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老照片:喜笑顏開數錢的年輕人,辛苦做工掙銅板的小女孩

奧利弗和珍妮·洛根是一對夫妻,他們是湖南的美國長老會傳教士成員,因為工作原因,他們在湖南生活了很長一段時間,在此期間,奧利弗拍攝并收藏了大量有關常德的老照片。

這些照片曾發表在他們所撰寫的論文中,后經他們的女兒艾爾莎提供才呈現在世人面前。根據照片的備注,這些照片拍攝于1900-1919年,然而通過對照片中人物的辨識,我們可以清楚斷定這些照片都拍攝于民國成立之前的清代末期。

常德街頭

清末的一個夏天 ,攝影師在常德街頭架起了照相機,很快吸引來一些人們的好奇目光。天氣很熱,很多小孩子都光著上身。右側的一名男子戴著一頂寬帽大草帽,他可能是一名長途旅者,因為在當時,這種樣式的帽子流行于四川成都一帶。

吹糖人

常德街頭,年輕的吹糖人用喇叭聲吸引來了周邊的孩子們,然后他用糖稀吹出各式各樣的小動物造型。孩子們對這種好吃又好看的食品是沒有抵抗力的,常常傾囊而出也要擁有一個。注意小女孩的小腳。

獨輪車

在古代中國,手推車是最常見的交通運輸工具,有時候兩邊坐人;也有時一邊放行李,一邊坐人;還有的時候,車上干脆只拉著一頭一路尖叫的豬。這種車子是不需要喇叭的,「吱吱扭扭」的車輪聲足可以讓前面的人知道有車子過來了。奇怪的是照片中的三個人,雖然都穿著中國普通百姓的服裝,樣貌卻像是外國人。

陶瓷修補工

圖中的男子挑著擔子,穿行于城內的大街小巷,當人們的瓷器、大水罐或者臉盆出現破損時,都會找他來修補。他用金剛鉆在裂縫的兩邊鉆孔,然后用小的黃銅鉚釘固定,修補之后的容器就像新的一樣滴水不漏。

數錢幣

當年使用的貨幣為銅錢,因面值較小,很多時候需要用繩子穿起長長的一串,分量自然不輕。因此,清點大量的銅錢也是一件頗為辛苦的事情,必須拉開架勢當做一項艱苦的工程來干。但是,無論如何數錢都是一件讓人快樂的事情,看圖中兩個人的神情便一目了然了。

栽炮捻

數錢開心,掙錢的時候卻很辛苦。圖中的兩個女孩正把火藥的引線放進鞭炮中,辛苦一天的報酬也不過只有幾個銅板。

街頭茶館

一個冬天上午,常德街頭的一家茶館內人滿為患, 茶桌跨著門檻擺放,為的是可以享受更多的陽光。三五成群的老人圍坐在一起,一邊喝茶聊天,一邊曬著太陽。

私人轎子

圖中的的這乘轎子屬于畫面中間的這名洋教士,他的名字叫普雷斯頓。兩名轎夫也是他常年雇傭的,他不但喜歡在工作時穿著中式服裝,而且還有一個中國名字。和其他有錢的中國人一樣,他也把自己的的中國名字寫在轎子邊的燈籠上。

耍猴

一名耍猴的藝人被洋教士請到自家的后院里,給他的家人單獨表演節目。猴子駕馭著農具,正在模仿農夫犁地,前面牽引的不是牛馬,而是一條狗。 洋教士的孩子們就坐在門廊上看演出。節目很精彩,以至于很多年以后,畫面中的孩子還記得這個有趣下午所發生的一切。

年輕姑娘

這張照片小編之前早已見過,但并不知道是拍攝于常德。拍攝者給這幅照片取名「跳舞女孩」。開始不太明白,爾后突然醒悟可能和這名女孩走路時的姿勢有關。因為她裹著非常小的腳,走起路來「風擺楊柳」好像跳舞一樣。

小腳特寫

當時女人的腳到底有多小,這張照片給出了明確的答案。這是一名當地婦女的小腳特寫,為了使人們能夠更清晰地了解腳的大小,拍攝者專門找來一只男人的皮鞋和一只茶杯作為參照。

僧人與道士

一張在常德太陽山普光寺前的奇妙合影。一僧一道分坐在寺廟香爐的兩邊,道士手握書卷,僧人手托煙斗,在當時,兩者都是文雅之物。他們各自的弟子同樣分列兩邊站在他們身后。

吃飯時間

沅水上的一條大帆船上,四個男人和一個女人正在船甲板上吃飯。這些飯菜是船主的妻子在甲板下的「廚房」準備的。雖然辛苦做飯,但當吃飯的時候,她并不能和男人們坐在一起,只能遠遠躲在船艙的另一邊獨自進餐。

鸕鶿捕魚

圖中這些蹲在船幫上的鳥叫做鸕鶿,是經過訓練的水禽,可以幫助主人在河里捕魚。舊時,全國各地只要有水的地方都能看到它們的身影。它們的脖子上套著一只環,以防止把捕捉到的大魚吞進肚子。小于套環的魚它們會吃掉,作為辛勤工作的獎勵。這些鸕鶿的數量很多,但每一只都能很清楚地辨別自己主人的船只,出水后會自動回到它們各自的位置上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