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子良將與五虎大將的污點和敗績:公允評判,哪些是不可原諒的?

人非圣賢,孰能無過。即使是圣賢如孔子,見了南子也不免心動,盡管他跟子路起誓發愿說自己心無旁騖,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當時有點旖旎,子路這個直性子是有啥說啥。

子見南子尚且心旌動搖,凡夫俗子自然更不必說,咱們今天的話題,就是來聊一聊三國時期的曹魏五子良將和蜀漢五虎大將:盡管都有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甚至污點,卻并不影響他們成為當時的一流名將,張遼關羽張飛還位列武廟七十二將,《十七史百將傳》中,除了二張一關,還多了張郃、徐晃。

作為三國一流甚至頂級名將,五虎大將和五子良將都有自己不愿提起的往事,比如五子良將中最早受封四方將軍并假節鉞的于禁于文則,最難堪的一幕發生在曹操的高陵享殿: 「帝使豫于陵屋畫關羽戰克、龐德憤怒、禁降服之狀。禁見,慚恚發病薨。」

這個「帝」指的是魏文帝曹丕,三四十歲的曹丕搞這個惡作劇,讀者諸君當然都知道,就是為了羞辱建安二十四年在襄樊之戰中向關羽繳械投降的于禁。

其實在漢末三國時期,武將戰敗投降是家常便飯,五子良將中只有樂進從一而終,其他四人都算「降將」,投降曹操是光榮,投降關羽是恥辱,曹丕不會那麼雙標。

曹丕之所以看著于禁來氣,是因為在襄樊之戰前,于禁對別人的要求都很嚴格。老朋友昌豨叛亂后投降,按規定應該交由曹操處理,但是于禁為了證明自己大公無私,直接把昌豨殺了。裴松之在給《三國志》做注時對于禁提出了嚴厲批評: 「圍而后降,法雖不赦;囚而送之,未為違命。禁曾不為舊交希冀萬一,而肆其好殺之心,以戾眾人之議,所以卒為降虜,死加惡謚,宜哉。」

于禁的人緣很不好,他就像個手電筒,只知道照別人的毛病而不照自己的缺點,曾與于禁共事一段時間的關羽應該很了解這個「老戰友」的德行,抓住之后既不屑用,也不屑殺。

有人說于禁是五子良將之首,這種說法肯定不對,因為《三國志》給五子良將的排序很明確:張遼居首,樂進第二,于禁第三,張郃第四,于禁第五,這就跟五虎大將關羽居首,張飛第二,馬超第三,黃忠第四,趙云第五一樣,排序的依據并不完全是官爵和戰績。

張遼位居五子良將之首,很多人都為他在白門樓上痛罵曹操而拍案叫好,但當時的實際情況,卻遠不像演義小說描述的那樣,張遼是看呂布要玩兒完,就主動帶領本部人馬投降了。

張遼并非只跟過呂布這一個主公,他跟呂布曾是丁原丁建陽的左膀右臂: 「并州刺史丁原以遼武力過人,召為從事,以布為主簿,大見親待。」

張遼先后歸屬丁原、何進、董卓、呂布,曹操是他第五任主公: 「太祖破呂布于下邳,遼將其眾降,拜中郎將,賜爵關內侯。」

陳壽說: 「張郃以巧變為稱,樂進以驍果顯名,而鑒其行事,未副所聞。或注記有遺漏,未如張遼、徐晃之備詳也。」

連陳壽都沒掌握張郃樂進太多資料,說明當時戰亂頻仍,名將檔案不是很完備,所以我們不知道樂進犯過什麼錯誤,張郃如何以一己之力擊潰初出祁山的諸葛亮、馬謖,同一部《三國志》也有不同記載。

張郃雖然為劉備諸葛亮重視、忌憚,但是張飛活著的時候,張郃根本就囂張不起來:「 郃別督諸軍下巴西,欲徙其民于漢中,進軍宕渠、蒙頭、蕩石,與飛相拒五十余日。飛率精卒萬余人,從他道邀郃軍交戰,山道迮狹,前后不得相救,飛遂破郃。郃棄馬緣山,獨與麾下十余人從間道退,引軍還南鄭,巴土獲安。」

當時曹操留下鎮守漢川的主將是夏侯淵,張飛不愿意打妻子的伯父,繞了一圈去揍張郃,而且把張郃揍得滿地找牙。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張郃想起來就會做噩夢。

張郃怕張飛,徐晃卻不怕關羽,在襄樊之戰中,徐晃賞金千斤要收購關云長首級,看起來是「大公無私」,實際是貪功冒進破壞了曹操卞莊刺虎的戰略:曹操的本意,是讓徐晃只以威懾手段迫使關羽解除樊城之圍,讓關羽收兵去打孫權,兩敗俱傷之后,徐晃和張遼再出手摘桃子。

徐晃立功心切,把曹操的三令五申丟在腦后,殲滅了關羽主力,自己損失也不小,所以襄樊之戰后曹軍基本就失去了戰斗力,再也無法跟陸遜呂蒙爭奪荊州郡縣,曹操這一仗打了個寂寞。

