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史料給五大將排序,馬超應該排第幾?陳到魏延誰能取代趙云?

蜀漢五虎大將雖然在正史中不見明確說法,但是陳壽在作《三國志》的時候將關羽、張飛、馬超、黃忠、趙云合為一傳,就說明他們的地位相差不多,與之相類似的,是曹魏荀彧、荀攸、賈詡合為一傳(三大謀士),張遼、樂進、于禁、張郃、徐晃合為一傳(五子良將),東吳周瑜、魯肅、呂蒙合為一傳(三都督),程普、黃蓋、韓當、蔣欽、周泰等人合為一傳(江表十二虎臣)。

陳壽將關羽趙云等五人的地位拉平——在諸葛亮之下龐統法正之上,費祎蔣琬姜維魏延被遠遠甩開,這不是沒有道理的,當年的文人都很要臉,史學家也比較嚴謹,犯了常識性錯誤,是要被天下人嘲笑的。

很多人瞧不起《三國志》,卻不知這本書位列「二十四史」,得到了絕大多數史學家的認可——世界上的事就是這麼奇怪:不管多麼尖端的產品、先進的武器,總是有一幫外行來批評,就像有人質疑冒煙的火箭為啥不用無煙煤、點火的時候為啥用火柴而不用打火機一樣。

用打火機點火箭是網絡笑話和相聲段子,但是質疑五虎大將名單和排序方式的,卻并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如果攻其一點不及其余的話,把趙云換成魏延,也是有很多人贊同的,甚至還有人說趙云的功勞,原本就是屬于陳到的。

半壺老酒讀書不多,在網文興起之前,對「名將陳到」的了解,僅限于《三國志·蜀書十五》的「季漢輔臣傳」中,看到楊戲在贊譽趙云之后提了一句: 「叔至名到,汝南人也。自豫州隨先主,名位常亞趙云,俱以忠勇稱。建興初,官至永安都督、征西將軍,封亭侯。」

陳到的名氣有多大,放在最后再說,咱們先來看看陳壽給關羽趙云等五人的排序是否公允。

讀者諸君都知道,三國前期實際是三個漢臣在打架,軍功制度也是承襲漢制,斬將搴旗攻城拔寨的數量,決定了將領的官爵和他在史書中的地位。

既然是蜀漢(關羽黃忠活著的時候,劉備只是漢中王,所以只能稱蜀而不能稱季漢)五虎大將,那就得看他們為劉備集團建立了多少功勛。

要是看斬將殲敵數量,關羽在五虎大將中位居第一,那是毫無爭議的,在局部戰爭中一次殲滅三萬敵軍,生擒對方假節鉞左將軍,僅此一項大功,就可受封萬戶侯。漢朝前期的軍功制度,是勝斬千敵可封侯,打敗了殺多少人也是有罪無功(參考李廣),攻取城池,要看城池大小及擒斬守軍數量,如果對方投誠,攻方主將的功勞就會縮水。韓信明知齊國七十二城已經投降,他還是要再打一遍,就是想多撈一些戰功。

關羽殲敵三萬,其戰功可能僅次于周瑜火燒赤壁。赤壁之戰雙方戰損沒有統計,曹操到底有多少人馬、撤回后方多少人,所有史料都語焉不詳,但關羽生擒于禁七軍三萬人,卻是很多三國史料都有明確記載的。

關羽一戰擒敵三萬,這在三國時期絕對算是驚天動地的赫赫戰功,陸遜火燒連營,劉備的損失也未必有這麼大——劉備收拾殘兵駐扎白帝城,還能嚇得孫權主動求和,說明夷陵一戰,劉備只傷筋沒動骨,還有再戰之力。

