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老照片:貧困男子背著老母親乞討,大家庭人丁興旺兒孫滿堂

晚清距今不算特別久遠,但彼時的人物與事件在現實中已經很難找到蹤跡。好在照相機定格了一些珍貴瞬間,我們得以直觀地感受那些歷史細節。

常鎮通海道蔡世俊。

常鎮通海道駐鎮江府,領常州府、鎮江府、通州(直隸州)、海門廳。蔡世俊于1868年1月擔任此職,直至1870年4月被朝廷調離。同時,他還兼任鎮江海關道,監督海關運行,並辦理所在地方對外交涉事務。

街頭書攤。

舊社會雖然識字率很低,但人們普遍對文化有著較高的敬畏心理,比如「敬惜字紙」的傳統。所謂「敬惜字紙」,就是寫有字跡的紙張不能隨意丟棄,即便是廢棄了的字紙,也不能與其他垃圾混在一起,而要集中起來,統一焚燒。如果胡亂丟棄或者用作其他用途(做鞋樣、收為原料再造紙等等),就可能面臨罰款、戴枷示眾等懲罰。

病人被抬到醫院救治。

這名病人被抬到北京協和醫院治療。攝影師稱這個簡陋的擔架為Chinese ambulance(中國救護車),實在有點誇張了,它沒有輪子,連車都算不上呢。

北京崇文門大街街景。

這段街道今稱東單北大街。大街兩邊豎立著電線杆和路燈,可以看到新時代的跡象。路左的西式建築是協和醫院,不遠處的四柱三間牌樓為克林德碑。

Sup Kem與他的家人。

Sup Kem(後排右二)是清朝海關官員杜德維(EdwardBangs Drew)家的大管家。後排左二是他的妻子,後排右一是他的女兒,後排左一、前排左二是他的兩個養子,前排另外兩個小朋友是他的兩個侄子。

Sup Kem家族合影。

照片中包括Sup Kem(後排中間)的母親、妻子、子女輩及孫輩。他的家庭人口比較多(僅入鏡者就有29人),可謂人丁興旺、兒孫滿堂。看得出來,他們家的經濟實力很雄厚,可能杜德維給他支付了豐厚的報酬。

Sup Kem家族女眷合影。

這三位婦女身穿襖褲,衣裝整潔,坐姿端正,看上去有良好的教養。左一是Sup Kem的妻子,中間那位拿著煙袋,有點「大姐大」的范兒。

男子背著老母親乞討。

若不是失去家園或者家庭破產,淪落到走投無路的地步,這名男子怎麼可能背著年邁的老母親四處流浪,以乞討為生?老母親連一雙鞋子都沒有,可見貧困到了極點。晚清時期社會動盪,因天災、因戰亂而流離失所的百姓並不少見。

清軍士兵用獨輪車運送機關槍。

晚清軍隊曾進口並仿製機關槍,裝備到部分部隊,在甲午戰爭中也大規模使用過,但是沒有發揮克敵制勝的效果。 ​當一支軍隊整體戰鬥力低下的時候,個別先進武器是扭轉不了命運的。

抬運棺材。

這個場景不是葬禮,而是棺材鋪將棺材送到訂購人家裡。以前人們往往會提前準備棺材(現在部分農村仍保留此習俗)放在家裡,稱為壽材。此舉並非不吉利,反而有添壽的美好期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