,與關羽「并有國士之風」,不料在臨出發前,突遭小人暗害,痛哉!惜哉!陣前隕落,未能應「國士」之名,而徒留「猛將」之實。時也?命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