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老照片:青樓女子表情哀怨,土豪家的仆役抱著寵物狗出鏡

攝影師周森峰與他的照相機。

周森峰最初開畫鋪,是一名畫工,后來趕時髦向洋人學習攝影,學有所成,開設了照相館。目前尚未發現他的作品存世,其個人經歷不詳,歷史上對他沒有多少記載。晚清時期留下個人影像的攝影師非常罕見。

穿著結婚禮服的新娘。

傳統的新娘禮服都是大紅色,光彩奪目。遺憾的是,這張黑白照片無法還原新娘服裝的絢爛色彩。朋友們,你結婚時,愿意(或者愿意讓你的新娘)穿上這樣的紅妝嗎?據我觀察,最近2年,婚禮上穿紅妝的多了起來,穿西式白色婚紗的有所減少。

村莊里的婦女兒童。

這幾位女性的身上鼓鼓囊囊,腰間放了什麼東西呢?那就是當時冬季里的取暖神器——竹編火籠。它由竹篾編制的竹籃和內側的陶缽(瓦盆)組成,每到隆冬霜凍時節,把炭火放到里面,隨身攜帶,非常暖和實用。普通人買不起保暖的皮衣,就靠火籠續命。

晚清名臣盛宣懷與他的牛奶賬單。

盛宣懷長期從事洋務運動事業,思想比較前衛,生活方式也很新潮,家里的餐桌上出現了西餐。從他遺留的檔案來看,他在1870年代做李鴻章幕僚時,已經有了定期向洋貨店購買牛奶、餅干、汽水的習慣。他每天喝牛奶半瓶,每月支出超過4元。

推著腳踏車的男子。

晚清時期能擁有一輛腳踏車,大致相當于現在某個人擁有一輛500萬級別的豪車,能買得起的人寥寥無幾。就算有錢,也可能買不到,因為只在東部幾個大城市有經營腳踏車進口的洋行。這個男子手推的腳踏車,是他自己的嗎?

旗人家庭帶小孩看西醫。

1860年以后,外國醫生陸續在北京建立西醫醫院,面向中國人接診。習慣了望聞問切的人們一時間難以接受西醫的治療方式,甚至對外科手術比較抵觸。過了三十四年,西醫的療效逐漸顯現,終于得到各階層人士的認可。

青樓女子肖像。

這名女子風姿綽約、溫柔繾綣,有小家碧玉的氣質;面部帶著一些哀怨的表情,楚楚可憐。照片為小尺寸的名片照,青樓女子常用來贈送給顧客,也用來為自己做形象宣傳。

裝扮精致的年輕女子。

這位美女額前留短款劉海,腦后挽髻,頭髮一絲不亂,側對鏡頭,美麗動人,每一個細節都無可挑剔。她的裝扮比前文那位青樓女子更加時尚、更加清爽。

編辮子時看報。

一位男子坐在椅子上,剃頭匠為他編辮子,同時看報紙。晚清時期,城市里的報刊傳播日益發達,識字的市民也養成了讀報的習慣。

土豪家的仆役(中)及其家人。

仆役的社會地位不高,屬于「賤民」階層,像奴才一樣任憑東家欺辱,在社會上也飽受歧視。看照片中這一家人,養了一只小狗,面帶微笑,態度樂觀,依然對生活充滿熱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