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隔幾年,再讀《如懿傳》原著蓮心,終於讀懂她的「見死不救」

@妙眼看天下 道盡人間冷暖,從影視入手,細致分析古裝劇,大家好,我是小醬,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人生百態。

蓮心飄飄忽忽地走著,走到廊下,撿起了那個布偶。她如著了魔一樣,拆開針腳很松的布偶,看到裡頭的蘆花。

呵,是蘆花。

蘆花飄絮飛起,落到了房裡。

蓮心輕輕地哼著曲子,又慢慢地縫上布偶的缺口。

是蓮心,害了永璉。

永璉有喘症,太醫千叮嚀萬囑咐,一定不能沾染蘆花等容易導致呼吸不暢之物。

嘉嬪把這些話,旁推側擊地告訴過蓮心,因為她知道蓮心,恨透了皇后。

海蘭也明目張膽地把這樣的話說給蓮心聽,因為她也知道蓮心不會放過皇后。

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蓮心恨透了皇后,對皇后充滿了怨懟。可惜唯有皇后不知道。她竟然把這樣一個對自己仇恨的人放在了親生兒子身邊。

何其糊塗。

永璉死後,如懿無限哀悼,對海蘭說: 「二阿哥到底還是個孩子。」

如懿善良,她覺得稚子無辜,大人不管有多惡,都不該沾染到了孩子。

那麼,蓮心害死永璉,算是狠毒嗎?

那時候的蓮心,是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當她知道皇后就是為了永璉,把她嫁給了王欽。當她知道蘆花可以害死永璉,當她日日夜夜不敢合眼,即使王欽死了,她都無法走出那樣的噩夢時,她是瘋魔的。

她害永璉,就如同著了魔一樣,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

她為什麼會如此?

因為她被王欽折磨的太狠了,已經出離了「正常」的范疇。

她害了永璉,哼著歌,慢慢地走在長街上,她對永璉這個無辜的稚子沒有同情,有的只是「大仇得報」的快樂。

如懿覺得永璉可憐。

可是海蘭卻說:「可惜,有這樣的額娘,想保兒子長命百歲也難。」

如懿問海蘭,是不是海蘭做的。

海蘭答:

不是,我從沒踏進過二阿哥房裡,想做也做不到。姐姐,這世上作惡的人太多了,她們都會有報應的。姐姐,別可憐那些自作孽的人。

在海蘭看來,皇后是自作孽,害了蓮心,而蓮心又把這報復給了永璉。

一報還一報,公平的很。

在讀《如懿傳》原著的時候,我一直在想,既然一報還一報,皇后犧牲了蓮心一生的幸福,而蓮心也害了永璉,讓皇后也嘗到了求助無門的滋味,為什麼皇后落水後,蓮心還是選擇了見死不救呢?

她也跟那些嬪妃一樣,盼著皇后死嗎?

她不是盼著皇后死,她是過不了心裡的那道坎。

原著裡這樣寫道:

蓮心默默無言,想起皇后落水那一刻,她分明是看見的,也生了要救她的念頭。可不知怎麼,那一步無論如何也跨不出去。可如今看她垂死,也有些不忍。若言報復,她蓮心手上也早沾了鮮血,將本不能活命的永璉早些送上了路,對皇后亦是如此。或許,她作下的孽,也只有拿這條殘命來還了。

蓮心,想過要救皇后。

可她無論如何也跨不出去。 因為拋開了仇恨,還有傷痛。她磨滅得了仇恨,卻磨滅不了那些傷痛。

蓮心和王欽新婚當夜,廡房裡傳來的慘叫,聽過的人,沒有人能忘記。

蓮心作為當事人,她所經歷的苦楚,是旁人難以想象的。

如懿曾經看到過蓮心身上的傷:

她的手肘以上不易露出的地方,或青或紫,伴著十豎排深深的牙印,像是有深仇大恨一般,那些牙印直咬到血肉裡,帶著深褐色的血痂。尚未痊癒的地方,又有新的咬傷。幾乎沒有一片皮膚是完好的。

