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條妙計幫曹操劉備孫權崛起:諸葛亮想出一條,另兩條是誰出的?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曹魏謀士中壽命較短、官爵極低的郭嘉郭奉孝成了三國謀士中的佼佼者,甚至還有人編出了「郭嘉不倒臥龍不出」的讕言,這就跟某些人所說的「忠賢不倒大明不亡」一樣,都是腦袋進了三噸水后晃悠出來的想法。

郭嘉在漢末三國時期名氣并不大,除了曹操之外,沒有幾個人欣賞他,曹營君子陳群當眾批評郭嘉做人不地道,曹操一笑了之: 「陳群非嘉不治行檢,數廷訴嘉,嘉意自若。太祖愈益重之,然以群能持正,亦悅焉。」

陳壽寫《三國志》的時候,把郭嘉與程昱、董昭、劉曄、蔣濟、劉放合為一傳,拋開宗室與武將,在他們前面,還有崔琰、 毛玠、 徐奕、何夔、 邢颙、 鮑勛、司馬芝、鐘繇、華歆、王朗,曹魏真正的三大謀士荀彧、荀攸、賈詡三人合為一傳。

這十九位謀士文臣,有些名字大家可能都不感興趣,所以咱們只挑大家熟悉的幾個人來說,看看他們與郭嘉有何不同: 「荀彧清秀通雅,有王佐之風,荀攸、賈詡,庶乎算無遺策,經達權變,其良、平之亞歟!程昱、郭嘉、董昭、劉曄、蔣濟才策謀略,世之奇士,雖清治德業,殊于荀攸,而籌畫所料,是其倫也。」

郭嘉在曹操麾下效力十一年,官不過軍師祭酒,爵不過洧陽亭侯,食邑只有二百戶。曹操知人善任賞罰分明,郭嘉之所以官爵不如荀彧荀攸賈詡,也不如鐘繇華歆王朗,主要是因為建立的功勛還不夠大,他想出的計謀,基本是錦上添花——促成官渡之戰的「十勝論」,其實就是荀彧「四勝論」的「2.0版」。

當然郭嘉的智謀,在漢末三國時期也算一流,但要找出郭嘉的哪一條妙計改變了歷史進程,似乎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郭嘉和程昱一起建議曹操除掉劉備以除后患,曹操沒有采納;郭嘉預言孫策會倒在暗算之下,預言變成了現實;郭嘉力勸曹操追剿袁譚、袁尚、袁熙并北征烏桓,大獲全勝。

郭嘉的歷史功績不可磨滅,但是他的這些計謀,跟改變漢末三國歷史進程的三條大計相比,還是略遜一籌,咱們今天要說的這三條大計,既非出自郭嘉,甚至也非出自荀彧。

在前面提到的曹營十九謀士中,毛玠是個不顯山不露水的人物,但是曹操的興起,卻源于此人在初平三年(192年)制定的戰略規劃,當時曹操是兗州牧,毛玠是治中從事: 「今天下分崩,國主遷移,生民廢業,饑饉流亡,公家無經歲之儲,百姓無安固之志,難以持久。今袁紹、劉表,雖士民眾強,皆無經遠之慮,未有樹基建本者也。夫兵義者勝,守位以財,宜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畜軍資,如此則霸王之業可成也。」

「奉天子以令不臣」,就是「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原始版本,毛玠為曹操廓開大計,除了把大漢天子劉協掌控在手中,還包含了屯田和備戰,也就是漢末亂世的「高筑墻,廣積糧,緩稱王」。

如果不打著大漢天子劉協的旗號,就沒有那麼多智謀之士紛紛來投:諸葛亮被劉備三請出山,「諸葛四友」中的徐庶徐元直降曹后官至御史中丞,石韜石廣元當了郡守、典農校尉,孟建孟公威當了涼州刺史、征東將軍,連諸葛亮都禁不住慨嘆: 「魏殊多士耶!何彼二人不見用乎?」

石韜和孟建的水平比諸葛亮只是略遜一籌,但是在曹魏即當不上三公也當不上九卿,徐庶進曹營不但沒有一言不發,反而當了靠說話吃飯的言官之首(漢末和曹魏有一段時間不設御史大夫,御史中丞主管御史臺工作),這說明大漢天子的號召力十分強大,即使諸葛亮投奔了曹操,其地位也不會超過荀家叔侄,似乎也就能跟郭嘉董昭平起平坐。

掌握了大漢天子,曹操加封的官爵都蓋著「玉璽」,劉備自稱左將軍、豫州牧,關羽終生不舍「漢壽亭侯」,其中原因很簡單——那是朝廷正式任命的,跟軍閥之間互相抬舉的「荊州牧」、「行車騎將軍」、「益州牧」、「大司馬」不可同日而語。

毛玠給曹操定的長遠規劃是尊奉大漢天子,并在此基礎上發展壯大,而魯肅給孫權制定的長遠規劃「榻上策」,則是盡顯不臣之心: 「漢室不可復興,曹操不可卒除。為將軍計,惟有鼎足江東,以觀天下之釁……剿除黃祖,進伐劉表,竟長江所極,據而有之,然后建號帝王以圖天下,此高帝之業也。」

魯肅并不是電視劇中演的那個面團團的老好人,此人不但武藝高強,三十六計也玩兒得很溜:把南郡借給劉備,實際是在東吳和曹魏之間建了一個緩沖區,這就是隔岸觀火、借刀除人,最后來一個趁火打劫。

劉備有了南郡,就是塞翁得馬,關羽丟了荊州和性命,曹操丟了于禁龐德和至少三萬人馬,最后被東吳摘了桃子,這一切都起源于魯肅的「借南郡」之計: 「備詣京見權,求都督荊州,惟肅勸權借之,共拒曹公。曹公聞權以土地業備,方作書,落筆于地。」

「借南郡」實際是「榻上策」的延續,只有把南郡借給劉備,才能讓曹操與劉備開打,這就是魯肅期待的「天下之釁」。

魯肅的榻上策,也可以說是赤壁之戰的導火索,這樣的導火索有兩根,另一根就是諸葛亮的「隆中對」。

諸葛亮的隆中對,讀者諸君軍上中學的時候都背誦過,很多人都認為那是漢末三國第一奇計。但是我們現在看看,就會發現諸葛亮似乎高估了孫權的人品和盟約的可信度,這一點,司馬懿和蔣濟倒是看得很清楚: 「關羽得志,孫權必不愿也。」

三國亂世,精英輩出,奇謀屢見。曹操是宦官之孫,以他的身世,要沒有劉協這面旗幟,很多人對他都會避之唯恐不及,毛玠的「奉天子以令不臣」,讓他擁有了爭霸天下的最大資本,這資本比劉備的「以人為本」更靠譜。

毛玠的初心是興復漢室,魯肅和諸葛亮的榻上策、隆中對,則是幫助自己的主公成就霸業和帝業,這三條大計是天下三分的基石,我們甚至可以這樣說:沒有毛玠、魯肅、諸葛亮這三個主意,天下會分成幾份,笑到最后的是不是曹操、劉備、孫權,可能都是未知數。

拋開荀彧郭嘉不提,讀者諸君可以為影響或決定漢末三國歷史進程的這三條大計打分或排一個座次:站在大漢天子劉協的角度來考量,哪一條計策真正有利于漢室復興?毛玠的計劃,是不是比諸葛亮和魯肅的構想更光明正大、可行性也更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