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將一奴才賜給嘉慶,嘉慶卻偷著樂,後來奴才生下大清天子

自清朝立國以來,皇帝原配皇后,不是出自蒙古藩盟貴族,便是來自滿洲著名世家,從來沒有聽說,一個有奴才背景身份的女子,會入主中宮,享椒房之尊。還別說,真有一位有奴才標籤的女子,坐上了鳳輦,母儀天下,但這個女人只做了一年皇后便駕返瑤池,就連喪事都辦得很冷清,這是為何呢?

1、皇室「舅家」的包衣女子

孝淑睿皇后,喜塔臘氏,滿洲正白旗人,生于乾隆二十五年八月二十四日,比嘉慶帝大42天,是嘉慶帝的結髮妻子。

喜塔臘氏是女真一個非常古老的姓氏,始祖是生活在明朝初年的昂果都理巴顏,這位 昂果都理巴顏便是孝淑睿皇后的十一世祖。

話說,昂果都理巴顏有七個兒子,形成龐大的後裔群,地位最高的是長子都理金,世稱都督。

都理金的孫女嫁給了努爾哈赤的曾祖福滿,成了努爾哈赤的曾祖母興祖直皇后,都理金的玄孫女嫁給了努爾哈赤的父親塔克世,她就是努爾哈赤的生母顯祖宣皇后。

可見,喜塔臘氏對愛新覺羅家族的發源,做出了巨大貢獻,因為這層關係,喜塔臘氏一直被清皇室稱為「舅家」,受到努爾哈赤與皇太極兩代皇帝的尊重。

喜塔臘氏家族被委任守護永陵,被免除賦稅,沒想到的是,這反而拖累了家族,喜塔臘氏家族成員因此大多數未能「從龍入關」,失去轉變為京旗、提升門第的機會。

孝淑睿皇后這一支是昂果都理巴顏第五子薩璧圖的後代,在喜塔臘氏大家族中,處于邊緣地帶。薩璧圖的玄孫阿塔甚至被編入正白旗包衣佐領,成了皇室的奴才,但阿塔這一支沒有留守東北龍興之地,而是「從龍入關」,成了京旗包衣,這也就意味著,這一支喜塔臘氏由出仕做官的機會,家族興旺也是機會大大的。

這位入正白旗包衣的阿塔便是孝淑睿皇后的六世祖。

然而,孝淑睿皇后這一支直系喜塔臘氏,還真是沒能人,自阿塔往下五代,只有孝淑睿皇后的父親和爾經額做官超過了三品,和爾經額曾任職內務府總管兼副都統,後被追封為三等承恩公。

不過,孝淑睿皇后一家能夠脫離包衣身份,並不是因她嫁給了嘉慶,而是靠的另一個人:這個人是孝淑睿皇后的堂叔公(叔祖),名叫來保。

有資料顯示來保初隸內務府辛者庫,也就是說,孝淑睿皇后這一支喜塔臘氏,很有可能也是辛者庫出身。這樣來看,清朝有辛者庫出身背景的不止嘉慶的生母孝儀純皇后(令妃)一個,嘉慶帝的原配孝淑睿皇后同樣有辛者庫背景。

來保在康熙朝做過侍衛,雍正繼位後,被提拔為內務府總管,但他在查抄廉親王允禩府邸的時候,奏報不實,可能是對允禩一家有所包庇,因此被雍正奪職位,後來又複任內務府總管一職。

乾隆繼位後,來保雖年事已高,但卻受到重用,這樣來看,來保還屬于大器晚成類型的。乾隆四年,來保被授予內大臣,賜予可以在紫禁城騎馬的待遇。

兩年後,即乾隆六年,乾隆下旨將來保一家拔出包衣,抬入正白旗滿洲。這樣,孝淑睿皇后一家也跟著沾了光,擺脫了包衣奴才身份。

乾隆十年,來保調任禮部尚書,授領侍衛內大臣,三年後入值軍機,成為軍機大臣。

乾隆二十九年,來保去世,享年84歲,贈太保,入祀賢良祠,諡文端。

雖然孝淑睿皇后一家擺脫包衣籍是沾了堂叔公來保的光,但他們一家真正發達,靠的是孝淑睿皇后的父親和爾經額。和爾經額有一定的辦事能力,才做到了內務府總管,兼職副都統,孝淑睿皇后一家首次出了三品以上的高官。