蜀漢只有兩個公認的萬人敵,張飛「亞于關羽」,漢中之戰大破張郃,也打出了自己的威風: 「曹公破張魯,留夏侯淵、張郃守漢川。郃別督諸軍下巴西,欲徙其民于漢中,進軍宕渠、蒙頭、蕩石,與飛相拒五十余日。飛率精卒萬余人,從他道邀郃軍交戰,山道迮狹,前后不得相救,飛遂破郃。郃棄馬緣山,獨與麾下十余人從間道退,引軍還南鄭,巴土獲安。」

張飛圍殲張郃全軍,并阻止了曹操掠奪巴西人口,這件大功,讓他位居五虎大將次席,也是實至名歸無爭議,而馬超坐第三把交椅,就有點讓人難以信服了:馬超主動投降劉備之后,幾乎是寸功未立,正史中他唯一的表現,是跟張飛一起在下辨對戰曹洪曹休,那一仗還打輸了: 「劉備遣張飛、馬超、吳蘭等屯下辯,(曹操)遣曹洪拒之。曹洪破吳蘭,斬其將任夔等,張飛、馬超走漢中,陰平氐強端斬吳蘭,傳其首。」

有馬超的擁躉說,要沒有馬超進攻成都,劉璋也不會投降,其依據就是《三國志·卷三十六》中的一句話: 「先主遣人迎超,超將兵徑到城下。城中震怖,璋即稽首。」

事實上劉備圍成都已經好幾十天了,馬超帶的兵馬,其實也是劉備的: 「進退狼狽,乃奔漢中依張魯。后數從魯求兵,欲北取涼州,魯遣往,無利。又魯將楊白等欲害其能,超遂從武都逃入氐中,轉奔往蜀。聞先主圍劉璋于成都,密書請降。備聞超至,喜曰:‘我得益州矣。’乃使人止超,而潛以兵資之。」

劉備之所以拿下成都,馬超的功勞可以忽略不計,即使能算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那稻草也是劉備給他的。成都之所以不戰而降,是劉璋不想打了: 「城中尚有精兵三萬人,谷帛支一年,吏民咸欲死戰。璋言:‘父子在州二十余年,無恩德以加百姓。百姓攻戰三年,肌膏草野者,以璋故也,何心能安!’遂開城出降,群下莫不流涕。」

前面咱們說過,守軍主動投降,攻方戰功縮水,而且成都圍城的參與者也不僅僅是馬超,張飛、趙云、諸葛亮、黃忠都在,領著劉備兵馬的馬超,就是分攤戰功,也沒有幾斤幾兩。

馬超的追捧者很難回答這樣一個問題:馬超位列五虎大將第三名,先后受封左將軍、驃騎將軍,他為劉備立下了什麼功勞?

三國時期雖然沒有實行九品中正制,但是門閥勢力已經十分強大,荀家、司馬家、諸葛家的影響遍及各方勢力,馬超屬于西涼望族,也算劉備的半塊金字招牌,他在沒有顯著戰功的情況下受封驃騎將軍領涼州牧、斄鄉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沾了家族的光。

《三國志》中的蜀漢五(虎)大將,黃忠以漢中之戰陣斬夏侯淵之功而位居第四,在當時也是有爭議的,諸葛亮和關羽都表示過反對,這是因為黃忠陣斬夏侯淵,是在劉備和法正的指揮下完成的: 「建安二十三年,劉備軍陽平關,淵率諸將拒之,相守連年。二十四年正月,備夜燒圍鹿角。淵使張郃護東圍,自將輕兵護南圍。備挑郃戰,郃軍不利。淵分所將兵半助郃,為備所襲,淵遂戰死。」

夏侯淵為救張郃而中了劉備的埋伏,黃忠在此戰中的表現也很出色: 「淵眾甚精,忠推鋒必進,勸率士卒,金鼓振天,歡聲動谷,一戰斬淵,淵軍大敗。」

跟黃忠相比,馬超在劉備集團的貢獻確實不大,黃忠吃虧,就吃在他原先在劉表和曹操麾下的軍銜不高:給劉表打工的時候是中郎將,投降曹操后只臨時升了半級,叫「假行裨將軍」。

