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看不上的荊州才俊,被劉備重用,坑倒關羽后,成了孫權的重臣

一、曹操來了

公元208年,曹操挾遠征烏桓余威,開啟了滅荊州劉表之戰。此刻的曹操可謂「誠不可爭鋒也」,大有人擋除人,佛擋除佛的氣勢。也不知劉表是被嚇得,還是真就年老體弱大限已到,在曹操大軍還沒來之前,他就病去了。

這一下子荊州炸窩了。當年劉表單騎入荊州,之所以能很快崛起,成為三國一方諸侯,就在于劉表取得了跟荊州門閥士族的聯合。如劉表老婆蔡夫人所代表的蔡氏,當然還有蒯氏、龐氏、黃氏等。

如今劉表一走,蔡氏就名正言順地取得了主導權,因此立蔡夫人所生的劉琮,為荊州瓢把子,隨后投降曹操。就這樣曹操輕而易舉就囊獲荊州,把主要目標重新鎖定在劉備身上,一個長坂坡追擊戰,劉備也殘廢了。

曹操在這里追劉備,荊州內部的各勢力也在紛紛尋高枝。比如蔡氏和蒯氏就歸了曹操,龐氏(龐統)則在周瑜手下為江東的孫權出力。黃氏最好玩,推出了女婿諸葛亮,如今已成了劉備的左膀右臂。

所以,在這些荊州大家族勢力的帶動下,其余人才也紛紛站隊。最初幾乎全歸于曹操手下了。如日后威震三國的文聘、黃忠、蔣琬。當然還要簡單介紹一位,他就是一針見血,指出劉備本質的人,「 若乘間守險,足以為一方主」的裴潛。

他是出自河東裴氏,來到了荊州發展的。在劉表走后,被曹操給發掘出來了。所謂河東裴氏,起于魏晉,盛于隋唐。日后大唐的第一位宰相裴寂,隋唐萬人敵裴行儼——裴元慶的原型,這都屬于河東裴氏。

二、荊州才俊

瞅瞅劉表這豪華的人才陣容,最終卻成了別人的嫁衣,真是可嘆又可悲。不過這麼多牛人,呼啦一下全歸于曹操,也難免讓他花了眼睛或看不上。比如黃忠、蔣琬,后來就全歸了劉備。

同時還有一人,卻顯得很是特殊,他便是蔣琬的表弟:潘濬。他是大儒宋忠的學生,老早就才名爆棚,號稱荊州才俊之一,劉表比較重視他。如今荊州易主后,他卻被曹操無視了,那麼為何曹操看不上潘濬呢?

除了前面所說的,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才俊,曹操顧不上之外,更在于此刻的曹操,自信心嚴重爆棚。別說新近歸降的荊州才俊了,就是他的老班底,也都攝于其威望,變得小心翼翼了。

如曹操臨時起意要滅東吳,他手下那麼多謀士,卻只有賈詡拐彎抹角的提醒:咱是奔著滅劉表來的,沒做干掉東吳的準備,更沒論證或兵推過,因此謹慎些為好。

可曹操根本不聽,結果赤壁戰敗后,他卻大哭郭嘉。這與其說是哭郭嘉,不如說曹操是在悔恨自己。

若當時曹操清醒一些,晚一段時間,多做些準備,別那麼張狂,恐怕赤壁之戰就會是另一種狀況。奈何驕兵必敗,曹操那時已經驕傲地盛不下他了,焉能不敗?

咱接著說潘濬,所謂福禍相依,雖曹操看不上他,但當曹操兵敗赤壁后,他被劉備接管后,立馬土雞變鳳凰了,當上了劉備的「 治中從事」。能當上這個官職的,都是劉備眼中的大才。

如龐統就從縣令,一躍而為「治中從事」。還有劉備奪了西川后的黃權,也是給的這個官職。所以潘濬在劉備手下,算是迎來了春天。

二、坑了關羽

公元212年劉備喜從天降,西川的劉璋,邀請他入川去揍漢中的張魯。就這樣劉備帶著龐統、黃忠、魏延等人走了。而潘濬則成了諸葛亮的左膀右臂。又是兩年左右,劉備由于跟劉璋翻臉,召諸葛亮帶著主力入川作戰。

