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派兩員大將追到長坂坡,曹純放走了趙云,被張飛嚇跑的是誰?

張飛據水斷橋喝退曹軍,看著十分不可思議,但卻實實在在發生了,《三國志》和《華陽國志》均有記載,《華陽國志》的記載似乎更翔實可信: 「公(曹操)以江陵有軍實,恐先主據之,乃釋輜重,以輕騎五千追先主,一日一夜行三百里,及于當陽之長坂……張飛據水斷橋,橫馬按矛曰:‘我,張益德也,可來決4!’公徒乃止。先主斜趣漢津,適與羽船會;而趙云身抱先主弱子后主,及擁先主甘夫人,相及濟沔。」

讀者諸君請注意,「公徒」指的是曹操部下將士,絕非曹操本人,如果曹操也到了當陽長坂橋,虎癡許褚一定也會隨同前往,那時候張飛可就危險了。

按照《三國演義》的說法,張飛在長坂橋接應趙云的時候,有九員曹營大將先后趕到,這其中就包括我們熟悉的夏侯惇、張遼、許褚。

在演義小說中,夏侯惇曾與呂布和關羽大戰而沒輸,論起來張飛還是他的侄女婿;張遼曾為呂布八健將之首,武功不在關羽張飛之下(關羽的評價);許褚的武功與典韋相仿,后來跟馬超大戰二百三十回合不分勝敗。

長坂橋前的曹營九將,一對一單挑或許不是張飛的對手,但是「三英戰張飛」,獲勝的機率應該是百分之百,被張飛大吼一聲嚇得不敢上前,這不合常理。

《三國演義》尊劉貶曹,弱化曹營諸將可以理解,要是換成正史《三國志》(很多人說《三國志》不是正史,實際上它也是曾經魏晉兩朝審定認可,并列入「二十四史」名錄)的,其中的記載會更接近歷史真實,也更便于我們發現真相。

我們綜合分析三國史料,就會發現當初參加長坂之戰的曹軍大將只有兩人,其中一個是一直在追擊趙云的虎豹騎統領曹純,他抓了劉備的兩個女兒,還繳獲了大批輜重,根本就不可能帶著那麼多累贅跑到當陽橋上,被張飛嚇跑的那個「曹公徒」應該另有其人。

曹純抓了劉備的兩個女兒,可見于《三國志·卷九·諸夏侯曹傳》:「 純所督虎豹騎,皆天下驍銳,或從百人將補之,太祖難其帥(曹操在選擇該部隊統帥的時候很為難) 。純以選為督,撫循甚得人心。從征荊州,追劉備于長坂,獲其二女輜重,收其散卒。」

虎豹騎可能是當時天下第一精銳,曹純也是頂尖騎兵指揮官,他走后,曹操就再也找不出替代者了: 「督虎豹騎從圍南皮,袁譚出戰,純麾下騎斬譚首。北征三郡,純部騎獲單于蹋頓。及卒,有司白選代,太祖曰:‘純之比,何可復得!吾獨不中督邪?’遂不選。」

曹純戰功赫赫,我們不禁替趙云捏了一把冷汗:如果曹純不是繳獲物資和抓的俘虜太多,有甘夫人和幼主阿斗拖累的趙云,如何能擺脫虎豹騎的追擊?

按照古代冷兵器戰爭的規矩,輜重部隊不參加一線戰斗,虎豹騎因繳獲太多而變成了輜重部隊,攻擊速度大為減緩,曹純也只能眼巴巴地看著趙云突出重圍絕塵而去——將士們打仗,除了保命,最大的愿望就是多繳獲財物,曹純一向以善待士卒著稱,自然不會讓手下丟棄錢財輕裝追敵。

曹純的虎豹騎從趙云的保護下搶走了劉備的兩個女兒和全部輜重,還抓了大量的俘虜——徐庶的母親并沒有被曹操騙去許都而是在當陽長坂被俘,徐庶當時也還在劉備軍中: (劉) 琮聞曹公來征,遣使請降。先主在樊聞之,率其眾南行,亮與徐庶并從,為曹公所追破,獲庶母。」

已經撈夠本兒的曹純回營報功,真正追到長坂橋的,就只剩下荊州降將文聘了。

看過三國史料的讀者肯定知道,當時追擊劉備的曹軍只有五千人馬,其主力是曹純統帥的虎豹騎,另外就是充當帶路黨的荊州降將文聘文仲業: (曹操) 授聘兵,使與曹純追討劉備于長坂。」

這就很明白了:曹操初得荊州,各郡縣都需要安撫彈壓,有能力的大將需要到各處去當接收大員,追擊劉備的,就只能是機動性極強的虎豹騎了,而曹純人生地不熟,這就需要文聘來帶路了。

荊州的地盤很大,今天的湖南、湖北全境,河南南部,在東漢都屬于荊州,后來荊州轄區進一步擴大,廣東全境、廣西桂林和越南北部都劃歸了荊州,從南到北從東到西,都有上千里甚至過千里。在沒有衛星和無人機的古代,劉備在這麼大的范圍逃跑,想抓住他十分困難,曹操只好滿天撒網,看看哪個地方能掛住劉備。

曹純的虎豹騎在一日一夜間奔馳三百里,幾乎已成強弩之末,急需回營休整,真正追到長坂橋遇到張飛的,其實就是文聘帶領的本部人馬和一些曹操給他補充的部隊,所以在看見張飛的時候,一方面是心中有愧羞見故人(劉關張從建安六年到十三年,已經在荊州呆了七八年,文聘跟他們有過不少交集,可能跟張飛也喝過不少次酒),另一方面,也是長途奔襲有些疲憊,不敢跟以逸待勞的張飛糾纏。

更為重要的一點,是張飛在橋后的樹林里故布疑陣,文聘能投降曹操,說明他比較惜命,讓他冒著中埋伏的風險跟張飛拼命,那是萬萬不能的。

帶路的文聘遇到攔路的張飛,這場仗是沒法兒打的:一方長途奔襲,一方守株待兔;一方背水一戰,一方尚存狐疑。

張飛是劉備的最后一道防線,而文聘剛投降曹操,也就是為了混口飯吃,狹路相逢勇者勝,文聘根本就沒有多少戰斗意志,被張飛嚇跑,一點都不奇怪——如果真是曹操帶著許褚夏侯惇等一流大將和主力部隊趕到長坂橋,別說一個張飛,就是劉備關羽諸葛亮和趙云都在橋上怒吼,也會被包了餃子。

這樣一分析,我們就全都清楚了:追擊劉備于當陽長坂的曹軍大將,只有文聘和曹純二人而已,曹純的任務是追擊趙云帶領的后勤部隊,在基本完成任務后就樂呵呵盤點戰利品去了,最后只有可憐的文聘,在長坂坡差點被張飛嚇破膽子。

讀者諸君可以試想一下:如果真是曹操親率主力趕到長坂橋,看見單槍匹馬的張飛,怎能被幾聲大吼嚇得狼狽而逃?如果真像小說寫的那樣,曹營九將蜂擁而至,張飛還能守住那座小木橋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