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亭嶺之戰勝負已分,太史慈孫策知道:曲阿小將是逃走還是被斬?

三國最有名的五場打斗,當數虎牢關三英戰呂布,神亭嶺太史慈酣戰小霸王,關羽黃忠戰長沙,潼關渭水許褚赤膊戰馬超,葭萌關張馬舉火夜戰。

濮陽城曹軍六將圍毆呂布,襄樊之戰龐德箭射關羽,出祁山趙云力斬韓家父子五人,這三次打斗也很激烈,但似乎還不如東萊太史慈與江東小霸王孫策的神亭嶺之戰那樣給人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神亭嶺之戰不但讓孫策太史慈聞名于當世,還成就了一個無名無姓之人——那位「曲阿小將」被后世,尤其是現在的部分文章傳寫得神乎其神,甚至還有人說他就是年輕時候的黃忠黃漢升。

曲阿小將當然不是黃忠,如果真是黃忠,一人單挑孫策麾下十二將的戰績,是一定要寫進《三國志·關張馬黃趙傳》的。

事實上無論是看《三國志》還是看《三國演義》,那位曲阿小將的結局都是一目了然的。《三國志》太過簡練,咱們今天就以《三國演義》為依據,通過幾個細節來分析,就會發現神亭嶺之戰勝負已分,太史慈和孫策都知道,曲阿小將膽子很大武功不高,即使他武功僅次于太史慈,也很難在程普、黃蓋、韓當、蔣欽、周泰等十二人的圍攻之下逃脫。

分析神亭嶺之戰勝負和曲阿小將結局之前,咱們先要弄明白一點:小將指的是那人的級別還是年齡。

在古代,小將與大將是相對而言的:「 為小將須立功以爭勝,為大將戒貪小功而誤大局。」

那位跟隨太史慈去神亭嶺襲擊孫策的小將,年紀未必很小,但級別肯定不高,我們細看《三國演義》就知道,趙云和馬超出場的時候,說的都是「少年將軍」而非「小將」。我們看經典版《三國演義》,那位「小將」的胡子比太史慈孫策都茂盛,看起來比太史慈的年紀還大,這是符合原著的。

曲阿小將在正史和演義中都沒有留下名字,不是因為他的年紀太小,而是級別太低,出場的時間也太短。

在分析曲阿小將結局之前,咱們還是來分析一下神亭嶺之戰中太史慈和孫策誰贏了。

按照《三國志》的記載,再打下去,太史慈肯定得掛掉: 「策刺慈馬,而攬得慈項上手戟,慈亦得策兜鍪。」

太史慈被刺傷或撂倒了戰馬,還被孫策繳了械,頭盔能當半個盾牌卻當不了流星錘,他肯定是打不贏有戰馬長槍和手戟的孫策。

小說的描述和史料差不多: 「兩個棄了槍,揪住較量,戰袍扯得粉碎。策手快,掣了太史慈背上的短戟,慈亦掣了策頭上的兜鍪。策把戟來刺慈,慈把兜鍪遮架。」

用一句評書常用的話來評價,當時的太史慈是「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

兩人都赤手空拳摔跤,可能還鬧不出人命,但是孫策有短戟在手,他挨兩頭盔也未必會被砸暈,太史慈被戳中一下,那就不是小傷了。

太史慈和孫策打到最后,就像我們平時包餃子:孫策拿的是搟面杖,而太史慈手里只有一個蓋簾兒。

手中只有一頂頭盔的太史慈面對手持短戟的孫策,再打下去兇多吉少,他的助手曲阿小將,這時候早就躺在地上不動了。

孫策的「十二從騎」并不是普通衛士,而是包括了程普韓當周泰黃蓋這樣的江表十二虎臣,他們聯起手來,呂布也要望風而逃。

且不說周泰防護力多強、黃蓋有多抗揍,就是十二虎臣之首程普程德謀,武功也不比太史慈差太多,起碼打個百十回合是沒問題的,神亭嶺之戰后,程普挺著鐵脊長矛,跟太史慈有過一番交手: 「太史慈出馬,要與孫策決個勝負,策遂欲出。程普曰:‘不須主公勞力,某自擒之。’程普出到陣前,太史慈曰:‘你非我之敵手,只教孫策出馬來!’程普大怒,挺槍直取太史慈。兩馬相交,戰到三十合,劉繇急鳴金收軍。」

僅僅是一個程普,就有可能把曲阿小將挑落馬下,而且當時打架基本都喜歡人多欺負人少,程普動手,周泰韓當黃蓋也不能看熱鬧:主公只說不許摻和他跟太史慈的單挑,可沒禁止我們撿漏!

神亭嶺下,孫策信心滿滿地揚言: 「你兩個一齊來并我一個,我不懼你!我若怕你,非孫伯符也!」

太史慈也不示弱: 「你便眾人都來,我亦不怕!」

在孫策眼里,對手是太史慈和曲阿小將兩人,但是打了五十回合,太史慈就發現自己只剩孤身一人了:「 這廝有十二從人,我只一個,便活捉了他,也吃眾人奪去。再引一程,教這廝沒尋處,方好下手。」

十二個打一個,呂布關羽張飛也得跑,曲阿小將要是有單挑江表十二虎臣的本事,三國二十四將排名,就得是「一曲阿二呂布」了。

「講仁義」、「守規矩」的宋襄公在泓水之戰被楚兵射傷大腿之后,他的同父異母哥哥司馬子魚很不客氣地訓斥: 「我們的敵人,雖然是老頭子,捉到也不能放,管什麼頭髮花白不花白。作戰的目的就是為了多殺敵人。敵人受傷而沒有死,為什麼不可以再次打擊他一次?」

子魚這番話可以歸納為八個字: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面前的敵人,能除掉一個算一個,能以力服人,誰還管什麼規矩不規矩?

程普周泰都不是善茬子,能夠消滅太史慈的跟班,對他們來說不算什麼大功,但是放著敵人不打,回去也沒法兒交代。

綜合以上分析,筆者認為,當劉繇的一千援兵沖來的時候,曲阿小將早就被程普等人干掉了: 「劉繇接應軍到來,約有千余。策正慌急,程普等十二騎亦沖到。策與慈方才放手。慈于軍中討了一匹馬,取了槍,上馬復來。孫策的馬卻是程普收得,策亦取槍上馬。劉繇一千余軍,和程普等十二騎混戰,逶迤來到神亭嶺下。喊聲起處,周瑜領軍來到。劉繇自引大軍沖下嶺來。時近黃昏,風雨暴至,兩下各自收軍。」

劉繇肯定不是曲阿小將搬來的,那在時間上根本就來不及,后來的混戰,曲阿小將也沒有露面,這就只有一種可能:孫策與太史慈單挑,程普也沒閑著,那個名不見經傳的曲阿小將,在他的長矛之下,也就是張飛面前的一盤小豆芽兒而已。

當然,說曲阿小將早已被江表虎臣除掉,這只是筆者的一家之言,熟讀三國史料和演義小說的讀者諸君肯定會有更高明的見解:如果曲阿小將真有獨擋江表十二虎臣的武功,在史料和小說中為何沒有再次出現?如果他以其他名字出現在《三國演義》中,他會是我們熟知的哪一位名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