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皇后的悲情史:16歲嫁給乾隆,三年生三胎,乾隆:將她扔出皇陵

自清朝立國以來,除那些出身蒙古部落的王公之女,入主中宮的必出自上三旗,即鑲黃、正黃與正白旗。歷史軌道行至乾隆朝,第一次有了下五旗出身的皇后,令人沒想到的是,曾享受至高待遇的中宮之主,為乾隆生下三個兒女,卻在權力頂峰跌入深淵,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成為大清最悲情的皇后。

1、家道中落的國主後裔

《清史稿》記載乾隆繼後姓氏為烏拉那拉氏,但此說有誤,據《八旗滿洲氏族通譜》記載,繼後父親訥爾布是輝發國主王機砮的後代,祖上歸順清廷後被編入鑲藍旗滿洲,家裡有世襲的四品佐領一職。

雖然繼後是輝發國主後裔,但到了乾隆中期,國主後裔的身份已經貶值太多了。而且,到繼後父親訥爾布這一代,家族早已沒落,在仕途上也沒亮點,繼後的父親訥爾布終其一生,也只不過是一個世襲的佐領而已。

因此,在繼後冊封嫻妃、嫻貴妃的冊文中,並沒有說她「早毓名門」、「祥鐘世德」等,這就說明當時繼後的家世非常一般,直到後來繼後冊封皇貴妃攝六宮事、皇后時,冊文中才出現了「秀毓名門」的說法,這完全是為了襯托她皇后的身份而已。

據說,繼後家庭條件很一般,乾隆繼位後,便將位于花甲寺胡同的舒庫入官之宅邸一所共四十二間,賞給了繼後的父親訥爾布。

雖然家道沒落,但佐領訥爾布似乎很重視兒女的培養,比如說繼後的侄子訥蘇肯寫了一手好字,繼後四十歲生日也有慎郡王的山水畫冊,這說明繼後姑侄具有一定的文化素養。此外,在穿戴檔中,乾隆多次讓繼後為他裁制貼身衣物,可見納喇氏的針線活也不錯,有一手好女紅。

2、嫁入王府的側福晉

雍正十二年年初的八旗選秀中,原任佐領訥爾布之女、來自鑲藍旗滿洲的納喇氏脫穎而出,被雍正看中,隨後將其指給寶親王弘曆為側福晉,此時的納喇氏才只有16歲。就在這一年的十一月初八日,弘曆正式將側福晉納喇氏娶進門。

在這裡需要說一下,在弘曆迎娶納喇氏之前,弘曆府中已經有了一位側福晉,她就是高氏,高氏原是弘曆身邊的使女,于雍正十二年三月,被超拔為弘曆側福晉。從年齡來看,納喇氏也比高氏小了差不多七八歲。

不過,納喇氏的王府生活只有短短的九個月,雍正十三年八月,納喇氏的公公雍正帝駕崩于圓明園。隨後,寶親王弘曆繼位,九月二十四日,納喇氏被封為妃,暫稱「那妃」。

乾隆元年五月,乾隆帝下旨賜匾「德洽六宮」于儲秀宮,「令儀淑德」于永壽宮,又著收拾景仁、承乾、鐘粹三宮,用買尺七方傳七千三百八十六塊。

推測乾隆初年,納喇氏所居住的寢宮為承乾宮,被賜匾「德洽六宮」的儲秀宮居住的應該是皇后富察氏(孝賢皇后),而被賜「令儀淑德」的永壽宮則成了皇太后的禮儀用殿。

3、繼立中宮的大清皇后

乾隆二年十二月初四,納喇氏被冊封為嫻妃,有了屬于自己的封號,「嫻」意為「安和的」、「恬靜的」,可見乾隆這位年輕的潛邸側福晉,有著安靜柔美的性格與氣質,被封為嫻妃的她在當時的大清後宮位于皇后、貴妃之後,排第三位。