漢朝末年,禮崩樂壞,官制也變得一塌糊涂,有時候中郎將的權力比大司馬大將軍還大,比如曹魏的二把手曹丕,在接班前就只是個中郎將:「 (建安)十六年春正月,天子命(曹)公世子丕為五官中郎將,置官屬,為丞相副。」

劉備拿下部分荊州后,封關羽為蕩寇將軍、張飛為征虜將軍,諸葛亮和龐統同時受封軍師中郎將,諸葛亮當丞相前,一直是雜號軍師將軍,但是地位卻比「外統都畿,內為謀主」的尚書令、護軍將軍法正還高,這一點我們可以從法正勸諫諸葛亮執法別那麼嚴格而諸葛亮不聽,法正犯法大家找諸葛亮告狀這兩件事中得到明證。

關羽當年對馬超有意見,也是諸葛亮用一封信擺平,關羽「省書大悅,以示賓客」,說明軍師中郎將或軍師將軍的地位,是要高于蕩寇將軍和假節鉞董督荊州事的關羽的。

趙云跟諸葛亮一樣,也是個雜號將軍,同時他跟諸葛亮一樣,獲得的都是劉備發明的獨家稱號。

在三國亂世,又是四方將軍要受重號將軍名號將軍(四征四鎮四平)的統領,這在曹魏陣營中比較常見,比如五子良將都要受諸夏侯曹管轄,魏延雖然受封鎮遠將軍領漢中太守,但其地位卻不如趙云高,這一點我們從劉禪繼位后的普調官爵中就能看出來: 「建興元年,(趙云)為中護軍、征南將軍,封永昌亭侯,遷鎮東將軍;先主踐尊號,(魏延)進拜鎮北將軍,建興元年,封都亭侯。」

都亭侯比永昌亭侯低半格,中護軍與四方將軍平級當權力更大,管全軍將士的考核升黜,在此之前,趙云是劉備集團首任牙門將軍,魏延是第二任,在荊州的時候,趙云就已經是秩二千石的桂陽太守了,劉備入川,任命趙云為留營司馬,也就是僅次于關羽的荊州二把手,《中國歷代官制大辭典》寫得很清楚: 「留營司馬,官名。東漢獻帝建安中劉備置,以趙云為之,統領留守荊州軍營事務。」

在有皇帝的時代,功高莫過救主,趙云的有救主之功,在入川之戰中又連下江陽、犍為兩郡,漢中之戰空營計擊潰曹軍主力,這些戰功加起來,絕對要超過黃忠和馬超,趙云位列《三國志》蜀漢五大將之末,可能跟秦瓊在凌煙閣二十四功臣中的排名一樣,都是吃了太剛正的虧。

《三國志》中蜀漢五大將的排序是關羽、張飛、馬超、黃忠、趙云,《三國演義》中蜀漢五虎大將的排名是關羽、張飛、趙云、馬超、黃忠,哪一個排名更公允,讀者諸君心中自有一桿秤,至于被網文吹捧起來的「神將陳到」,請恕半壺老酒才疏學淺,遍翻三國史料和《諸葛亮集》,也只找到了不到一百字的記載,而且諸葛亮在給哥哥諸葛瑾的信中提到的趙云和陳到,用的也是不同稱呼:稱趙云為子龍,對陳到直呼其名而不稱「叔至」,這就能明顯看出兩人的地位差距。

蜀漢五虎大將誰為首?陳到和趙云相比,哪一個更厲害?這兩個問題,其實都不算問題,只要翻翻三國史料就能找到答案,但是蜀漢五大將應該如何公允排序,這個問題就很難回答了:如果只按進入劉備集團后的資歷、戰功、人品來排序,馬超應該排在第幾位?趙云無法超越關羽張飛,他的救護幼主、攻城拔寨戰功,是否比馬超黃忠還大?他的正確排位,應該是第三還是第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