就這樣關羽坐鎮荊州成了瓢把子,糜芳任南郡太守,潘濬依然是治中從事,劉備給他的任務是「 留典州事」。也就是說,潘濬負責整個荊州,而糜芳卻是南郡的大哥,負責一個郡,所以潘濬才是真正的二把手。

可惜,一把手關羽跟二把手潘濬嚴重「八字不合」。據《三國志》載: 與關羽不穆。關羽為啥會兵敗被除?根本就不是倒在東吳或曹魏之手,而是倒在內部爭斗之上。

糜芳是國舅爺,卻在關鍵時刻投降。劉封是劉備義子,卻拒絕發兵。由于這兩位跟劉備關系太親密,所以總是被提溜出來。實則潘濬所起的作用,遠比糜芳和劉封,還要更惡劣。

皆知關羽在襄樊之戰時,曾由于糧草接濟不上,便「 擅取湘關米」,也就是搶了東吳孫權的糧食,一下子徹底激怒了孫權,或說給了孫權一個出兵的借口,開始背后捅刀。

那麼糧草這事該由誰負責呢?必然是二把手潘濬。這屬于定式,劉備打仗,諸葛亮負責后勤。曹操出兵,荀彧管糧草。關羽前面打架,自然是潘濬統籌遞板磚,給米面啥的。

但關羽卻沒糧了,這個責任潘濬能推得掉嗎?莫非是路途遠嗎?就算是地理盲也知道,襄樊之戰是在荊州地區打的,不存在路途遠的問題。所以「 與關羽不穆」,便是主因,也就是說,潘濬在拆臺!

還有身為荊州二把手,糜芳投降時,他在干啥?說出來都讓人目瞪口呆,躲在家里哭。據《江表傳》載:孫權偷襲荊州得手后,卻不見潘濬。于是就親自去了他家,潘濬則窩在床上在哭。

孫權又是安慰,又是親自給他抹淚。于是潘濬下床表示:坦白了,我投降!然后把荊州的所有事,包括兵力、部署等等,詳細地告訴了孫權。隨后親自帶兵五千,破武陵,除掉曾經的同事:樊胄 。

為何當關羽得知后方失守,卻說啥也退不回荊州,最終不得不走了麥城?瞅瞅潘濬的這波操作,直接就坑沒了關羽。

所謂,堡壘從來都是被內部攻破。關羽丟荊州被被除,雖有他的主觀原因,如不善于團結人,缺乏大局觀等等,但潘濬的所做作為,何嘗不是該唾棄的?是劉備給了他發光的機會,還那麼信任他,就算他再跟關羽不對付,也不能這麼恩將仇報吧。

四、孫權重臣

如今的疑問是,孫權為何親自招降潘濬?就一個答案,他一直是荊州二把手,在投降后,必須要向孫權交投名狀(破武陵、除樊胄),而這些事潘濬去做,可謂最順手,也是成本最低的。所以當潘濬做完這些事后,也就等于緊緊捆綁在孫權身上。

皆知自古以來在用人方面,一直有兩種方案,一種是用人之長,一種是用人之短(過)。孫權用潘濬,明顯就是用人之短。

這就注定了,潘濬事實上成為了孫權的嫡系心腹,好用,有才,關鍵是放心——曹操看不上他,而他又坑了關羽,就只能跟孫權混了。這就是為啥,潘濬在東吳竟然能混成這樣,孫權手下重臣的原因,一度跟陸遜平起平坐。

以至于孫權晚年時的寵臣呂壹,那麼囂張跋扈卻也不敢得罪他。因為從本質上看,呂壹和潘濬,對于孫權來言屬于一枚硬幣的兩面,這個道理呂壹懂,潘濬也懂!

公元239年潘濬去世,《吳書》給予潘濬極高的評價,但《后漢書》卻異常鄙視他,道: 魴譎詐以成功,牧矯激以取名,固不足道

​顯然潘濬屬于一位爭議性很大的人物,至于是褒是貶,全在以何種角度去看待。所謂,這就是三國,古今多少事,皆付笑談中的三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