曹操對襄樊之戰「功臣」的獎賞也很有意思:對進兵神速并大獲全勝的徐晃給予口頭表揚,升官賜爵賞金通通沒有;遷延不進,戰役結束才姍姍來遲的張遼,曹操親自出迎,也沒有半句批評。

曹魏五子良將中,張遼五易其主,樂進與張遼李典不睦,于禁戰敗乞降,張郃被張飛打得棄馬緣山而逃,徐晃在荊襄之戰中貪功冒進,這五人都不是完美之將,自然也不是常勝將軍,但是要說他們哪一個犯了不可原諒的錯誤,半壺老酒還真不敢妄下結論,于禁戰敗乞降也不算罪無可逭,但是他殺昌豨而獻媚曹操,這件事做得確實不太地道,不但裴松之十分氣憤,曹操當時也對于禁的做法不是很贊同: 「豨降不詣吾而歸禁,豈非命耶!」

曹魏五子良將的是非功過一言難盡,蜀漢五虎大將中的馬超馬孟起,也是極難評價:小說中的忠臣孝子,史料中的逆子貳臣;小說中的馬超在葭萌關大戰張飛,史料中的馬超到哪都不受待見,他是走投無路主動寫信向劉備乞降。

馬超最不可原諒的一件事,還真不是不顧父親馬騰、兄弟馬休馬鐵安危而起兵抗曹,如果他打贏了,或者戰平之后與曹操講和,馬騰還真未必會死——馬騰是在馬超戰敗半年后才被誅滅三族的。

馬超做得最不地道的一件事,是「認賊作父」,要當韓遂的兒子: 「今超棄父,以將軍為父,將軍亦當棄子,以超為子。」

讀過三國史料的都知道,韓遂跟馬騰原本是兄弟,后來反目成仇大打出手,馬超的嫡母和一個或幾個兄弟,都死在了韓遂手里(馬超字孟起,似乎應該是庶出,是要以馬騰正妻為嫡母的),馬騰也是被韓遂打得沒辦法,才去都城當了衛尉。

馬超不顧父親死活,對妻兒也比較冷血,他投降劉備,老婆孩子也遭了殃: 「初超之入蜀,其庶妻董及子秋,留依張魯。魯敗,曹公得之,以董賜閻圃,以秋付魯,魯自手殺之。」

馬超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其實也是十分懊悔的,為此還把自己捶得吐了血: 「超未反時,其小婦弟種留三輔,及超敗,種先入漢中。正旦,種上壽于超,超捶胸吐血曰:‘闔門百口,一旦同命,今二人相賀邪?’」

很奇怪,馬超和小舅子一起過年,咋不見他的堂弟馬岱呢?是不是馬岱也覺得堂兄馬超做的事情有些不地道?

馬超做事地道不地道,讀者諸君心中都有一桿秤,但是對武圣人關羽和萬人敵張飛,則是不好妄下結論,陳壽的評語是否公允,還需要大家慧眼明辨: 「羽善待卒伍而驕于士大夫,飛愛敬君子而不恤小人。羽剛而自矜,飛暴而無恩,以短取敗,理數之常也。馬超阻戎負勇,以覆其族,惜哉!」

關羽張飛都很可惜,如果他們多活十幾年,劉備伐魏攻吳成功的希望可能就會大幾分,黃忠死得也比較早,并沒趕上劉備稱帝和出兵伐吳,此前也沒有跟關羽戰長沙——如果他們曾經在長沙城下惺惺相惜互饒性命,關羽就不會不屑與老卒為伍了。

黃忠沒有死守長沙,他是跟韓玄一起投降的,在投降劉備之前,他們還一起投降了曹操: 「曹公克荊州,假行裨將軍,仍就故任,統屬長沙守韓玄。先主南定諸郡,忠遂委質,隨從入蜀。」

黃忠三易其主,張遼五易其主,這在漢末亂世都不算污點,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良禽擇木而棲,良臣擇主而事,趙云也曾給公孫瓚當過部下。

在蜀漢五虎大將和曹魏五子良將中,最難評價的就是趙云趙子龍,此公似乎沒有敗績,也沒有污點,有人說他是一身是膽的常勝將軍,也是三國罕見的完美之將,他失利箕谷,也完全是因為諸葛亮指揮失誤,雙方兵力懸殊: 「亮出軍,揚聲由斜谷道,曹真遣大眾當之。亮令云與鄧芝往拒,而身攻祁山。云、芝兵弱敵強,失利于箕谷,然斂眾固守,不至大敗。」

趙云帶著少數疑兵硬抗曹魏主帥曹真的主力,諸葛亮帶著蜀漢主力出戰曹魏偏師魏延,兩線作戰全部失敗,這仗打得實在憋屈。

趙云在五虎大將中最后一個封侯獲謚,可見他在蜀漢的地位不是最高,有人說他還不如魏延魏文長,這種說法對不對,只能交由讀者諸君來下最后的結論:在您看來,曹魏五子良將和蜀漢五虎大將,誰的人品最好?誰的戰功最大?誰犯的錯誤是不可原諒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