羋月傳:羋月情商有多高?與黃歇私會被秦王活捉,居然能輕鬆化解

@妙眼看天下 道盡人間冷暖,從影視入手,細致分析古裝劇,大家好,我是小醬,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人生百態。

電視劇中,懷孕的羋月去見「死而復生的黃歇」,是孟昭氏精心設局並安排的,為的是「請君入甕」。隨後又去舉報給秦王說「羋月與陌生男人私會」!然後好讓秦王來個「甕中捉鼈」——親自去四方館抓現形。那樣就可以將羋月一擊斃命,讓她死無葬身之地了。

而原著裡的情節卻並不是這樣的。設計這一切的,並非孟昭氏,孟昭氏根本沒有那麼高的智商與情商。這場陰謀的幕後推手其實就是羋姝和玳瑁。也並非是在羋月懷孕期間,而是在羋月分娩後的幾天裡。

羋姝認為:羋月與黃歇情深義重, 羋月聞聽黃歇還活著的消息,一定會跟黃歇遠走高飛的。況且,羋月已經誕下孩子,再無羈絆。她是沒理由再繼續留在秦宮裡的了。

如果羋月不肯跟黃歇走,就充分說明她 野心不死,非要跟自己爭寵。 那她隨後「舉報給秦王的消息」就會令羋月徹底失寵!

羋姝覺得這是個「萬全之策」,一定會 置羋月於死地的。即便不死,也會「生不如死」,然而……

1、羋月產後與黃歇私會,被秦王「捉現形」

《羋月傳》原著原文,第148章 重相逢(3)一章中,詳細描述了羋月被秦王「捉現形後」的情景。以下是原文:

羋月原以為,自己和黃歇見面的事,神不知鬼不覺。誰知,秦王早已經在此「恭候多時了」……

隨後,秦王與黃歇拼酒,開始了男人與男人的較量,並打發羋月先回去。

羋月先回到了宮中,但她沒有回常寧殿,只是在馬車中呆著,等候著秦王的下一步吩咐。此時的羋月如同放在案板上的魚肉,明知大難臨頭,卻無處可逃,掙扎也徒勞。

等了好久,她的車簾被掀起,繆監那張常年不動的笑臉出現在她的面前:「羋八子。大王有旨,請羋八子回常寧殿。」

羋月一怔,卻不好說什麼,只得先回了常寧殿中安歇。一倒下來,羋月便如同整個身體都要散了架似的,再也支撐不住,片刻便昏睡了過去。

醒來時,見已近黃昏,她吩咐香兒為她梳妝打扮。惠兒不解,如今又不需要侍奉君王,何須此時梳妝打扮?不料,她剛剛替羋月梳妝完畢,便得到秦王駟傳來的命令:「召承明殿相見。」

來到承明殿外,羋月下了步輦,一步步走上承明殿臺階。她走得額角冷汗,腳步也有些軟。香兒伸手欲扶,卻被她一手推開。

羋月獨自走入承明殿,秦王正坐在殿中,手輕輕地捂著頭,捧著一盞苦茶在喝著。他亦是酒醉方醒,此刻便喝著這東西解酒,一手執竹簡在看著。

2、沉著冷靜,智鬥躲劫

羋月走到他的身邊,跪下道:「大王。」

秦王駟並不看她,繼續批註簡牘道:「身體好些了嗎?」

羋月:「好些了。」

秦王駟: 「好到一個什麼樣的程度?」

羋月輕咬下唇:「可以走一段時間的路。」

秦王駟:「要人扶嗎?」

羋月:「偶爾還要扶一下。」

秦王駟放下竹簡,輕撫著她的頭,將一縷落下的頭挽起,歎道: 「身子還這麼虛弱,就要硬撐著出去見人,你急的是什麼?」

羋月 手指輕顫,她強抑恐懼,用力握緊拳頭, 大膽抬眼直視秦王駟道:「人有負於我,不可不問;人有恩於我,不可不問;恩怨未明,心如火焚,一刻不得安寧。」

秦王駟沒想到她竟如此回答,怔了一下,俯下身子道:「你倒敢直言!」

羋月道:「 妾身初侍大王,蒙大王教誨,世間事,最好直道而行,賣弄心計若為人看穿,只會適得其反。所以,妾身無私,妾身無懼。」

秦王駟抬起身子,微笑起來。 羋月輕輕鬆了一口氣,她知道,這一關,終於過去了一半。秦王駟執起羋月的手,翻過來賞玩片刻: 「你的手很涼。」

羋月道:「妾身畢竟也是一介凡人,是個弱女子。 內心雖然無私,天威仍然心悸。

秦王駟微笑:「你很聰明。」

羋月道:「妾身不是聰明人, 聰明人會懂得趨吉避害,懂得自保,懂得隱忍,不會做對自己不利的事情。」

秦王駟指著羋月縱聲大笑:「你會拿寡人的話來堵寡人的嘴了?」

羋月微笑: 「妾身一直在努力效仿大王的言行,如同飛蛾仰望和羡慕日月的光芒一樣。雖不能及,心嚮往之。」

秦王駟一把將羋月拉起:「你不會是飛蛾。」

看吧,羋月有多聰明,她雖然心虛,卻不會表現出心虛,而是做出一副「無欲則剛」的姿態來。她在秦王面前表現的越是從容淡定,平靜如常,秦王就越會相信她的「無私和清白」、相信她的光明磊落。

而且,她的辯解是: 「黃歇對我有救命之恩,我不能不去看他。我心急如焚地跑過去,並不是為了與情人私會,而是急於知道我的救命恩人是否安康如從前,這樣我才能心安。這有錯嗎?」

隨後,羋月又給秦王戴高帽,說自己如何渺小,如何羸弱,對秦王何等崇拜與敬畏,讓秦王覺得: 羋月不可能放著這麼優秀的自己不要,反而去追隨那個淪落天涯、狼狽不堪的黃歇。黃歇根本就無法和自己相提並論!

如果真的因為他們見了一次面,就疑神疑鬼,那倒等於自貶身價了,黃歇根本不配跟自比。

羋月的「辯解」不但滿足了秦王的自信心和優越感,而且,還成功洗清了自己與黃歇的「嫌疑」。

就連因心虛嚇得 「手冰涼」,她都能解釋成 「畏懼天威!」多麼會說話啊?此時的秦王,不但不會責怪她、懲罰她,反而更生出無限的憐愛與疼惜了。

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妙眼看天下

用戶評論