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照片:大內侍衛提著蒲扇滿身贅肉,天安門前日俄軍官面目可憎

「蒼生喘未蘇,買筆論孤憤,文采風流今尚存,毫髮無遺恨」。常說歷史的本原「大致如此」,那些泛黃的黑白照片並不能將整個原貌展現出來,卻可以清晰地反映當時的社會狀況,從而可以「一窺全貌」。遴選十多張大清末年的照片,拼湊過去的生活片段,也許從中會發現什麼!

清末一位呵欠連連的更夫,正倚在牆根小憩。那時候,對于時間的把控沒有現在這樣便捷,需要更夫夜裡負責報時。更夫夜裡得報時五次,這可是一個辛苦活。到了數九寒天,即便穿上羊皮襖,這一路下來,也受不了。

令人淚目的一幕,正在乞討的乞丐,夜裡就睡在一領席子下麵。他頭髮蓬亂,趴在地上向過路人討飯吃。當時社會民生凋敝,討得飽飯的時候很少,長此以往,已經餓得骨瘦如柴,站起來走路都是一個問題。

算命的卦攤,人稱「賽神仙」,既算命還治病。心病有心醫,實病要看醫生。上上簽不過求的心理安慰罷了。抽到下簽,就更要「破財免災」了。

在宮門口站成一排的八旗女子,年齡看上去也就十三四歲。皇帝的後妃都是三年一選,而宮女是一年一次,來自于上三旗的包衣三旗。從照片上看,有的還沒有開個子,也看不出秀美來。進宮後幹的都是伺候主子的活,心驚膽顫暗無天日,直到二十五歲出宮。

賦閑在家的妻妾正在擲骰子玩遊戲。老爺不在家,她們也需要一點娛樂。左邊的應該是正妻,其餘幾位是小妾。雖然小妾得寵,但很少能挑戰正妻的權威。

五口之家,女子背著娃還要洗衣服,男子坐在一旁抽著旱煙。封建社會,男尊女卑,女子幹活帶娃天經地義。不過在當時養的起三個孩子也算家境不錯的。

逛街的旗人貴婦,走路霸氣,她的傭人是一位裹腳女子。旗人的裝束很顯眼,周圍人紛紛駐足觀看。一側還有乞丐向她乞討,卻遭到無視。

在城牆下等待入城的駝隊,明清時期,京城的貿易往來頻繁。大量的物資都是通過駝隊運送過來的,老北京的駝鈴聲,在大街小巷回蕩著。倘若晚點,城門已經關閉,只能過夜等待明早再進城。

官宦家庭的全家福,兒子個個都很帥氣,正妻嬌美,小妾站在一旁。這樣的場合,小妾是不能坐著的。從中可以印證妻妾有別,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來。

慈禧正在對著鏡子梳妝打扮。晚年的慈禧,喜歡上了拍照,每次都是把自己捯飭一番。她常常親自選鏡頭,而且要拍全身照。幾乎留下來的所有照片,慈禧都是擺拍的。

天安門前的日俄軍官,一副勝利者的嘴臉,個個面目可憎。他們拍照炫耀,卻也留下侵華的罪證。此時的紫禁城已經荒草萋萋,城牆上依稀可以看到彈痕。八國聯軍侵華,日本出兵最多,也最瘋狂。

《辛丑合約》簽訂後,紫禁城已經變得蕭條,到處都是雜草叢生,可以說皇城的威嚴已蕩然無存。有的地方草已經有半人高,留守侍衛也懶得修葺,好吃懶做,人浮于事。照片中就看到這樣一幕,一名大內留守侍衛提著蒲扇在石欄下駐足,只見他一身贅肉,哪有矯健身姿?他的職責本是忠君護主,可此時慈禧和光緒帝還在西安,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