話說,和爾經額有三個妻子,原配是瓜爾佳氏,繼妻是李佳氏,二繼妻是王佳氏,孝淑睿皇后的生母,就是最後那位二繼妻王佳氏。這樣來看,孝淑睿皇后應該是和爾經額的小女兒。

此外,孝淑睿皇后還有四個兄弟,分別為盛住、隆住、孟住、齡住,前三個是哥哥,最後一個是弟弟。雖然嘉慶帝親政後,對這幾個小舅子頗為器重,但不得不說,孝淑睿皇后這幾個兄弟,是真不爭氣,簡直就是自私自利的小人。

2、賜封皇子嫡福晉

乾隆三十九年二月,和爾經額之女喜塔臘氏在八旗選秀中,脫穎而出,隨即被乾隆指給了十五阿哥永琰為嫡福晉。

這裡我們需要明確一點,按照乾隆後來的說法, 永琰在乾隆三十八年被秘立為皇儲,也就是說,這次選秀,選的是未來的大清皇后,對此,只有乾隆一人是心知肚明的。

不過,有些時候,大臣們習慣以皇子的婚配,來推測皇帝秘立的是哪位皇子。我們可以看一下其他幾個皇子的婚姻:

乾隆三十一年被指婚的是十一阿哥永瑆、十二阿哥永璂。

永瑆是乾隆晚年非常寵愛的一個兒子,乾隆將大學士傅恒的女兒富察氏嫁給了他,傅恒是乾隆的小舅子,既有公爵頭銜,又是大學士,門第無可挑剔,屬于滿洲世家中的翹楚。

永璂是繼皇后那拉氏所生的兒子,那拉氏病逝冷宮後,永璂也隨即失寵,乾隆將蒙古某個台吉的女兒(博爾濟吉特氏)嫁給了他。

乾隆四十五年被指婚的是十七阿哥永璘。

永璘是乾隆的小兒子,也非常得乾隆喜愛,乾隆將一等果毅公、兵部尚書阿裡袞的幼女鈕祜祿氏嫁給了他,鈕祜祿氏出身滿洲頂級世家弘毅公府,筆者認為這是唯一一個能夠與鑲黃旗富察氏(孝賢皇后一家)相媲美的家族,甚至在某些方面,還要蓋過富察氏,因此,這份婚姻也無可挑剔。

反觀乾隆三十九年被指婚的十五阿哥永琰

乾隆將擁有包衣背景(辛者庫出身),祖上五代沒出任何高官的喜塔臘氏,指給了兒子永琰,這也太潦草了吧。但是,人家永琰並沒有氣餒,反而偷著樂,還很高興,因為他知道,是自己的怎麼也逃不掉,不是自己的,想爭也爭不來。

不過,單看乾隆對孝淑睿皇后堂叔公來保的態度,並不說明永琰完全沒有機會。

這份婚姻安排,從後面來看,頗有掩蓋永琰皇儲身份的嫌疑,因此,大臣們在乾隆晚年才無法斷定,乾隆所立是究竟是不是十五阿哥永琰。

乾隆三十九年四月十七日,15歲的永琰與喜塔臘氏在紫禁城奉旨成婚,從此,喜塔臘氏便成了皇十五子永琰的嫡福晉。

雖然在他們婚後的前五年裡,喜塔臘氏沒有生育,但從乾隆四十五年開始,卻是好消息不斷:

