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無名之輩」,就干掉小霸王孫策,山越人為何如此厲害

建安五年(200年),小霸王孫策在打獵時遇刺,后傷重不治離去。關于刺客來歷,無非就是吳郡太守許貢門下的三個賓客。只是,這三位「無名之輩」有什麼本事,能把孫策給暗算了?

孫策之驍勇,舉世公認。王朗說他「勇冠一世」,傅玄也稱其「勇蓋天下」,就連與孫策作對的許貢,也不得不承認: 「孫策驍雄,與項籍(羽)相似」,「 若放于外必作世患」。而且,裴松之注引《江表傳》中還說:孫策遇刺前已有察覺,所以他先解決掉了一人。

可即便如此,孫策仍「不敵」剩下兩個刺客,甫一交手便被射中面頰。這事雖看上去有些「離譜」,但考慮到刺客出身與孫策短板,就很好理解了。首先要解決的是:刺客到底有什麼來歷,他們為何這麼厲害?

一、刺客是山越人

毫無疑問,刺客是許貢門客出身;但還有一種說法指出:刺客是嚴白虎的余黨。據《三國志·孫策傳》注引《江表傳》記載: 「策前西征,(陳)登陰復遣間使,以印綬與嚴白虎馀黨,圖為后害,以報(陳)瑀見破之辱。」

陳登的族叔陳瑀,曾被孫策大敗。彼時,陳登擔任廣陵太守,其所在的江淮地區也是孫氏(與淮泗武將)重點征伐的對象。于公于私,陳登都要解決孫策。是以他暗中聯系到了嚴白虎余黨,謀劃了這場刺殺事件。按此記載,動手之人顯然是嚴白虎余黨。

問題便在這里:刺客到底是許貢門客,還是嚴白虎余黨呢?

實際上,這兩種身份并不沖突,因為吳郡太守許貢與江東豪族嚴白虎之間,有著密切往來。按《三國志·朱然傳》: 「貢南就山賊嚴白虎。」許貢戰敗后,為何要投奔「山賊」嚴白虎?

客觀而言,無論是「山賊」,還是「山寇」,都是東吳官員對于山越人的蔑稱。與「累世仕官」的士族不同,嚴白虎雖然也是豪強,但卻是江南地區的土著山越人。而從山越人的表現看,他們又與士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袁術曾暗中勾連 「丹楊宗帥陵陽祖郎等,使激動山越,大合眾,圖共攻策」。以太史慈之言: 「鄱陽民帥,別立宗部。」指江南地區的山越,往往如宗族的社會結構一般,習慣「聚族而居」,甚至有些山越宗部,已發展為地方豪族。礙于其強大的軍事實力,地方長官也經常主動尋求合作。

作為山越人中的佼佼者,嚴白虎自然是吳郡太守許貢的主要合作對象。進一步而言,嚴白虎和其他山越宗部,一直與袁術有著密切往來。《三國志·朱然傳》中還記載: 「是時下邳陳瑀自號吳郡太守,住海西,與強族嚴白虎交通。」

陳瑀早年曾投奔袁術,在后者默許下立足吳郡,并與嚴白虎展開交往。后陳瑀與袁術交惡,退走下邳,吳郡太守便由盛憲接任。盛憲之后,即是前往揚州避難的許貢。許貢一個外來戶,是如何在短時間內成為吳郡太守的?

這離不開一個關鍵人物——許昭。

孫策說過: 「許昭有義于舊君(即盛憲),有誠于故友(即嚴白虎)。」可見許昭與盛憲、嚴白虎之間關系匪淺,在吳郡很吃得開。據《三國志·許靖傳》記載: 「吳郡都尉(即許貢)、會稽太守王朗素與靖有舊。」那麼不排除一種可能:許貢、許昭、許邵、許靖乃是同族。

正是在同族許昭的幫助下,許貢才能立足吳郡。也正因如此,許貢、嚴白虎再次被孫策擊敗后,二人會前往余杭投奔許昭。此事亦見于《建康實錄》所引《志林》。更為關鍵的是,在許貢、嚴白虎被孫策除掉后,許昭曾經為他們復仇。

據《建康實錄·吳上·太祖上》記載: 「初,吳郡太守許貢見策英杰,乃表‘策勇蓋天下,驍雄似項羽,請朝廷征入,不然必為后患’。策微知,使人遮得其表,而召貢責之,令武士絞之。及此兵屯江上,因出獵,馬駿,去從騎遠,為貢客許昭伏刺之,傷面。」

此處記載與《三國志·孫策傳》及裴松之所引《吳錄》《江表傳》中的記載互相印證,可見許昭就是除掉孫策的執行人。他的另外兩個幫手,便是受他庇佑而幸存的嚴白虎余黨,或者說是許貢門客。

嚴白虎是山越渠帥之一,其余黨也必然是山越人,破案的關鍵就在這里。

二、山越人有多強

漢末三國時期的山越人,擁有不可小覷的單兵作戰能力。令曹操、劉備都主動招募的丹陽兵,便是山越人中的一支。

據《三國志·諸葛恪傳》記載: 「丹楊地勢險阻......山谷萬重......山出銅鐵,自鑄甲兵。俗好武習戰,高尚氣力,其升山赴險,抵突叢棘,若魚之走淵,猿狖之騰木也。」

山越人,是百越人的后裔。秦漢更替,戰亂不休,百越人為避戰亂,隱入深山老林之中。兩漢時期,山越人一直安分守己,不參與外界紛爭。這是因為山林中的豐富資源,足夠讓他們維持耕獵生活,自給自足。

與傳統的小農經濟相比,山越人更看重打獵本領,這是維持他們生存的基本技能。而想要成為一個合格的獵手,首先便要掌握射術。這種現象絕非個例,漢末三國時代帶有地域色彩的幾處「精兵之地」,都有這個特點。

除丹陽兵以外,還有泰山兵。泰山郡位于兗、青、徐三州交界處,「背山面海」,導致山民多有剽悍之風,長于奔襲斗勇。以臧霸為首的「泰山諸將」,即是其中代表。而最像山越人的,是巴蜀腹地的蠻人。諸葛亮平定南中后,曾選拔「長者善射之士」為弩兵,配合改進后的諸葛連弩,使蜀軍在山地戰中占盡優勢。

由此可見,射箭這種遠程進攻手段,是刻在山越人骨子里的本能。反觀孫策,雖然驍勇一世,卻更擅長近身作戰。為人津津樂道的「太史慈酣斗小霸王」,也是孫策占了便宜。太史慈猿臂善射,例無虛發,是正史記載中的神射手,倘若他在遠處便向孫策發起進攻,后者也只能淪為移動的靶子。

綜合考慮,孫策先下手為強,還能被兩個刺客射中面頰,并不能證明他是名不副實。只能說,在這麼一場精心謀劃的計劃中,山越人出身的刺客,利用山林的主場優勢,可以更好地發揮自身長處。

在這種地形下,孫策無疑處在被動地位。他從一個獵人淪為「獵物」,這才不幸遭到毒手,從而令后人留下了無數感慨:倘若孫策還活著,能否反攻中原,改變三足鼎立的格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