從納喇氏被封為嫻妃,到乾隆十年慧賢皇貴妃病逝,關于納喇氏的記載不多,或許這個年輕姑娘還處于與乾隆的磨合階段,雙方沒有迸發出愛的火花,看著潛邸舊人紛紛為皇上開枝散葉,納喇氏似乎並不著急,因為她還年輕。

乾隆十年正月二十五日,剛被冊封為皇貴妃才兩天的慧賢病逝,與慧賢一起冊封的還有嫻貴妃、純貴妃、愉妃與令嬪。

「乾隆十年。乙丑。正月。○乙未。諭、朕奉皇太后懿旨。貴妃誕生望族。佐治後宮。孝敬性成。溫恭素著。著晉封皇貴妃。以彰淑德。嫻妃、純妃、愉嬪、魏貴人。奉侍宮闈。慎勤婉順。嫻妃、純妃、俱著晉封貴妃。愉嬪、著晉封為妃。魏貴人、著晉封為嬪。以昭恩眷。欽此。特行傳諭。該部將應行典禮。察例具奏。」

此時,在後宮,納喇氏已經成了二把手,而且,與皇后富察氏、純貴妃相比,納喇氏更加年輕,即便是與身後的嘉妃、愉妃相比,納喇氏也小了不少。正所謂,年輕就是資本,這句話是有道理的。

果不其然,只過了三年,皇后富察氏身死于東巡途中,中宮空懸。在考慮十幾天後,乾隆將皇后人選敲定在了嫻貴妃納喇氏身上。

乾隆十三年三月二十二日,在孝賢皇后去世十一天后,乾隆下令將養心殿西耳房的裝修搬到養心殿東耳房(注:西耳房是貴妃住所,東耳房是皇后住所),同時還下令增加了納喇氏身邊宮女的人數,提升到九名宮女(注:皇后宮女人數為十名),已經接近皇后標準,到了四月二十日,納喇氏在宮中檔案中已經被稱為皇貴妃了。

乾隆十三年七月初一,因還在孝賢皇后喪期,乾隆下旨冊封納喇氏為皇貴妃,這個皇貴妃與一般的皇貴妃不同:首先,這個皇貴妃是攝六宮事皇貴妃,也就是有統攝六宮、管理後宮事務的權力。其次,這個皇貴妃還能享受到頒詔天下和接受中宮箋表的尊榮,實際上就相當于「實習皇后」了。

乾隆十五年七月初十,乾隆正式下詔冊立納喇氏為皇后,于八月初二舉行皇后冊立禮,隨後,將納喇氏的父親訥爾布追封為一等公,將納喇氏的母親郎佳氏封為一品公妻夫人,由納喇氏的侄子訥蘇肯承襲一等承恩侯的爵位。

注:在乾隆朝之前,只有皇帝原配、皇帝生母的母家才能被封為承恩公,但乾隆卻為納喇氏打破了這一慣例,此後,繼後母家才能享受封承恩公爵的待遇。

納喇氏繼立中宮後,她的侄子訥蘇肯得到重用,先後任職京城稅務左翼監督、阿克蘇辦事大臣、塔爾巴哈台參贊大臣、副都統。

4、三年三胎的中宮皇后

說起來,倒也奇怪,自從納喇氏被冊立為皇后,她與乾隆仿佛進入了蜜月期,不僅納喇氏的侄子訥蘇肯得到重用,乾隆每次出巡,納喇氏都會陪駕。

乾隆十七年二月初十是納喇氏35歲生日,這一天,乾隆賞了納喇氏石榴花盆景一件,石榴在古代有多子多福的寓意,而此時的納喇氏已經懷孕七個月了,可見,乾隆心中非常渴望納喇氏能夠誕下一個皇子。

果不其然,就在這一年的四月二十五日,納喇氏在翊坤宮生下皇十二子,取名為永璂。璂,指的是皮弁裡縫合處鑲嵌的玉飾,按照明清服制,「天子之冠十二會則十二璂,以次第降,為貴賤之等。」

