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生於謀劃,死於謀害,擁有兩位額娘,偏偏一生缺愛

@妙眼看天下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奇談怪論,閑話春秋,古事今說,我是雨夕,陪大家一起探究古今佳話。

臨死前的永琪,在如懿懷裡,眼淚洶湧而出—— 「我落到今日,全是因為太過要強,不肯聽從皇額娘所言,用江與彬醫治,以致回天無力。不信皇額娘,是我最大的錯處。」

永琪為什麼不信自小撫養教導他的皇額娘?

因為永琪再明白不過,即便養在皇額娘膝下,他也只是個庶子。若不是永璉、永琮兩位嫡子早逝,若不是永璜、永璋平庸且亦故去,若不是永珹出嗣,皇阿瑪的眼睛根本看不到他。

可即便如今是他永琪長而賢,畢竟還有永璂在,永璂年紀雖小,也不如自己讀書聰慧弓馬嫺熟,可他終究有個嫡子的身份,皇阿瑪又親自教導。等他大些,順理成章便為太子,到那時自己哪裡還有一絲希望?

形同廢後的皇額娘困在翔坤宮衣食不周,永琪只送去香花與檀香略表關懷,衣食炭火卻全然不顧,這是向皇阿瑪表示並無異議,支持皇額娘閉門思過。

他知道自己不孝,可他更知道,只有皇額娘失寵落寞,永璂才會越來越缺乏和他爭鋒的資格。這樣的永琪令人心寒,可這樣的永琪不正是兩位額娘聯手教導出來的嗎?

自小,海蘭和如懿教導永琪的就是權謀與韜晦。

孝賢皇后喪禮,皇帝愧悔悲痛,海蘭領著小豆丁永琪去給悲傷的皇阿瑪送四參湯,永琪一臉天真地拿漢文帝侍奉薄太后湯藥說事,又假裝聯想到大阿哥永璜說的一個典故——什麼明神宗寵愛鄭貴妃的兒子朱常洵,不喜歡恭妃的兒子朱常洛,還說什麼明朝有忠臣,所以才有國本之爭……

攻心之計奏效,海蘭便帶著永琪告退,走出很遠,永琪才低低道:「額娘,兒子沒說漏什麼吧?」

一個在權謀中泡大的皇子,怎麼可能心性純良?雖然有兩位額娘,但在母愛上,永琪是有缺憾的。

海蘭很愛這個唯一的兒子,但是海蘭更愛她的如懿姐姐。海蘭是為了如懿才去爭寵懷上這個孩子,也是為了如懿,狠心給孕中的自己下朱砂之毒。

在海蘭心裡,永琪是她跟姐姐的孩子,富察皇后薨逝後,在純貴妃形勢一片大好之際,海蘭鼓勵如懿去爭鳳位,因為「姐姐也有自己的孩子」。

宮裡的孩子,不一定能得到皇阿瑪的愛,可是自己額娘的愛,一定是多到氾濫的。永琪是個例外,雖然他有兩位額娘的愛護,但他的親額娘最愛他的皇額娘,他的皇額娘後來有了親生兒子永璂。

而有了永璂之後,他的親額娘一直要他謹守臣子的本份。

這就像一個孩子,自小是以清華北大為目標培養的,他也擁有了這個能力,但臨近大學聯考,親媽說:孩子你湊合上個大專吧!孩子能願意麼?

永琪十三歲,已經嫻習滿、蒙、漢三語,熟諳天文、地理、曆算,精于書法繪畫、習馬步射。更難得的是他心思縝密,善於揣摩人心。按我們現代說法,那就是妥妥的一個「別人家的孩子」。

一個「別人家的孩子」,怎麼可以上大專?

對於一手撫養他長大的皇額娘,永琪並不全心猜忌,只是不敢完全相信,所以疏遠著,更不敢請江與彬來看診,那是皇額娘的人。皇額娘要扶持親子為太子,讓養子輔佐,這本是人之常情。

永琪自小在宮裡長大,許多事便是沒有親眼見過,也多少有些明白——孝賢皇后的永璉與永琮死得不明不白,永璋無緣無故便失了皇阿瑪喜愛,永珹因野心出嗣。

還有他親眼瞧見一同騎馬的八阿哥好端端就墜馬,落下一生腿疾,九阿哥十阿哥的早夭,連五公主六公主都未能倖免……為了爭寵,為了寶鼎龍座,後宮中人什麼事情幹不出來?永琪不能不防。

本就疑心生暗鬼,哪裡禁得住身負「為母討債」重任的胡芸角早早晚晚吹的枕邊風?

說到對於人心的揣摩,不能不服魏嬿婉,她教胡芸角說的話,並不是讓她去無中生有,而是讓她揪住永琪難與人言的心思,一點點催生、牽引,終至枝繁葉茂,葳蕤自成墳墓。

爺,您顧著自己,前程是您自個兒的……

爺,江太醫是皇后娘娘的人,您要小心……

爺,皇后娘娘有自己的嫡子……

永琪年輕而亡,死於自己「心思太多」。那麼對於來日,皇額娘如懿究竟是怎麼打算的呢?

如懿曾經同容珮提過: 「是不是永璂登基為新帝不要緊,要緊的是本宮是篤定的母后皇太后!」

如懿的想法,若是永璂無甚出息,自然全力扶持永琪登基,到時她為母后皇太后,海蘭為聖母皇太后,永璂做一個富貴王爺,豈不一家安樂?

但永璂到底是她親生的,年紀尚小,賢愚未定,說不定大器晚成呢?嫡親母子,若說她對永琪和永璂一視同仁,她自己信麼?

因此如懿關於永琪繼儲的心思,別說透露給永琪了,連海蘭那裡都沒有露過口風,說到底,不過是因為她對永璂仍抱有希望。

其實如懿真不如早下決斷,讓永琪明白皇額娘和永璂日後都要仰仗他,讓永琪明白自己是如懿母子的依靠,而不是對立面。

當年老皇帝封弘曆為寶親王,弘曆跑到永壽宮向熹貴妃報喜,卻也小小心心「可是六弟還未封親王……」

熹貴妃怎麼回答——「額娘希望,將來你六弟的親王之位能由你來封。」

一句話說明白,從此養母子同心協力,才有了今日的風光。

如懿囚禁于翊坤宮之時,永琪得封榮親王,容珮一針見血,指出永琪不孝嫡母。

如懿不許容珮再言永琪之事,她說永琪自小爭氣,費盡多少辛苦才得皇帝器重,榮膺親王之位。

如懿甚至「笑得欣慰」——我這個做皇額娘的,想起來便覺得高興。若是因為我而牽連他,那萬萬不可。

我就不信,一手養大的孩子如此涼薄,如懿真的能「欣慰」?

要知道天寒地凍之時,唯有太后送來些許炭火,每日僅能點一個小小的火盆,主僕三人圍坐著瑟瑟發抖。

夏日裡沒有冰供,也無艾草熏房,熱得痱子四起,蚊蟲嗡嗡。

而永琪既然能送來花卉與檀香,自然也有能力送來炭火冰塊日常衣食,他卻什麼都沒有做。

而如懿的反應,居然是「欣慰」?這裡又聖母得厲害。

一心想上清華北大的永琪,連大專也沒上成就掛了,而那個名義上的嫡子最終成了廢柴青年。

費心籌謀二十七年的魏嬿婉,到底為親生兒子永琰殺出一條血路,卑微小宮女,贏得生前榮耀身後名。

古今之情,原是相通。涼薄之人,如何偕老。喜歡雨夕記得關注@妙眼看天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