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語有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看看魯迅遺言,確實是個「狠人」

嗨,亲爱的们,我是爱生活,爱八卦,更爱文学的小主兒。

古語有言:「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意思是大自然中的鳥在瀕臨死亡之時,它的鳴叫聲是痛苦且悲哀的;而一個人到了彌留之際,心中只存善念,說出來的話也是帶有善意的肺腑之言。

歷史上有眾多經典遺言,例如,曾經無人能敵、百戰百勝的西楚霸王項羽在烏江走投無路之時,絕望地寫下一首絕命詩《垓下歌》,並留下臨終遺言:「 天之亡我,我何渡為!」意思是:「上天都不容我了,即便我渡了烏江又有何用?」

儘管身邊的死士誓死保護項羽,捨命為其斷後,但在項羽看來,捨下江東所有父老兄弟以及讓萬千將士以命換命的事非大丈夫所為。即便江東父老不說什麼,項羽心中仍然愧疚萬分,況且臨了了,他竟然連心愛的虞姬都無法保住,這對一個男人來說是極大的屈辱。

因此,項羽拔劍自刎于烏江邊上,結束了可悲、壯烈的一生。再如,孫中山先生一生以革命為己任,為中華民族的崛起付出畢生精力與心血。當他親眼目睹外國侵略者肆意地蹂躪與踐踏中國的土地,當他發現廣大勞動人民在貧困與死亡線上垂死掙扎時。

他憤然崛起,將自身命運與國家命運緊緊維繫,全身心地投入民主革命,推翻封建帝制,建立中華民國,並時刻踐行三民主義。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先生在北京去世,他曾留下臨終遺言:「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而孫中山一生最大的遺憾便是生前仍未看到革命成功,不過後來越來越多能人志士努力踐行孫中山的遺言,終於完成了孫中山先生的畢生心願。眾所周知,魯迅是一個心直口快、言辭犀利、人格獨立且天生擁有傲骨的文人,他留下的遺言格外與眾不同。看看魯迅的遺言,確實是個「狠人」

憂國憂民的魯迅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是魯迅人生的真實寫照。魯迅以筆為矛,以紙為盾,用文字戰鬥一生,他對社會底層的勞動人民抱有深切的同情,但又「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例如,在魯迅的短篇小說《故鄉》中,魯迅的少年玩伴閏土僅比魯迅大三歲,卻知道無窮無盡的稀奇事。

文中通過描述雪地捕鳥、瓜地刺猹、海邊拾貝等事情刻畫了一個聰明伶俐、天真可愛、機智勇敢的孩童形象。而幼時的魯迅對閏土既喜愛又崇拜,十分喜歡傾聽閏土講各種各樣新奇有趣的事。

然而,當魯迅再次遇到中年閏土時,一切竟已物是人非。重逢的喜悅被封建禮教的條條框框全部沖散,閏土的模樣早已大變。他的臉由白皙變得灰黃,面龐上更是爬滿皺紋,眼睛腫得通紅、佈滿血絲,身上僅披著一件薄棉衣,戴著一頂破氊帽,儼然一幅一貧如洗、不修邊幅的模樣。

此外,閏土的身板也比小時候增加了好大一圈,忙碌勞作的手早已開裂,如同乾枯的松樹皮一般。容顏變老是不可避免的尋常之事,但閏土的性格與心境早已不復從前。一句「老爺」讓閏土與魯迅之間形成了一堵隱形的牆,而低聲下氣的態度更令魯迅無所適從。

由此可見,閏土早已被封建禮教的條條框框所束縛住,心中也已經形成鮮明的等級觀念,這也是魯迅最遺憾與心痛的地方。再如,《孔乙己》一文中,魯迅刻畫了一個被封建制度所荼毒,被地主階級所吞噬的社會底層的知識份子的形象。

清王朝末年,清廷腐敗不堪,只有極少讀書人能夠通過寒窗苦讀博取功名,大多數讀書人名落孫山,只能過著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生活,孔乙己便是其中一員。孔乙己雖然過著貧困酸苦的生活,但他總是保持清高的質量,甚至不願意賣苦力來賺錢,最後只能讓日子越過越苦。

而當孔乙己窮得只能偷書時,他卻只能極力認為自己只是在竊書,而非偷書,可見孔乙己骨子裡還是透露著讀書人的愚昧與迂腐。綜上,魯迅的一生都在為國民著想,而他的思想太過超前,與當時的時代格格不入。而魯迅心中最大的擔憂不是不知如何改變民眾悲慘的命運,而是天下人民根本沒有意識到要改變悲慘境遇的根本原因。

魯迅的遺言1936年,魯迅在上海逝世。彌留之際,他留下七條遺言,希望家人能夠按照遺言中的囑咐行事,完成他的最後願望。第一條遺言為:「 不得因為喪事,收受任何人一文錢——但老朋友的,不在此例。」魯迅這一生最討厭的便是欠人情,尤其是欠錢。

利用喪事來收取慰問金本就令魯迅心中不安,然而倘若不接受朋友的錢,便會被認為不近人情。因此,出於對友人的尊重,魯迅又對第一條遺言進行補充。第二條遺言為:「 趕快收殮,埋掉,拉倒。」由此可見魯迅早已能夠平靜地面對死亡。

第三、四條遺言為:「 不要做任何關於紀念的事情」以及「 忘記我,管自己生活。倘不,那就真是糊塗蟲。」說明魯迅希望家人能夠凡事看開一些,不要成日守著一個死人過日子。第五條遺言為「 孩子長大,倘無才能,可尋點小事情過活,萬不可去做空頭文學家或美術家。」

說明魯迅對空頭文學家與美術家深惡痛絕,同時不希望自己的後代也成為這樣的人。魯迅先生的最後兩句遺言分別為「 別人應許給你的事物,不可當真」以及「 損著別人的牙眼,卻反對報復,主張寬容的人,萬勿和他接近。」這兩點皆是對待外人的態度與做法。

魯迅從來不認同歐洲人在臨死之前乞求自己與他人寬恕與原諒的行為,反而認為此做法過於做作。很顯然,魯迅同樣不認同「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的說法,他也深知自己樹敵眾多,但他仍然保持特立獨行的態度:「 讓他們怨恨去,我一個都不寬恕。」這便是魯迅,既不寬恕別人,也不優待自己。

欢迎大家关注小主兒,有什么想看想说的下方评论吧!→點擊關注小主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