乾隆將皇十二子取名為永璂,可見也有傳承基業的意味,而且,乾隆還為此寫詩祝賀永璂的降生,讓大臣與自己同樂。

「庚申。○大學士管江南河道總督高斌奏、下江淮、揚、徐、海、等屬。四月以來。天氣晴和。又得時雨霡霂。二麥秋實。愈見堅好。大概均得豐收。現米價無增。民情寧謐。得旨、欣慰覽之。北省今春及入夏。雨暘時若。二麥可定豐收。又皇后已生皇子。一切順適吉祥。卿其同此喜也。」

乾隆十七年十月,乾隆的裕陵地宮完工,乾隆帶著皇后納喇氏、嘉貴妃、怡嬪等妃嬪一起參加了孝賢皇后、慧賢皇貴妃與哲憫皇貴妃的奉安典禮。期間,乾隆與納喇氏、嘉貴妃還兩次進入地宮閱示。這說明:納喇氏與嘉貴妃將來也是葬入地宮的後妃人選。

乾隆十八年六月二十三日,皇后納喇氏生下皇五女。不過,這位皇五女只活了不到兩周歲,于乾隆二十年四月夭折,在皇五女夭折半年多後,納喇氏又生下皇十三子,取名為永璟。

從乾隆十七年到乾隆二十年,短短的三年裡,納喇氏連續為乾隆生下三個兒女,可見這段時間是納喇氏的盛寵期。而且,最後一次生育時,納喇氏已經38歲,屬于大齡產婦了,乾隆依然對其寵愛。

5、帝后離心的開始

乾隆二十二年對納喇氏來說,是非常不幸的一年,先是在這一年的二月初十,即納喇氏生日的這一天,她的母親郎佳氏去世,然後在這一年的七月二十四日,皇十三子永璟夭折。

此時的納喇氏已經四十歲了,她年輕不再,納喇氏清楚年齡對于後宮的女人意味著什麼,果不其然,此後乾隆寵愛的重心轉移到了令妃身上,甚至自己身邊的宮女也被乾隆給收納了。

乾隆二十五年,納喇氏身邊有兩名學規矩女子被乾隆納入後宮,一個是拜爾葛斯氏,即後來的慎嬪,另一個是和卓氏,即後來的容妃。

「中國人寶東珠。以為高麗珠。……東珠八分已上為寶。皇帝有東珠七錢重。為鎮夢魘寶。皇后東珠六錢四分重。形如白茄子。乾隆三十年。皇后失東珠。回後讒皇后。搜得東珠鑾儀衛卒家。後遂廢幽之冷宮。」(《熱河日記》)

這段記載是隱藏在歷史迷霧中的「皇后失東珠」案件,在此案件中,容妃(回後)告發皇后納喇氏偷盜東珠,東珠在與皇后勾結的侍衛家中被查獲,並且在侍衛身上搜到了納喇氏的信件。

文中指明皇后納喇氏是被容妃(回後)讒(誣陷),可即便如此,對帝后關係的維持來說,無異于火上澆油。而且,不知此事與接下來的南巡斷發是否有所關聯。

6、南巡的不歸路

乾隆三十年正月初八,因要南巡,乾隆提前給皇后納喇氏準備了生日禮物。元宵節的第二天,乾隆便攜崇慶皇太后,帶著皇后納喇氏、令貴妃等妃嬪開始了第四次南巡。

沒想到正是這次南巡,讓皇后納喇氏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南巡初期,一切還比較正常,二月初十這天,乾隆還給納喇氏過了生日,慶賀了一番。第二天,乾隆還與後妃一起包餃子獻給皇太后吃,可謂是其樂融融、承歡洽慶。

然而,就在閏二月十八日,一行人到達杭州「蕉石鳴琴」後,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在吃早飯時,都還好好的,乾隆還賞了納喇氏一些食物。但到了吃晚飯的時候,皇后納喇氏卻突然不見了。

