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老照片:男子長城狩獵,家丁扛槍守墓,地主小妾穿花棉襖出鏡

寒冷的冬日,慈禧被兩名大內侍衛攙扶著,在頤和園賞雪景,身後是她的得寵太監崔玉貴。這兩名侍衛虎背熊腰,英氣勃勃,對于慈禧是忠心耿耿。慈禧的晚年是一個拍照狂,喜好佛事,還拍了不少扮觀世音的照片。史料記載,她的御用攝影師勳齡給她拍了七百多張照片,無論是特寫還是與女眷的合影,都拍出了慈禧的氣勢。

京城泥濘的街道,一輛輛馬車在一次大雨後深陷其中,深深的車轍印讓人感到崩潰。皇城金碧輝煌,可京城的道路卻還是土路。晴天的時候塵土飛揚,雨天的時候泥濘不堪。公路在清朝人的意識裡還只是一個概念。

南方某地的麻風病人,照片經過後期上色後更讓人觸目驚心。病人臉上寫著無助,他們很多人的手因為感染潰爛,已經都殘缺不全。當時醫療條件有限,麻風病無法根治,一旦傳染後果不堪設想。病人感染後一經發現就被集中隔離在深山老林,任其自生自滅。能夠活下來全靠運氣或者自身的抵抗力。

破敗不堪的長城,兩個獵人浪著槍在狩獵。可以看到倒塌的城牆,到處雜草叢生,荒涼至極。長城在整個清朝並沒有進行大規模的修繕,或許清朝的統治者有點自負。他們當初從東北一路打進山海關,跨過長城問鼎中原,長城不過是崇山峻嶺上一堵牆罷了,防禦性不值一提。

挑著陶罐打水的女子,裹著一雙小小的三步金蓮。清朝人都是裹腳的,和影視劇裡大不一樣。大街上能用小腳健步如飛嗎,很多人年紀不大就拄上了拐杖。封建禮教的桎梏下,女子纏足之風非常興盛。

一位大清的將軍正在「升賬」,他一身鎧甲坐在那裡威風凜凜,這陣勢讓人感到氣勢足。相片裡清軍扛著槍,提著刀,場面十分壯觀。

六位公子哥在吃包子,雖然沒有點別的,可滿桌子都是包子,吃飽是不成問題了。他們服飾華麗,模樣清秀,個個都是家境殷實的。

八國聯軍侵華時,德軍雇傭的輔警,他們甘心受其驅使。因為洋人出的錢太高了,吃得飽,掙得多,背靠洋人,一時也混得有頭有臉了。

被洋人抓捕的義和團戰士,裝備齊全的洋鬼子一手持槍,一手拽著辮子。這分明是在羞辱大清,因為辮子是大清特有的標誌,隨著國運起起伏伏。在洋人的眼裡,這辮子就是落後的標誌,還臭不可聞。

1903年的雲南某地,一墓地修建的豪華大氣,還有一名家丁扛著槍在守墓。自古以來,盜墓之風就興盛不止。有自發,也有官盜,還有當兵的也盜。有錢人墓裡金銀珠寶無數,自然要派人守墓。這些家丁已經不用大刀長矛防身了,已經扛上了槍,槍壯慫人膽,一般盜墓賊也就望槍興歎。

清宮裡老宮女張玉春在蕩秋千,一旁還有小太監伺候著。她是宮裡的老人了,也沒在25歲就離宮,先後伺候過慈禧,隆裕太后。因做事圓滑深受主子寵愛,在宮裡也是飛揚跋扈。小太監剛進宮,心裡不樂意也只能忍著。

清末地主的三個小妾,穿著花棉襖,圓頭大臉,個個富態十足。封建社會都是一妻多妾,正妻通過明媒正娶進家門,在家裡除了老爺也是一言九鼎。至于小妾,都是年輕貌美,出身並不講究,有的還是青樓女子。這三位身材高挑,左邊一位臉色黝黑,右邊一位膚白貌美。三位可以說滿臉都透著水靈,滿滿的膠原蛋白,都是老爺的得寵小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