乾隆四十五年,喜塔臘氏為永琰生下第二女。

乾隆四十七年八月初十,喜塔臘氏為永琰生下第二子(嫡長子)綿甯。

乾隆四十九年,喜塔臘氏生第四女莊靜固倫公主。

乾隆五十年四月,喜塔臘氏再次有了身孕,但這一次,她在三個月,即當年的七月小產。原本喜塔臘氏的身體非常健康,但接連不斷的生育,使得她血氣漸虧,甚至月經失調,這成了喜塔臘氏早逝的根源所在。

乾隆五十四年,皇十五子永琰被乾隆賜封嘉親王,喜塔臘氏成了嘉親王福晉。

3、紅顏薄命的中宮皇后

乾隆六十年九月初三,乾隆禦臨太和殿,當眾揭開了縈繞在人們心中二十年的謎團,皇十五子永琰被冊立為皇太子。同時,乾隆讓穎妃搬離了景仁宮,讓給被冊為太子妃的喜塔臘氏居住,由是,喜塔臘氏便成了中國歷史上最後一位太子妃。

嘉慶元年正月初四,喜塔臘氏正式被冊立為皇后,隨後不久,她的父親和爾經額被追封為三等承恩公。

嘉慶二年二月初七這一天,嘉慶帝一大早便出宮了,前往社稷壇祭祀社神和稷神,隨後又前往圓明園。然而,就在下午兩點左右,宮中卻突然傳出喜塔臘氏崩逝的消息,于是,嘉慶抓緊趕回宮中處理喪事。

嘉慶帝還頒佈了一份詔諭:

根據這份詔諭,很明顯,喜塔臘氏的喪儀得到了削減,甚至在圓明園值班的大臣都不用穿素服,按照嘉慶的說法是因喜塔臘氏「甫及一年,母儀未久」,其實並不如此,關鍵點就在太上皇乾隆,當時乾隆都是八十七歲的高夀了,如果嘉慶對喜塔臘氏的喪事大操大辦的話,這乾隆能高興嗎?畢竟軍政大權還在父親乾隆手裡呢。

這一點,嘉慶還是明白的,不得不承認,嘉慶的確是一個聰明人,辦什麼事都稱合乾隆的心意,因此才能順利接班。

就這樣,喜塔臘氏的皇后喪禮辦得非常冷清,被賜諡號為:孝淑皇后。

按照嘉慶帝后來「先皇后逝世,蒙皇考賜諡孝淑」的說法,喜塔臘氏的這個諡號,還是乾隆定下的呢,或許在乾隆看來,這個兒媳是個賢良淑德的女子。

雖然喜塔臘氏的喪事辦得冷清,但所幸最終他所生的兒子綿甯繼承了大清皇位,即道光皇帝。道光繼位後,不但專門寫詩悼念母親,還為母親上了諡號,後來經過咸豐、同治兩代皇帝的加諡,喜塔臘氏的最終諡號為: 孝淑端和仁莊慈懿敦裕昭肅光天佑聖睿皇后。

嘉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孝淑皇后喜塔臘氏被葬入昌陵地宮。

道光帝上孝淑皇后諡號冊文:

孝淑睿皇后喜塔臘氏可以說是唯一一位有包衣背景、且能入主中宮的大清皇后,雖然嘉慶生母孝儀純皇后同樣是包衣出身,同樣最終有皇后名分,但她的皇后屬于追封,其生前並沒有做過皇后。

雖然喜塔臘氏出身有瑕疵,但她卻幸運被乾隆看中,成了嘉慶皇帝的原配妻子,這是她的幸事。誠然,喜塔臘氏也確實得到了嘉慶的寵愛,四次懷上龍胎,兒子綿甯也順利繼承大清皇位,唯一的遺憾就是她的早逝,可即便如此,喜塔臘氏仍然創造了記錄:清朝唯一一位入主中宮的包衣(背景)皇后,也是清朝唯一生下天子的嫡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