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老照片:小妾坐一溜,宮女站一排,窮苦人家擠院子裡吃一道菜

清末回娘家的母女,母親騎著一頭小毛驢,紮著辮子的女兒坐在竹筐裡。能坐著毛驢出門,這已算是家境不錯的了。不過她們身後住的房子還是暴露了她的真實家底,茅草房子,石頭門,毛驢應當是租的。

洗衣服的苦力,正在地主家幹活。有錢人衣錦華服,享受的很。下力的活都是傭人幹的,她們起早貪黑,日夜操勞,有的只為混一口飯吃。

喝洋酒的三姐妹,桌子上擺著紅酒和酒杯,還有水煙袋。即便到了今天,喝紅酒也不是天天能消費的。這在當時絕對是天價,也時髦得很。

一位即將出嫁的新娘子,頭上都是精美的頭飾。她淚眼婆娑,梨花帶雨,對自己的婚姻不滿意或者是不忍別離自己的爹娘。那時,都是媒妁之言,在成親之前,幾乎見不到對方。至于醜俊要等到洞房花燭夜了

一位鄉紳攜小妾出鏡,七個小妾坐成一溜,個個都是嬌美可人。封建社會都是一妻多妾制,正妻門當戶對,端莊秀麗,一般不屑與小妾為伍。至于小妾出身低微,雖然年輕貌美深得老爺寵愛,也是不受正妻待見的。左邊那位應該出身青樓,盤著二郎腿,這在當時是風塵女子的最喜歡的坐姿。

一位重刑犯,脖子裡圈著大鐵鍊,手裡拿著大鐵棍,腳上也是。為了防止他逃脫,無所不用其極,他每走一步都要用力將鐵棍提起,力不及者幾步就會氣喘吁吁。

一位富態十足的官員,耳大面方,。「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晚清吏治腐敗,八股選士的弊端已經非常嚴重,賣官鬻爵,「捐官」者比比皆是。一旦上任,他們就四處盤剝,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

幾位參加包衣選秀的旗女,站成一排等待嬤嬤的選拔。她們衣服上都寫著名字,被選中後登記在冊,成為宮女。在宮裡要待十幾年,生死有命。

她們家境並不好,也成不了皇帝的妃子,一入宮門深似海,大好的青春年華就這樣付諸東流。因為沒有家庭背景,也就常常成為宮鬥的犧牲品。

兩名大內侍衛在景山「壽皇殿」,一位手持長戟,一位腰刀及地,威風凜凜。這些經過層層選拔的大內侍衛對皇權忠心耿耿,盡職盡責。可熱兵器的到來,這些冷兵器也就沒了用武之地,在洋槍洋炮面前都不堪一擊了。

犯人押赴刑場前,遊街示眾,圍觀者人山人海呀。麻木無知讓人感喟良久。八國聯軍侵華時,很多人為聯軍運送物資,甚至幫助洋人扶梯攻城,上演匪夷所思的一幕。

1900年,天津城的一家百姓,全家人擠在院子裡吃飯,桌子上就擺了一道菜。各人碗裡的麵糊早已經下肚,還是饑腸轆轆。一側的孩子坐在水缸上,把碗舔得乾乾淨淨。

庚子事變,慈禧的叫板讓洋人痛擊。天津城不到一個月被攻陷,到處斷壁殘垣,城內十人去其九。「天津如一塊肥肉,肉均刮盡,只餘乾枯之骨矣。千奇百怪,可驚可懼之,殘害、淩辱皆公然出現于世。」

苦難的年代,不堪回首;屈辱的歷史,不能遺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