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青樓女子真實相貌:比皇帝妃嬪還要漂亮,圖9女孩還沒有成年

【裹著小腳的青樓女子】

青樓,原指高大豪華精緻漂亮的樓房以及豪門大戶的別稱。由于富貴人家的姬妾與家妓大都住在些青樓裡,這裡也就成了風流才子,達官顯要的聚集場所。到了後來,青樓和妓院逐漸畫上了等號。(這是一組反映晚清時期青樓女子真實相貌的老照片)

【裹著小腳的青樓女子】

史書《戰國策·東周策》:「齊桓公宮中七市,女閭七百,國人非之。」目前有一個共識,就是管仲是妓院的祖師爺。但是,青樓剛開始不能稱為妓院,兩者開始劃等號要從唐朝開始。此後,越來越多的青樓稱為煙花之地。

【王克勤雙像】

王克勤是張勳的十位小妾之一,曾是一名青樓女子,也是張勳最寵愛的小妾。當時報紙這樣報導王克勤稱為張勳小妾的過程,「(張勳舉辦壽宴)王克勤正值青春年華膚白貌美,身材窈窕氣質靈動,這樣一個美人坯子再穿上華美的戲服,配以婉轉的唱腔,直接就把張勳給征服了,于是堂會結束以後,其他人都安然返鄉了,只有王克勤被小轎抬到了張勳的府上。」

【八國聯軍軍官和青樓女子】

古代青樓女子也是分為三六九等的,比如宋朝就根據文化水準將青樓女子進行等級劃分。精通琴棋書畫的,劃分在上乘。洪邁在《夷堅志》裡記載,「江浙路岐伶女有慧黠知文墨者,能于席上按物題詠,應命輒成,謂之‘合生’;其滑稽含玩諷者,謂之‘喬合生’,蓋京都遺風也。」

【煙館裡的妓娼】

晚清的青樓被分為四等,一等稱為「清吟小班」,二等稱為「茶室」,三等稱為「下處」,四等稱為「窯子」。晚清北京的八大胡同是一二等妓院的集中地。而從八大胡同向外延伸到天橋地界還遍佈著三四等的妓院,以及大量的土妓暗娼。到了民國時期,北京已平登記在冊的妓院有三百多家。

【局票】

局票,是晚清時期召喚青樓女子的票據,是一種憑證,需要花錢購買。等級越高的青樓,局票數量越少,往往只提供給達官顯貴。當時賽金花和小鳳仙就是一等「清吟小班」裡的姑娘,要讓兩人外出作陪,都需要最高等級的局票。

【青樓女子大合影】

以一等「清吟小班」為例,劃分到這個級別的女子,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清吟小班」的青樓女子多以賣藝為主,顏值都頗高,但她們不留宿客人。事實上,絕大多數青樓女子要比皇帝妃嬪要漂亮很多。

【青樓女子】

在晚清青樓女子中,賽金花的名字廣為流傳,她是老北京「八大胡同」(中陝西巷怡香院(上林賓館)的名妓,是一等青樓「清吟小班」出身。賽金花曾給同治年間的科榜狀元洪鈞當過三姨太,還遊歷過歐洲四國,有「花榜狀元」的稱號。

【未成年的青樓女子】

晚清時期青樓女子年齡普遍偏小,甚至未成年,他們身心都受到極大的摧殘。儘管有一擲千金的客人,可最終分到她們手中寥寥無幾。影視劇中我們經常能看到富家子弟為青樓女子花費重金贖身,其實這樣的行為很難出現在真實的歷史裡。

【未成年的青樓女子】

晚清青樓女子絕大多數都是走投無路的女孩,她們大都出身悲苦,結局更是無比淒涼,「她們在精神和肉體上備受摧殘、剝削和壓迫。她們不分晝夜賣笑接客。稍有不從,輕者打罵罰跪,不給飯吃,重者一頓毒打,再販賣鄉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