原來當天,乾隆便下令派額駙福隆安將皇后送回京師,並在阿哥的請安折中,對太監潘鳳說道:「皇后瘋了」,讓納喇氏在翊坤宮後殿養病。

其實僅過了三天,乾隆態度就有所好轉,交待福隆安「酌情行進,無需過急」,並讓沿途的官員做好接駕工作,甚至在三月二十三日,乾隆還發了一道嘉獎納喇氏侄子訥蘇肯的諭旨。

幾天後,乾隆回復了一道十五阿哥永琰的請安折:

「跟了去的女子三名,當下你同福隆安審問他們十八日如何剪髮之事,他們為何不留心,叫他們出去他們就出去嗎,要尋自盡難道他們也裝不知道嗎?」

「再令阿哥公主福晉們進去,福隆安有持去的旨意,你看著,阿哥們念,他怎麼禮、做何光景,一一記下,不必寫摺子,涿州接駕你再奏。」

「諭王成皇后此事甚屬乖張。如此看來,她平日恨我必深。宮外圓明園她住處、淨房,你同毛團細細密看,不可令別人知道,若有邪道蹤跡,等朕回宮再奏,密之又密。」

根據乾隆在十五阿哥請安折的朱批可知,皇后納喇氏在那一天將左右伺候的宮女摒退,然後自行剪髮了。

就當時來講,女子斷發屬于滿洲國忌,更何況是皇后,納喇氏此舉無疑是對皇太后與皇帝的詛咒。從乾隆的回復來看,他本人似乎對納喇氏斷發也有點莫名其妙,所以派人到皇后住處搜尋,有沒有其他歪門邪道的東西,這是在擔心納喇氏魘鎮自己呢。

四月十一日,乾隆回到圓明園,刑部侍郎阿永阿便因勸諫不可廢後而被貶往伊犁。隨後發生了一件怪事,交泰殿首領太監張鳳竟然盜走了皇后的金冊,雖然納喇氏因觸怒皇帝而落難,但大清皇后的金冊豈是一個太監想偷就能偷的,太監張鳳遭到通緝,後來被抓獲後處死。

五月十四日這一天,乾隆下令將納喇氏的嫻妃、嫻貴妃、皇貴妃、皇后冊寶盡數收回,並裁剪了身邊的傭人,但仍保留了納喇氏的皇后位號。

其實,早在三月初三那一天,乾隆就曾給納喇氏侄子訥蘇肯寫過一封迷信,信中提到:

「前近,朕恭侍皇太后駕臨杭州,正欲返回,于啟程前之日,皇后忽然想要出家,肆行翦發。身為皇后,所行如此,著實不像話。」

到了乾隆三十一年的六月,乾隆與納喇氏關係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乾隆下令將納喇氏一家撥回鑲藍旗(之前冊封納喇氏為皇貴妃時,曾將納喇氏一家由鑲藍旗抬入正黃旗),並將其世管佐領改為公中佐領,同時,納喇氏的侄子訥蘇肯降為三等侍衛,交由烏什大臣差遣。

七月十四日,皇后納喇氏去世,享年49歲。

當時,乾隆正在熱河圍獵,當聽到納喇氏去世時,下了一道諭旨:

「皇后自冊立以來尚無失德。春,朕恭奉皇太后巡幸江浙,正承歡洽慶之時,皇后性忽改常,于皇太后前不能恪盡孝道。比至杭州,則舉動尤乖正理,跡類瘋迷。因令先程回京,在宮調攝。經今一載餘,病勢日劇,遂爾奄逝。此實皇后福分淺薄,不能仰承聖母慈眷、長受朕恩禮所致。若論其行事乖違,即予以廢黜亦理所當然。朕仍存其名號,已為格外優容。但飾終典禮,不便復循孝賢皇后大事辦理。所有喪儀,只可照皇貴妃例行,交內務府大臣承辦。著將此宣諭中外知之。」

這份諭旨,乾隆還是沒提到納喇氏剪髮的原因,只是稱其「性忽改常」、「跡類瘋迷」,似乎這件事與自己毫無關係,完全是納喇氏咎由自取,並稱「仍存其名號,已為格外優容」。

同日,納喇氏所生之皇十二子永璂,從避暑山莊啟程,回京穿孝弔喪。

關于納喇氏之死,《李朝實錄》的記載更為悲情,納喇氏完全就是被折磨而死:

