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如廁有多享受?宮女全方位服務,便盆必須頭頂著,設計很巧妙

雖然古代沒有現代這麼科技發達,但是在享受和接受他人的服侍方面,古人所能享受到的待遇程度卻遠超今人,尤其是那些王公貴族們。

這很容易理解,畢竟即使到了清朝末期,慈禧等封建統治者們對人權的認知都還長期處于一個漠視狀態,自由平等之風也還未刮入紫禁城中。慈禧太后雖然沒有享受過現代化智能家居服務,但生活卻一點也不簡單,她每日享受著奴仆們最好的服侍,連出恭(上廁所方便)都不用自己動手,全靠宮女和太監奴仆們來服侍。

說起來,這些封建統治者們在享受宮女和太監們的服侍時,本質就是糟踐他人的人格!慈禧自己在便溺時,竟然還要奴仆將便盆頂在腦袋上抬進寢宮,等到她方便完了之后,宮女和太監們還必須得再將裝有慈禧太后排泄物的便盆頂在頭上「請」出去,實在是糟踐人格。

以慈禧太后為代表的封建社會王公貴族們,會毫不顧忌地將自己的一切私人生活都展現在奴仆面前,讓其提供所有服侍,他們不會感到任何尷尬,因為他們早已經不將奴仆們看作是完全的人類了,而是將其看做是沒有人格的工具。

封建社會對奴仆是物化的,為了能更好地讓主人享受服侍,奴仆們的一舉一動都是被嚴格訓練和要求過的,而在被當做工具馴化的過程中,奴仆們也漸漸認可了自己工具的地位。

慈禧的出恭排場

在清朝皇宮里,皇帝、太后和妃子們出恭不會去廁所,也不會用到沖水馬桶,他們方便時都是使用「官房」(便盆,由內務府制作,檀香木材質,帶有天然香味),出恭也不叫出恭,而是叫「傳官房」,這里所謂的官房其實就是便盆。

慈禧太后的官房(便盆)都是專人看管的,由一位受信賴得太監專門伺候管理,他必須時刻保證便盆的干凈衛生,并及時填充香木末等待貴人如廁使用。

一等到慈禧需要方便時(一般都是有固定的排便時間),立刻就會有幾個宮女分頭行動起來,她們各有各的差事,有人準備出恭用的房間,有人則會去傳喚伺候官房(便盆儲藏在寢宮外)的太監。

看管便盆的太監一直都是打起十二萬分精神的,隨時準備著傳喚,這邊一聽到宮女們的傳喚,立刻就能點首自來。不過即使慈禧出恭用的是便盆,太監也不能隨隨便便地抬過去給慈禧太后使用,那是大不敬,他需要先用黃云龍套將便盆嚴實包裹住,然后小心頂在頭上,小心翼翼地恭恭敬敬地將便盆送到慈禧太后的寢宮門外。

一般沒有特殊情況的話,慈禧太后絕不會允許送便盆的太監進入自己的寢宮,都是讓頂著便盆的太監在寢宮外「請跪安」(只請安不磕頭,因為便盆還在他頭上頂著呢)。太監來到寢宮門前,要迅速將黃云龍套打開,將便盆「請」出來,記住這個請字,因為這個過程不許毛毛躁躁,笨手笨腳,但凡便盆出現磕碰,那太監就是重大罪過。在皇宮里,太監和宮女這些奴仆的命可沒有便盆值錢,貴人一個不高興就處置了。

太監將便盆請出來后,緊接著宮女們就會接手,她們會將便盆捧入寢宮內的更衣室,這時其她宮女已經將慈禧太后請下床,并幫其寬衣解帶好了,但此時慈禧太后還是不能方便。

宮女們會在慈禧太后寬衣解帶之前,就讓太監們離開房間,接著還要取出放在更衣間茶幾底下的一塊約二尺見方的油布,將其取出鋪開在地面上,再將手紙(其實是濕毛巾)放在壁虎的嘴上(擺件),這樣完成之后慈禧太后才能「解溲」。

等到慈禧太后[生·理·需·求]解決完畢后,宮女們還必須忍著臭氣用特殊材質的為其擦拭干凈,然后再將裝有穢物的便盆捧出寢宮。

不管便盆的材質有多好,構思有多巧妙,做工有多精細,刀工有多精美,是個多麼巧奪天工的藝術品,但它本質上就是一個裝屎尿的便盆。傳說慈禧所使用的便盆里裝有許多香木的蓬松細末,一旦慈禧的便物下墜后,立即就會滾入香木末里,被香木末包起來,根本看不見臟東西,也不會有什麼惡氣味。

但這顯然是夸張描述,當然會有味道了,可即使穢物再臭,宮女臉上也不能表現出來,要是皺了一下眉頭,抽了一下鼻子,撇了一下嘴角,一旦被管事嬤嬤見到那就是一通重罰。

宮女會將便盆用雙手捧出寢宮,交給在寢宮門外等候的太監,見到便盆后,該太監也不能有任何不耐的表現,他必須垂手躬身恭候著,一等宮女出來,他就得趕忙用雙手將便盆接過來,取出黃云龍套將其仔細裝好,然后將裝有穢物的便盆重新頂在頭上,小心運回儲藏室里清除贓物,將其外部和內部擦抹干凈,不許有異味,最后重新填充入香木末以備下次使用。

看完慈禧太后這一整個出恭方便的過程,是不是覺得她實在是糟踐宮女太監們的人格,但當時的人們可還沒有這種概念,宮女和太監們反而還認為自己服務慈禧太后是件非常榮幸的事,覺得慈禧就應該這樣出恭,自己也就應該這樣恭順的伺候慈禧老太后,他們對自己的定為就是「工具」,自己都不把自己當人看了,可見封建社會對人格的踐踏。

清代皇宮手紙(其實是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