而這些傷不過是冰山一角,王欽用盡了手段折磨她,咬她,用針紮她。

身體的折磨,精神的恐懼,日復一日,終究入了血肉,也入了骨髓,形成了隱傷,再也揮之不去了。

即使王欽死了,可只要那傷痛在的一日,蓮心就永遠無法做到對皇后善良。

她害永璉,是恨透了皇后。她見死不救,是因為踏出那一步,她對不起她自己受的那些苦楚。

人被傷的太狠了,過了極限,是永不能痊癒的。

不管是人的身體,還是人的精神都有一個極限。

只要不過那個極限,一些傷痛會隨著時間,隨著經歷,隨著大仇得報,慢慢消退。可一旦那些傷痛,過了那個極限,即使用盡了手段,用夠了時間去愈療,也會留下後遺症。

王欽對蓮心的折磨,已經完全超出了蓮心的認知和承受能力。那些傷痛,永難祛除。

再加上皇后對這件事絲毫沒有懺悔,還怪蓮心不得用,排擠她,厭棄她。

痛上加傷,那隱痛便又加上了仇恨。

害了永璉,去了仇恨,可那隱痛,哪怕皇后死了,也會追隨蓮心一生。

海蘭說,一報還一報。

可有時候,這公平是難以衡量的。蓮心所受的折磨,和永璉與皇后的兩條人命,孰重孰輕?

報應這件事,只能分先後,很難論輕重。

沒有皇后的因,就絕不會有永璉和皇后的果。

永遠記住,小惡釀大禍的道理。

如果皇后知道,自己的小惡,會釀成大禍,她還會如此對待蓮心嗎?

不會。

她能如此對待蓮心,不過是覺得自己拿住了蓮心的七寸。蓮心的家人都在她手裡,她篤定了蓮心不敢把她怎麼樣。她還篤定了,這件事對蓮心的影響是極小的,不過是嫁錯了人。因為小,她不覺得自己做了大惡。她覺得這僅僅是一件小事。

可她絲毫不以為意的這件事,毀了她和她孩子的一生。

有些惡,你看來是小事,於別人卻是「折磨一生」的大事。我們常說善良,而這善良的一種,則是能由己及人。

劉備教育劉嬋,勿以惡小而為之,大概也是參透了這小惡釀大禍的道理。

蓮心的「不善良」,有錯嗎?

稚子無辜,永璉沒有做錯任何事,他是無辜的受害者。

可蓮心又何嘗不無辜。她一心為了皇后,卻被皇后逼著嫁給了王欽,受了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

唯一不無辜的就是皇后。

一個人的惡念一起,那些受害的人,就不得不在這惡念裡糾纏。一個作惡的人,妄圖受害的人,恩怨分明,以德報怨,如何可能。

你待別人善,別人未必待你善。

可你若是待別人惡,那麼別人如何傷害你,你便也無話可說。

《如懿傳》我反復讀了兩遍,從始至終不覺得琅嬅可憐。因為她所得的所有報應,大多是她一手造成的。

尤其是對蓮心。

她從未給予過這個陪伴自己多年,盡心盡力的丫鬟,一絲絲情分,甚至是一絲絲可憐。

她不可憐人,人亦不會可憐她。

你的鋒芒裡,一定要有善良。

你的善良,要有點鋒芒。

我曾經很喜歡這句話。可讀了蓮心,讀了琅嬅,我發現一個人的鋒芒裡,一定要有善良。

你想更上一層樓沒錯,你想要獲得賢名沒錯,你想要為自己的兒子打算也沒錯。

但是,你的這些鋒芒裡,要存有最底線的善良。至少那些沒害過你,甚至是你最身邊的人,你該對她們存有善良。

因為,你若對自己的身邊人都能涼薄,那麼身邊人對你的涼薄,就會是最根本的。

琅嬅對於永璉何其小心。

純嬪曾經直言:

只是皇后小心,二阿哥的一應穿戴所用都是親自縫製的。飲食起居更是密不透風。

皇后是後宮之主,永璉是嫡子,即使嘉嬪有算謀,如懿有寵愛,皇帝有懷疑,只要皇后的內部不出問題,長春宮便如鐵桶一般,無人能撼動。

若是琅嬅,在為己的同時,能顧及一下身邊人,絕不會是如此下場。

是一報還一報,更是一人惡念起,眾人皆作惡,於是這深宮之中,再無「手上無血」之人。

而蓮心不過是,滄海一粟。

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妙眼看天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