「幽廢皇后,絕其往來,損其飲食,日加誚責,令其速歿,至六月二十三始歿雲。或雲不得良歿,而事極諱秘。即日移殯東直門外靜安莊,不頒詔書,又不成服。」

7、悲慘的身後事

關于皇后納喇氏之喪,乾隆明確提到,按照皇貴妃的禮制辦理,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的。

比如說按照皇貴妃喪葬禮制,每天大臣、公主、命婦需要集齊舉哀,乾隆下令這一項免了。

比如說皇后去世,應該多安排幾個阿哥穿孝,但乾隆下令只讓十二阿哥永璂與福晉博爾濟吉特氏穿孝。

比如說皇后應該與乾隆葬入裕陵地宮,再不濟,也應該到妃園寢單獨建寢,乾隆卻將納喇氏塞進了純惠皇貴妃的地宮,且讓其位于側位,相當于大清皇后給妃子給陪葬了。

比如說皇貴妃禮制,棺木應該用梓木,納喇氏的棺木卻是杉木。皇貴妃、貴妃與妃去世後,都在園寢享殿設有神牌,妃位以下的也會在月臺上祭祀,但納喇氏既無神牌,也無享祭。

據核算,整個流程下來,納喇氏的喪禮只用銀銀207兩7錢9分7厘,可以說是相當簡陋了。

乾隆受得了,有人受不了,監察禦史李玉鳴上奏稱皇后納喇氏喪禮不合禮制,結果被乾隆下令革職,並帶九條鐵鍊發往伊犁。

民間對此等宮闈秘事也是議論紛紛,乾隆四十一年,有一位叫嚴譄的地方官員奏請為皇后納喇氏補行頒詔,稱:

「三十年皇上南巡,在江南路上先送皇后回京,我那剛在山西本籍即聞得有此事,人家都說皇上在江南要立一個妃子,納皇后不依,因此挺觸將頭髮剪去,這個話說的人很多,如今事隔十來年,我哪裡記得是誰說的呢。」

這個口供至少道出了民間關于納喇氏剪髮原因的說法:乾隆想要立一個妃子,納喇氏不高興,便將自己的頭髮給剪掉了。

乾隆四十三年,又有一個叫金從善的錦縣生員,竟然上疏奏請乾隆立儲、立後、納諫,並讓乾隆下罪己詔。乾隆對此勃然大怒:

「孝賢皇后崩逝時,因那拉氏本系朕青宮時皇考所賜之側室福晉,位次相當,遂奏聞聖母皇太后,冊為皇貴妃、攝六宮事。又越三年,乃冊立為後。其後自獲過愆,朕仍優容如故。乃至自行翦發,則國俗所最忌者,而彼竟悍然不顧。然朕猶曲予包含,不行廢斥。後因病薨逝,只令減其儀文,並未降明旨削其位號。

朕處此事,實為仁至義盡。且其立也,循序而進,並非以愛選色升。及其後自蹈非理,更非因色衰愛弛,況自此不復繼立皇后。朕心事光明正大如此,洵可上對天祖、下對臣民。天下後世,又何從訾議乎?該逆犯(指金從善)乃欲朕下罪己之詔,朕有何罪而當下詔自責乎?」

即便是放在整個大清史上,乾隆繼後斷發一案,也是絕對的熱點,納喇氏因這個舉動,徹底丟掉了自己的歷史地位,同時也將兒子永璂的大好前程埋葬。雖然有許多史料對此事線索進行了梳理,但納喇氏剪髮的原因,仍然是一個解不開的謎團。

納喇氏早年的封號是嫻妃,是一個安和、恬靜的女人,究竟是什麼事情,竟讓這樣的女人「性忽改常」、「跡類瘋迷」?究竟是什麼原因,竟讓納喇氏寧願放棄自己與家族的命運,做出這樣的衝動之舉?這一切,都成為隱藏在歷史迷霧中的謎團,給人以充分的遐想空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